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燕在山東昌邑看守所和王村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八日】馬燕,女,現年50多歲,是山東昌邑市科研紙廠的職工,2000年因企業破產而失業。因患有哮喘、心臟病、肝脾腫大、肌肉痙攣、肺氣腫、胃潰瘍、風濕性關節炎、腰椎盤突出、植物性神經紊亂等多種疾病,不能正常生活。97年修煉法輪功後,她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各種疾病全部消失了,全身輕鬆愉快。在邪黨流氓集團鎮壓法輪功以後,因她不放棄修煉「真、善、忍」法輪大法,從99年7月19日被抓之後,直到現在全家沒過一天安穩日子。

1999年底,馬燕被非法勞教三年(濟南女子勞教所);2003年大年初一被昌邑市公安局非法綁架之後被迫離家,流離失所五年多。2007年9月5日再次被昌邑市公安局綁架,9月21日第二次非法勞教,在山東王村女子勞教所,遭受了非人的摧殘與折磨!38個晝夜生命到了極限,被放回家。

九年來,只因她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受盡了江澤民和中共惡黨指揮操縱惡警的折磨,丈夫與她離異,孩子無人照管。她父母、家人一直處於精神緊張和心理恐懼中,父親經受不住這種精神折磨含冤而死。從她的親身經歷可以充份看到江澤民和中共及操縱下的公安、610、勞教所的惡警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邪惡本性。下面將昌邑市看守所和王村女子勞教所迫害馬燕的罪惡曝光。

一、昌邑公安惡警對財物搶劫一空

2007年9月6日早7點左右,昌邑市公安局邪教大隊李建彬、楊瀾波、韓××、劉××伙同奎聚派出所的十幾個人,在事先摸清了馬燕的租房住處後,將她的居住房團團圍住,然後翻牆而入,沒出示任何證件,沒表明身份和理由,將她雙手反銬。馬燕剛要說話,劉姓惡警狠狠地打她的臉,用毛巾把她的嘴和頭前後勒住,勒得她喘不過氣來,她使勁的擺頭,剛要想呼喊,惡警又一陣狠狠的打耳光!一連打了三次,打的她兩腮立即腫起來!

惡警們分別在東西兩間房屋大肆翻抄,從屋裏往院子裏搬東西。此時,看押她的劉姓惡警忍不住翻抄床鋪及床上袋子裏的衣物,將被褥、衣服、生活日用品全部抖摟開仔細查找錢和貴重物品,將床頭邊上放著的3000元現金迫不及待的裝進口袋,生怕別人看到。惡警們在翻箱倒櫃時把錢裝進腰包,劉姓惡警把馬燕推到牆邊面朝牆,不讓看到他們的惡行。皮包裏的5000元現金被奎聚派出所一個惡警拿起來,還有在另處放著的1500元現金被韓姓惡警裝進口袋。

惡警們將床單撕成布條把物品捆綁起來,其中有:米、麵、花生油、液化氣罐、電飯鍋、切菜板、洗衣粉、衛生紙、吹風機、吸塵器、衣服、電動車、電暖氣、螺絲刀、多用插座、剪刀、塑料桶、電腦、打印機、激光機、手機、刻錄機、mp3、裁刀、裝訂機、大法書籍、真相資料、等等。惡警們將所有的財產物品現金等價值約10萬元土匪掃蕩式搶劫一空,不給任何字據清單。

二、昌邑公安看守所的罪惡

公安惡警韓×、楊瀾波等將馬燕從濰坊居住處劫持到昌邑看守所,臨上車時,她對圍觀群眾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沒有犯罪,警察抓好人了……」劉姓惡警從背後一腳將她踢到在車上,因雙手被反銬著,上身撲倒在車座子上,雙腿、腳在車門外懸著,較長時間她掙扎著爬不起來,惡警們背後抓住手銬將她提起來,圍觀群眾議論紛紛。

到達昌邑看守所時,邪教大隊頭目曹壽文和值班惡警高×目光兇惡的怒視著,她一眼便認出在2003年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時,他是對大法弟子拳打腳踢、鞭子抽打最厲害的那個惡警,當時他向她問話,她說了一句「不知道」,他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吼叫:「你想找死啊,我揍死你!」用皮鞋狠狠的踢她的雙腿,頓時她疼痛難忍,青紫紅腫的血印長時間未消,在場的警察都不吭聲。

