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陽往事 :老奶奶的預言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九日】在河南省南陽市,有一個故事在一定範圍內已經流傳了四十八年了,也就是從上個世紀的一九六零年就開始了,知道這個故事的人們就在期盼著,期盼一位老奶奶臨終時告訴的「地上插滿黃旗時,人們都有福了,就不會再餓死人了……」!期盼著那個「送福的大神仙」快快降臨。

故事是這樣的:在那個「打右派」的年代,奶奶在城裏的二兒子被打成了「右派」,城裏的房子被沒收,全家受株連被攆到鄉下,住在一個牛棚裏,牛棚四面透風,孝順的二兒子不忍心讓八十多歲的老母親跟著受罪,暫時把老母親送回老家哥哥那兒。屋漏偏遇連陰雨,不久又趕上了「大飢荒」。八十多歲的老人哪經得起這接二連三的折騰?到一九六零年的春天,奶奶被餓死了。

奶奶死了!老親舊眷都到了,二兒子也回來了,棺材都準備好了,只差安葬了。二兒子悲切的跪在老母親身邊聲聲呼喚,人們正哭的傷心,忽然奶奶「哼呀」一聲又活過來了,人們這一驚非同小可。

奶奶活過來後,精神非常好,一點也不糊塗,她對兒孫們說:「我沒有死,我只是餓急了,上天找老天爺去了(奶奶一生念「阿彌陀佛」,是個虔誠的佛教徒),上到天上往下一看,人間正在過大劫難,死了好多好多人吶,死的人多的很吶。我一看老二家有難過不去,我就去找老天爺給老二求情。還沒找到老天爺,又看見地上的人們都在忙著插紅旗,人們都像瘋了一樣,搶著插紅旗,插的滿地都是紅旗。插完紅旗人們又拿著尺子量地分地,家家都分了地,家家都有地種,人們都有吃的了,不會再餓死人了。可是世上還是亂哄哄的不太平,好像又有更大的劫難來了。

忽然來了一個穿金黃色衣服的人在地上插著金色的黃旗,開始是他一個人插,後來有兩個、四個,插金色黃旗的人越來越多。原先插紅旗的人忽然圍著插金色黃旗的人就殺,好多人圍著一個人殺,可就是殺不死,殺一個變兩個,殺兩個變四個、殺四個變八個,最後越變越多越變越多,天上地上到處都是穿金黃色衣服、插金色黃旗的人。原來那些穿金黃色衣服、插金色黃旗的人都是神仙吶,落地生根,殺不死呀。最後,天上地上都插滿了金色黃旗時。那些插紅旗的人一個都沒有了,紅旗都不見了。只有金色的黃旗了,漫天滿地都是金色的黃旗呀,天下太平了,地上的人都有福了。原來最先那個穿金黃色衣服、插金色黃旗的人是個大神仙,專門給人送福來了。

我正看的出神,人家催我回來,我說:‘我不能回去,我家老二有難,我得找老天爺去’。老天爺來了,我看到老天爺,趕緊跪那兒給老天爺磕頭,給老二求情。我磕了好多頭,老天爺才准了我的情,我喜歡的趕緊磕頭謝老天爺。有人推我一把說‘快回去吧,再晚就來不及了’,我就回來了。

哎呀,我餓哩慌呀,那個送福的大神仙快來吧,我餓呀,我快餓死了呀,大神仙快來吧」!

奶奶又活了一個多月。一個多月裏,奶奶向人們反覆講著她在天上看到的事,只要有人來看她,她就講。開始,家人也沒怎麼多想,只說奶奶老糊塗了,只當她說胡話。隨著故事越傳越遠,知道的人越來越多,家人開始害怕了:當時正是人們高舉「三面紅旗」,「人民公社萬歲」喊的震天響的年代,奶奶卻說「家家都分了地,家家都有地種,人們都有吃的了,不會再餓死人了。」這樣的「反動言論」在當時是要以「現行反革命」定罪判刑坐大牢的!家人在飢餓中又多了一份恐懼!

一個多月後,奶奶最終還是被餓死了,這次奶奶真的死了,再也沒有活過來。二兒子也沒能回來給老母親送終,因為他是右派,共產黨是不允許他「亂說亂動」的。

奶奶死後不久,老家人得到音訊:共產黨把老二的「右派」帽子摘掉了,說奶奶家是「貧下中農」,是下邊人搞錯了。不管怎麼說,老二的「右派」帽子摘掉了,這是件喜事。老二和家人心想:是不是老母親在老天爺那兒求的情應驗了?他們在沒人的地方給老天爺磕頭謝老天爺。

到了一九六六年,毛澤東發動了文化大革命,人們驚奇的發現,所有的中國人,就像奶奶說的那樣:「人們都像瘋了一樣,搶著插紅旗,插的滿地都是紅旗」。上地幹活,紅旗插在地頭上,架子車上、送糞的擔子上、手裏拿的、門上插的全是紅旗。人們心裏嘀咕:怎麼奶奶的話又應驗了?

