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壽光市惡警頭目聶作坤發狂製造恐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2008年6月9日,新唐人電視台播出了電話採訪聶作坤的現場錄音。山東省壽光市公安局局長聶作坤,在記者詢問時,竟發出禽獸般的嘶叫:「我就是要把他們趕盡殺絕!」最後四個字完全是聲嘶力竭,沒了人腔,像個殺紅了眼的屠夫、惡魔在爆發刻骨的仇恨。

此次採訪緣於奧運前壽光市邪黨惡警對法輪功學員的又一輪迫害。針對壽光市十六位被迫長期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壽光市邪黨惡警頭目下達恐怖命令:「活見人,死見屍」。惡警們採用跟蹤、手機定位、無線網卡定位等特務手段,還拿著流離失所的學員照片,到其他法輪功學員所在單位及住宅小區的門衛處進行暗訪、布線和恐嚇。

山東省壽光市公安局局長、惡警聶作坤

從5月22日起,已有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其中包括因受迫害被迫流離失所達八年之久的張照宇、六年在外至今未婚的青年小遊。幾天後張照宇從魔窟走脫,把惡警酷刑逼供的惡行和自己被暴打致傷的照片公布於世。

據說因張照宇走脫,聶作坤接連撤了幾個副所長的職,並把看守張照宇的兩個警察抓了起來。一時間壽光市惡警就像瘋了一樣,拿著張照宇的照片到處查。連周邊縣鎮的所有旅館都被挨個查問。還有許多法輪功學員家多次被惡警騷擾,寸步不離的蹲坑監視。連村裏人晚上外出串門回去晚了,都被反擰起胳膊全身搜查一遍。人們難以想像,裏面那些仍被非法關押的學員將受到怎樣的暴虐。

聶作坤決非只是受了這事的刺激才發狂,聶一貫殘忍的邪黨本性已註定了它要在下地獄之前加速自我毀滅。且看這個邪黨份子的做惡史:

聶作坤,男,漢族,一九六五年出生,山東昌邑市太保莊鄉永望屯村人,中共邪黨黨員。一九九五年至二零零一年任山東濰坊峽山水庫公安局政委,後任水庫公安局局長,二零零一年四月至二零零七年一月任安丘公安局局長,隨後調任壽光市任公安局局長至今。 聶作坤在歷次任職期間,勾結當地黑惡分子作惡多端,是當地一霸。其在北孟任職時,曾帶領打手將多名村民打傷,其中將李戈莊村民朱立傑打致鎖骨斷裂;還將九龍屯村張某的耳膜打破,激起了極大的民憤。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後,聶作坤正任峽山水庫公安局局長,那時濰坊被綁架的大法弟子大都被非法地悄悄、關押在峽山水庫,聶作坤在這次對無辜好人的迫害中「立了功」,受到賞識,而後調到安丘公安局任局長。

聶作坤任安丘市公安局局長幾個月後,安丘出現了虐殺法輪功學員的首例案例。安丘市法輪功學員郭瑞雪,因進京為法輪功上訪被非法拘留,後因向世人講真相再次被惡警綁架,關押在看守所,受盡酷刑,全身遭電擊,手、臉布滿水泡,小便失禁,生命垂危。出獄後二、三個月,於二零零一年夏在安丘市人民醫院含冤去世。二零零一年十月,石堆鎮派出所、安丘「六一零」、安丘惡警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宿寶蘭家中,將其綁架到安丘「六一零」洗腦班迫害,十幾天後屍體出現在金塚子鄉三合村的小河裏。聶作坤任安丘市公安局局長僅五年多,竟有近二十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聶作坤在安丘任職期間,為撈取政治資本、牟取私利,積極追隨中共及江氏流氓集團迫害堅持「真善忍」信仰者,先後勞教、判刑大法弟子六十多人,並且肆意勒索錢財。在經濟上迫害,不交錢不放人;也有的被迫交上錢還被勞教。公安各部門都有罰款任務,完成任務者重獎、提升,否則下崗、辭退。在長期高壓迫害下,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成植物人(如李修文),失去自理能力;有的被逼放棄修煉,病重纏身,痛苦至極;有的被迫害的癱在床上(如檢察院家屬區張桂榮)等等。

聶作坤作風敗壞,在安丘公安局利用職權將一女子調入該局,名義上是女秘書,實際是包養的二奶,聶還大肆貪污腐敗。「寧走閻王店,不走安丘縣」,是對安丘公安惡警土匪行為的真實寫照。安丘公安搞「假、惡、鬥」、腐敗之風極其嚴重,欺上瞞下、瘋狂撈錢乃全國罕見。

安丘公安惡警對當地人也很凶殘,經常利用晚飯後到市內各生活區攔截車輛、罰款,比土匪還土匪。可笑的是,二零零五年底,第十六屆「山東十大傑出青年」揭曉,安丘惡警聶作坤竟然榜上有名。被稱為「帶領全局工作跨越式發展,工作模式在全國公安機關推廣的安丘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聶作坤」。

聶作坤是劣跡斑斑的惡人,凡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惡棍,殘暴專橫,他的下屬都在背地裏罵他。二零零六年十月聶作坤因經濟問題被雙規,後利用卑劣手段買通關係過關。

聶作坤在安丘混不下去了,又裹挾著他的邪惡勁兒來到壽光,來到這裏,他的惡匪做派正好被壽光市邪惡體系所看中。壽光市邪黨市委書記劉中會、政法委書記方新啟、「六一零」主任賈政紅與聶作坤都是明慧網惡人榜的大惡之徒。他們在各種會議上肆意誣陷法輪功,從市到基層村委,自上而下具體布置對法輪功學員的舉報、「回訪」、監視、抓捕等。在他們的支撐下,聶作坤及其打手們用極其狠毒的手段殘酷的迫害壽光市的法輪功學員,血債累累,罄竹難書。

據不完全統計,從二零零七年一月至今僅一年多的時間,壽光市有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抄家、毒打、罰款,超過十八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還有不少學員被迫害得妻離子散、有家難回甚至家破人亡。其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的殘酷程度,在全國縣級市中是罕見的,也是壽光市幾年以來最嚴重的。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壽光發生了惡警燒法輪功學員一案。惡警用打火機殘忍的灼燒桑春蓮雙臂和手,燒得桑春蓮體油順胳膊往下流,數天後一塊骨頭還露著。更令人髮指的是,惡警脫下她的褲子,瘋狂的大叫:「我要燒她的下身!」

光天化日下的流氓行徑在新唐人電視台全球播放後,舉世震驚。惡警局長聶作坤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全然無恥抵賴,其厚顏無恥的土匪流氓嘴臉在全世界面前暴露無遺。 但其語氣明顯底氣不足,絲毫掩蓋不了其內心的發虛本質。

聶作坤在安丘、壽光犯下了數不清的迫害善良修煉人的罪行,已是惡貫滿盈、罪惡滔天。「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聶作坤已被「追查國際」立案調查,不久就會受到法律的嚴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