當進到看守所第二道崗門時,一個罪犯白某某將馬燕的衣服拉鏈、扣子、褲子的腰帶全部拆去,她提著褲子,上衣敞著懷。因她對看守所的在押人員講真相,勸三退,一個女犯楊××被安排監視她,趁她不備,從背後用笤把像瘋了一樣沒頭沒腦的抽打她!當場馬燕的眼睛看不見了,滿臉像燒灼一樣的疼痛,全身、手、臉立即腫起來,她質問高、王為甚麼不制止這種惡行?惡警們說:誰叫你喊「法輪大法好」?王說:她打你,我沒見,你有證據嗎?她挽起褲腿、袖子給它看一片青紫血印,惡警們無話可說。王卻回頭、低聲下氣的安慰楊犯:你別累著。楊說:我沒事,她再喊我還揍她!

在看守所遭受迫害的第8天,馬燕食水難進,嗓子、胃、食道疼得厲害,吐出的都是血水和伴有血絲的東西,口腔、牙床腫起來了。昌邑市看守所趙姓(大隊長)、所長孫海波(女)、監管唐生對這些犯人的打人行為支持默許,監室都有監控錄像,看得一清二楚,警官是直接的指揮操縱者,犯人為了討好他們,把行兇打法輪功學員的行為手段直接向他們彙報,得到他們的認可後這樣幹的。一次馬燕親自聽到楊犯向惡警唐生彙報如何刁難她、打她。

在馬燕11天滴水未進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2007年9月21日早上6點,惡警們將她與另一個法輪功學員銬在一起,把她們塞到汽車座位後邊很窄(放雜物)的小地方。當到淄博王村後,才知道又被非法勞教了(無任何法律手續)

三、在王村勞教女所遭受的迫害

9月21日早上,昌邑惡警曹壽文、楊瀾波、劉××在昌邑北海路快餐店吃完飯後,劉姓惡警掀開後車門對著馬燕的臉猛打幾拳,說:出了昌邑再收拾你!到了王村一三八醫院查體,當時馬燕全身抽搐不能走路,被惡警們拖著、架著樓上樓下的抽血、化驗、透視,最後曹壽文說:各項檢查正常,在勞教所好好改造,然後揚長而去。

馬燕被分到二大隊,當時共有103人,87人是法輪功學員。因為她不穿囚服、不剪頭髮、不吃飯(他們認為絕食)、不轉化,把她單獨關進了掛著大隊長辦公室牌子的一間房子。後來知道這是專門關押拒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的地方,吃喝拉尿都在裏邊,直至轉化後才能走出這個門,有一個法輪功學員曾在這裏被關押了8個月。這裏與外邊隔絕封閉開來,白天晚上門窗不開,所有的刑罰折磨都在這個大隊長辦公室進行,欺騙麻痺著外邊的人。

當馬燕提出要上廁所時,賣淫犯劉佳、王麗麗說:除非你穿囚服、剪頭髮、轉化。副隊長石偉說:對付你們這些人有的是辦法,勞教所是強制機關,手銬、電棍就是為你們準備的。馬燕說:「原來你們說的春風化雨式的感化和關心全是假的。怪不得譚平雲(女學員)來勞教所不到一星期就被迫害死了,連屍體都不讓家屬看就偷偷火化了;六旬老人史法福一個月就死在勞教所;50歲的宋姓學員在你們勞教所半年被折磨得全身不能動彈,最後你們給打了一針不知甚麼名的藥送回家,一個星期就死了;30幾歲的宋述春被扒光衣服讓刑事犯活活打死。這都是你們王村勞教所幹的,四條人命啊!還有一個沒死的馬桂珍來到勞教所十一天被迫害的癱瘓,這是我知道的,還有我不知道的死、傷、殘究竟有多少?」

馬燕當面揭露使惡警們惱羞成怒,吼叫著否認這些事實,並指著她恐嚇威脅,從此加大了對她的管制與折磨,連續四天不准大小便,不論她怎麼要求,他們就是不批准。馬燕開門出去找廁所,被他們拖進屋,憋的肚子疼、手心疼!實在憋不住了尿在地下,副隊長對她進行攻擊污衊人格侮辱,吸毒犯劉佳用腳踢她,夏姓女惡警強制她脫下衣服在地下擦尿(當時她尿中帶血),用手使勁捏她的肚子。

馬燕已半個多月食水未進了,吃甚麼吐甚麼,喝點水也吐出來。惡警們以她絕食為由,強行給她灌食折磨。獄醫說:你不吃我們就給你灌,這支管子70元,加上手續費30元,每灌一次你拿100元,直到你吃飯為止。她平靜的對獄醫說:「不是我不吃,是因為我在昌邑看守所和來到勞教所他們打我、罵我、折磨我,不准睡覺,不准大小便,我的胃、嗓子、食道疼痛難忍!甚麼也吃不進去。我希望你們不要在我身上做壞事,這對你不好,我學法煉功一切會好起來的,請你一定相信法輪大法好!」當她回到禁閉室剛喝下去的鹽水和奶粉全吐出來了,伴著綠液和血!