到了七十年代末,毛澤東死了,鄧小平上台了,搞甚麼經濟體制改革,農村搞甚麼包產到戶,人們驚奇的看到奶奶說的第三件事應驗了:「人們又拿著尺子量地分地,家家都分了地,家家都有地種,人們都有吃的了,不會再餓死人了」。

家族中的老少爺兒們聚在一起,興奮的說:「怎麼奶奶說的話句句都應驗了?奶奶臨終時說的四件事,已經應驗三件了:第一、奶奶死後不久,二叔的右派帽子摘掉了。第二、文化大革命滿地插紅旗。第三、包產到戶家家都分了地。現在只剩下第四件事還沒應驗,那‘插紅旗的人一個都沒有了,紅旗都不見了。地上插滿黃旗時,人都有福了’。這是啥意思呢?」家族中的人不時的在心裏揣摩。

剛剛分了土地時,人們憧憬美好的未來:希望通過自己的辛勤勞作,能早點過上好日子。誰知,共產黨是台「高精密度榨油機」:無論你怎樣不惜汗水、怎樣努力,它都會通過各種經濟手段,把你的血汗榨的一乾二淨:如各種提留、各種罰款、各種攤派。更可恨的是明補暗榨:如,它明著減免農業稅,結果是化肥、農藥、種子等農用物資全漲價,而在收糧時,又把價錢壓到最低。再如中共最近搞的種地補貼,它明著說種一畝地補多少錢,結果它不但農用物資全漲價,生活必需品全部大幅度漲價,而公布的收糧價,又是最低最低。人們真的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特別是農村的雙女戶,更是苦不堪言:中國農村最原始、最落後的耕作方式,沒有男丁根本無法生存!誰家如果不幸生了兩個女兒,想再生個兒子,是絕不可能的!共產黨寧肯把你整的家破人亡,也不讓你再生兒子!它不擇手段的非讓你斷子絕孫不可!(中國人對此深惡痛絕但又無可奈何)。

中共的流氓統治手段,濫殺無辜八千萬,使人們漸漸明白了:在中共的魔掌中,中國人想過好日子,比登天還難!他們又想起了奶奶的話,他們湊在一起悄悄的議論:「奶奶說:‘插紅旗的人一個都沒有了,紅旗都不見了’是不是說共產黨完蛋了,咱們老百姓才有好日子過呀?」他們詛咒中共惡黨快點完蛋!

鄉親們越來越急切的期盼奶奶說的「最先那個穿金黃色衣服、插金色黃旗的人是個大神仙,專門給人送福的大神仙」快快降臨。他們議論了好多好多年、期盼了好多好多年,望眼欲穿的期盼著那個「送福的大神仙」!期盼著金色黃旗早日插滿人間、期盼著「人都有福了」的那個時刻早日到來!

去年,父親去世十週年,我回老家祭奠父親,近七十歲的堂哥在父親的墓地給我講了奶奶的故事,這個在當地流傳近半個世紀的真實的故事。聽了堂哥的講述,我百感交集:我和所有的中國人一樣,曾深受中共惡黨無神論的毒害,中共惡黨的無神論真的是世界上最毒的精神鴉片!它欺騙、毒害了十幾億中國人!同時我也無限感慨,人世間所有的一切,真的都是神早就定好的,「就像電影的膠片早就有了,現在只是在放」而已。是呀,天定好的事情誰能動?「天要滅中共誰能擋的住」?!

當堂哥他們明白了法輪功真相後,知道奶奶臨終時所說的第四件事已經在應驗中了。特別是當他們在光盤中看到法輪功在世界各地洪傳的盛況和法輪功學員那金光耀眼的黃衣、黃旗時,不住的咋咋稱奇:「奶奶說的第四件事真的又應驗了,奶奶說的四件事真的全都應驗了,真的全都應驗了!咱老百姓有盼頭了!真有盼頭了」!

看完光盤後,堂哥他們既興奮又憂心忡忡的說:「法輪功已經被共產黨害死了三千多人,把他們的器官都活摘賣錢了,這麼殘忍,那大神仙咋還不快點把共產黨滅了呢」?我告訴他們:「因為共產黨員中還有很多像你們這樣的好人,被中共惡黨的無神論所欺騙、毒害的十幾億中國人中,還有很多像你們這樣的好人,我們的師父要我們把這些好人都救出來」。堂哥他們愣愣的看著我說:「法輪功死那麼多人,原來是為了救我們吶?!好!我們退!娃娃們,都來退!退垮它!不能讓這個害人精再害我們、再害法輪功了」!

老家人都選擇了美好的未來。大家真正舒心的、輕鬆的笑了一回,那是充滿希望的笑,那是憧憬美好未來的笑。

從老家回來後,奶奶的故事總在我腦子裏翻騰:是啊,老家人都得救了。可是還有多少不明真相,還有多少沒有得救呢?所以我把奶奶的故事寫出來,旨在讓所有人都能明白真相、都能得救、都能有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