上海朱康、王霆夫婦再遭邪黨綁架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上海金山區法輪功學員朱康、王霆夫婦於2008年6月17日再遭中共邪黨的惡警綁架迫害。消息傳來,朱康和王霆的親屬、朋友和原同事等許多人都陷入深深痛苦之中。為這對飽經苦難的夫妻再遭惡黨毒手而扼腕痛惜。

熟悉和了解他們的人都知道,朱康、王霆夫婦修煉法輪功後,整個身心面貌完全改變。朱康原來性格暴躁,時有讓單位領導和親朋好友頭疼的事情發生,動輒對人拔拳相向。由於受社會上不良風氣的影響,他們參與一些賭博等不好的活動。自從學煉法輪功後,夫妻倆徹底改頭換面,原來的不好習氣都去掉了,脾氣改了,對人和善了,而且做事情常常是先考慮別人的感受。許多朋友和同事都從他們夫婦身上感到了法輪功的美好,以至於他們中的一些人不顧中共邪黨威脅,都在主動接觸和了解法輪功。

然而,和眾多中國大陸法輪功弟子一樣,就在他們夫妻不斷以「真、善、忍」大法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追求高尚道德,精神不斷向上昇華的時候,中共邪黨和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善良的法輪功弟子們開始殘酷迫害。他們夫妻原來住在上海閔行區,朱康是閔行區聯合發展有限公司的一名員工。在邪惡的迫害中,因為堅持「真、善、忍」信仰,拒絕向邪惡妥協,朱康被迫失去了穩定的工作。之後更是有閔行惡警、當時的社區保安、居委會惡人不斷的騷擾。

2000年底,他們夫妻被閔行區惡警綁架迫害。閔行區國保處嚴偉春、江靜波等惡警對朱康進行非人迫害,僅在一次「熬鷹」迫害中,就六天六夜沒讓朱康睡覺,期間還不停的輪番折磨他。王霆在閔行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回到家裏,隨後不久,她又被關非法綁架到洗腦班迫害,期間不斷經歷從精神到身體的折磨,在一次「罰坐反省」中,她曾昏厥倒地。

中共邪黨人員長期騷擾、跟蹤、監視、盤問迫使他們搬離閔行區,到遠離市中心的金山區居住。本以為可以過段太平日子,卻沒逃過邪黨的網絡式迫害。在金山區,他們仍然不斷被跟蹤、騷擾、監視。一到邪黨的所謂「敏感日」,他們家從樓房單元內到樓下,都有監視他們的人,居委會人員和惡警也常到他們家騷擾他們的正常生活。

如今,他倆再次被金山惡警綁架,給他們的家庭造成了巨大痛苦,家中老父已經久病臥床多年,母親年事已高,平時都是朱康和王霆幫助料理老父親的生活。金山惡警卻毫無人性的綁架他倆,一點不考慮兩位老人的死活。所謂上海文明櫥窗形像的華麗外衣也撕掉了,凶殘本性表露無遺。

朱康、王霆的親屬到金山公安部門打聽他倆的情況,金山國保惡警一致統一口徑,都說甚麼自己都不知道。同時暴露出的是惡警們的心虛,既然敢抓,為甚麼不敢承認哪?你們也知道自己幹的事情傷天害理嗎?也害怕老百姓知道你們在助紂為虐嗎?或是怕國際社會對中共邪黨以及你們這些惡警的聲討和清算吧。

這裏也正告那些仍在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弟子的上海惡警、惡人們:時至今日,你們也該清楚迫害好人不會有好下場的,正反兩方面的例子已經太多了,你們中有些人已近乎是擺出一副亡命徒的架勢,說甚麼,人都要死的,邪黨給錢你們就幹。寶山區惡警魏志耘當初就是這樣說的,她暴死了;提籃橋惡警傅克琥迫害法輪功弟子時候也很囂張,他被判刑了。為了繼續欺騙和慫恿你們為邪黨賣命,上海的惡首們追認魏志耘為「烈士」,其實她在辦公室用手機看股票時候倒地而死,怎麼能和烈士行為沾邊呢?又給了她家人15萬元的撫恤金。但是你們知道嗎?她丈夫在她死後幾個月也暴死而終。撫恤金又怎麼樣呢?不要以為是偶然的,真正禍降頭頂時候明白就已經太晚了。共產魔教和它的黨棍們壞事做絕,必被上天清除,世人不退掉入黨團隊時候的發過的惡毒誓言,也要跟著倒霉。法輪功弟子勸人退出邪黨組織正是不想讓人無辜遭殃。你們也是一樣,何去何從,你們自己掂量。退出邪黨組織,善待法輪功弟子,是你們和你們家人的唯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