瞞報汶川大地震 中共眼裏人命賤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汶川大地震後,面對空前慘烈的災情,許多國人責問:「這麼大的地震,地震部門難道一點前兆都沒發現?事前是否可能進行預測?有沒有人做過預測?」

在5月13日國務院新聞辦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有兩位記者先後向出席新聞發布會的中國地震局新聞發言人和地震專家問及這方面的問題。新加坡聯合早報的記者先提問,「這麼大級別的地震,是否事先可以得到預警?」中國地震台網中心副主任、研究員張曉東不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只是大談「地震預測是世界難題」。接下來成都商報的記者問的更直率,「這次地震是否在預測網上有甚麼跡象?或者是我們老百姓說的地下水異常、動物異常,或者一些專業的地動指標,如果這些指標沒有達到發布預警的標準的話,我想問一下標準是多少?」「這次有沒有一些前兆被我們監測出來?監測出哪些前兆?」面對成都商報記者的兩次提問,中國地震局新聞發言人張宏衛始終不正面給予回答,而是大談特談地震預報如何困難。當聯合早報記者披露「我們接到四川地震局職工7人的投訴,他們的親人說在幾天前就察覺到地震的跡象,但局裏說為了保證奧運前的安定局面,禁止透露這個信息」時,張宏衛在沒有對此事進行任何調查的情況下就一口咬定「這種推測是沒有道理的」。顯然,無論是中國地震局新聞發言人張宏衛還是中國地震台網中心副主任、研究員張曉東,都是在以含糊其辭、模稜兩可的方式否認事前曾有人觀察到了地震將要發生的跡象,也有專家做出了預警。

5月20日,針對「網上有人說中國地震局有壓制地震預報意見的做法」這一說法,中國地震局監測預報司副司長車時在接受中國地震信息網專訪時明確表示,汶川地震前,中國地震局沒有作出短臨預報,同時也沒有收到任何單位、個人或團體提交的有關這次地震的短臨預報意見。2008年以來,共收到26份短臨預報意見,尚沒有正確預報的短臨預報意見。

但事實卻恰恰相反。除開新加坡聯合早報接到的「四川地震局職工7人的投訴」之外,5月12日大地震之後,中國科學院工程地質力學重點實驗室客座研究員李世輝當天夜晚就在其博客上撰文披露,地震專家耿慶國對這次汶川大地震曾做出了明確預報。耿慶國曾於2006年根據旱震關係,預報近年阿壩地區將發生7級以上地震。2008年4月26日和27日在中國地球物理學會下屬的「天災預測委員會」經集體討論,作出「在一年內(2008.5-2009.4)仍應注意蘭州以南,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發生6-7級地震」的預報(文字報告已報中國地震局等,4月30日密件發出),而且,耿慶國根據強磁暴組合,明確提出「阿壩地區7級以上地震的危險點在5月8日(前後10天以內)」。以上地震預報三要素:震級、地點、時間均已明確。

5月14日,中央電視台CCTV9頻道英語節目「汶川5.12大地震」的嘉賓訪談節目主持人楊瑞說,我們現在聯線一位權威人物就此發表意見,他是中國地球物理學會天災預測專業委員會顧問陳一文先生。於是陳一文通過電話用英語回答:中國地震局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從2006年三年來,天災預測專業委員會就汶川地區可能發生強震,曾經向中國地震局提出過三次中期預測,特別是2008年5月3日,陳一文親手又向中國地震局發了一份汶川地區可能發生強震的預報。據陳一文所知,還有其他人也向中國地震局提出過汶川地區可能發生強震預測。但是,這些嚴肅科學的預報一再泥牛入海無回音。

同一天,海外《博訊新聞網》刊登的《震驚:四川地震被準確預報,政府決策不予發布預警》一文披露,「根據剛剛收到國家地震局相關部門專家冒死私下透露出來的消息,此次四川地震國家地震局有關專家小組在地震發生前,根據相關工作程式要求,作出了相當準確的預測,並上報國務院要求發布地震預警預報。綜合目前網路透露出來的資訊分析,可以認為,中國政府決策部門對這次四川地震按照6級的地震危害做了全面的評估。該評估認為,此次地震不預報比預報對政府有利,政府能夠承受不預報6級地震而造成的人員財產災害損失的後果。」

32年前,唐山大地震在頃刻間奪去了24萬人的生命!事發後,中共當局聲稱這是一場無法預報和預防的突發性地震。直到2006年唐山作家張慶洲的《唐山警世錄──七•二八大地震漏報始末》一書出版後,我們才知道,原來,唐山大地震發生前,其實已經有許多地震工作人員多次準確的預測出了這場地震,發出了大量「大震就要來臨」的高危警報,只是當時的有關部門出於政治原因,事前沒有做出預報,才釀成了大難。而在這場大震中,距唐山市中心僅65公里的青龍縣卻成了唯一的例外──由於當地領導在得知專業人員發出的地震預警後,頂著被摘烏紗帽的風險向全縣預告了災情,讓全縣人民在大震前及時進行了疏散,結果在唐山大地震中無一人傷亡,被人稱為「青龍奇蹟」。

可見,如果當年的中共當局能夠像青龍縣那樣在獲悉地震前兆後及時發出預報,組織唐山市民疏散,當地震來臨時絕不會造成24萬人喪命。與其說這麼多人都是死於天災,不如說其中的許多人其實是死於中共當局的人禍!

不幸的是,這剛剛發生的汶川大地震可以說完全就是當年唐山大地震的重演。

儘管國家地震局如同當年一樣,一口咬定這次地震事前沒有發現任何跡象,更沒有人做出過預測,汶川大地震同樣也是一次無法預報和預防的突發性地震,但事到如今,大量確鑿的證據已經證明,在這次地震來臨前,已有多位專家做出了非常準確的預報,並送交了國家地震局等有關部門。中共當局事前完全清楚在四川將發生地震的情況,只是出於害怕做出預報會影響他們眼中的所謂「社會穩定」而未進行預報,只在核軍事基地等有限的範圍內採取了預防措施。

這就是說,中共當局如果能夠像當年的青龍縣官員那樣,在震前把人民的生命財產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把政權穩定放在第一位,將專家提供的地震預測資料公之於眾,及時組織疏散,採取預防措施,本來完全是可以避免那麼多人死亡的!

因此,僅僅進行救援和哀悼死者是不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