邪黨惡徒們逼她坐在一個小塑料板凳上不准動,並且畫了一個槓,一超出這個範圍就把她連撕帶拖的拖回來。馬燕的兩腿兩腳腫的老高,因為她隨時講真相,一遇到人就喊:法輪大法好!劉姓、宋姓惡警用膠帶將她的嘴和頭前後纏好幾圈,用膠帶把兩隻手纏緊綁在兩腿上,四肢纏綁在一起,這樣根本動不了,坐在小板凳上。這個塑料板凳上面有高出板凳面5毫米的一個一個的尖尖點點,坐在上面屁股被劃著,時間一長疼得受不了,特別穿單衣服,刺疼得全身不是滋味!就這樣從下午被綁坐在上面,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才鬆開一會兒;再從下午綁坐在上面到第二天上午;晚上被兩個吸毒犯劉佳、張惠連打帶罵不停的攻擊誣蔑,王立芬、辛××兩個猶大不停的重複邪惡謊言,逼她放棄信仰。

惡徒們要求她只要不再說法輪大法好、不煉功了,就鬆開她,她搖頭拒絕。馬燕已經20多天不吃不喝了,在這種無休止的精神和肉體折磨中,她的身體已經極度消瘦和虛弱,她堅守著一念:死了也不轉化。此時她對生死已根本不想了。

惡警們見她已不像人樣了,第二天給她解下膠帶,戴上手銬到公安一三八醫院,連續三次檢查發現心臟病、高血壓、肝硬化腹水(肚子腫大的像懷孕8個月)瘧疾、腸壞死、白血球低於1300。惡警們不相信又把她拉到部隊八三一醫院全面檢查,除了上述病症外又查出胃癌擴散,食道靜脈曲張等疾病。兩個醫院都不給開藥了,要求回家治療,勞教所不得不放她回家。惡警藉此攻擊法輪功說:你煉功煉的五臟六腑沒有一個好地方,你還煉。她義正辭嚴的告訴他們:「我煉法輪功十年了沒吃一片藥,沒打一針,甚麼病都沒有,我來的時候查體不是各個項目都正常嗎?今天導致我身體嚴重疾病完全是你們的迫害和精神折磨造成的」。惡警們說:快要死了還嘴硬。她說:「我死不了,我學法煉功立即會好起來,我要讓所有的人見證大法的威力!假如說我真的死了,是你們勞教所迫害死的,你們採用非人的暴力手段對待我、對待拒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你們是有罪的」!

管教科長陳××臨走前仍迫使她放棄修煉,馬燕堅定地說:「我不會放棄的,誰也別想動了我,誰也改變不了我,你們就死了這條心吧。希望你們別再迫害法輪功了,善待大法弟子會有福報的,天要滅中共,快退出這個中共,會有一個好的未來,為自己留條後路吧」!政委王軍也來假惺惺地問她:怎麼樣,她們對你挺好吧?馬燕苦笑著說:「我來的時候一切正常,現在人已半死不活了。不要再迫害法輪功了,我們沒有做壞事,更沒有犯罪,我們只是煉功去病健身、重德向善做好人。我們對政治不感興趣,請問有這樣老實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反黨的人嗎?所有的預言都說到今天人類將有大淘汰和中共的滅亡,你們被中共所欺騙利用、助紂為虐是在無知的害自己,趕快清醒過來,選擇自己的生路,我們遭受這麼大的磨難而不放棄修煉,對你們也沒有怨恨,完全是為了你們……」。惡警們被中共灌輸洗腦已經麻木呆滯的大腦聽到這些話似懂非懂。

勞教所看到她的身體已到了死亡的邊緣,也怕承擔責任,於2007年10月14日放她回家。2007年11月中旬,馬燕回家後到公安局要求歸還物品和現金,見到李建彬,他不談歸還財產問題,恐嚇說:你好了病再把你送到勞教所!惡警們不准她說話把她推出門外。2008年3月昌邑惡警又以「全國兩會」為由闖入她家,企圖再次綁架未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