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計程車司機的修煉故事(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明慧記者鄭語焉採訪記述)工商業都市彙集各行各業就職機會,居民生活步調緊張而且忙碌,有人感嘆「台北生活不易」,但形形色色的工作機會就像吸鐵似的引領各地人口投入,「時間就是金錢」成為多數人的價值觀念,招之則來的計程車符合了民眾快速便捷的方便性。


郭禮樂(第二排中間者)在公園煉功


在計程車上播放教功帶,將法輪大法的美好傳遞給有緣的乘客

尋尋覓覓 難得修煉真法門

在大台北地區擔任計程車司機討生活的郭禮樂,因金山老家工廠因受相關行業不景氣的影響,關閉營業,他來到台北從事計程車司機工作,在此成家落戶,春來秋去,轉眼間已經過了二十三個年頭。

窩在小客車駕駛座穿街過巷接送乘客的計程車生涯,整日工作時間長達十多小時是普遍現象,長期憋尿導致前列腺腫大,看病吃藥,日積月累,結果舊病未曾痊癒卻又加上胃痛失眠,郭禮樂苦懣之餘不禁時常泛起「人生到處知何似」的悵惘。自小即有修煉氣功認識的他,尋尋覓覓,總是苦無機會找到自己所想要的法門。

喜獲至寶 積疾不藥而癒

一九九九年盛夏的某個清晨,郭禮樂無意間來到台北縣樹林市某公園散心,遠遠看到「法輪大法」橫幅和幾十位法輪功學員煉功的場面,頓時內心觸動:「咦,這不就是我所要找的嗎?」趕緊上前詢問,竟是免費義務教功,「當時真是心喜莫名,立馬就學煉起來,自此再無退轉」,郭禮樂興奮的回憶著,「真是緣份一到,恁憑甚麼也擋不住;以前苦苦追尋不著,現在竟然這麼自然的出現在眼前,我知道,我已獲得無上至寶。」倏忽將近半年光景,郭禮樂猛然發現困擾他數年的疾病,不知何時竟已悄然無蹤,不藥而癒了。

得法明真理 心性提高脾氣好

得法後的郭禮樂起了很大的變化,不論生活、個性脾氣或心性上都有著判若二人的顯著改善。「我本來很反對他煉功,認為這佔用了他賺錢養家和照顧家庭的時間,」郭太太說:「但是隨著時間過去,他身體變的健康了,脾氣也變的很好了,很能為別人著想。」「修煉法輪功之前他脾氣很不好,不但夫妻吵架,跟親友鄰居也吵架,大家都不太愛理他,甚至避而遠之。」看到郭禮樂修煉大法後的顯著改變,原本十分反對的郭太太和獨生女兒深受感動,在郭禮樂得法四年後也相繼走入大法中來,一家三口和樂融融,經常闔家偕同參與法輪功相關活動。

說起吵架,那可是郭禮樂修煉法輪功之前,三天兩頭經常上演的戲碼;別看計程車司機迎來送往與人接觸頻繁,工作生活卻是單調、苦悶與煩躁,自來煙酒不沾的郭禮樂染上了賭博的惡習,有段時間甚至賭到身無分文,不惜欠債也要賭,夫妻倆經常為此吵架,鬧的不可開交;開車載到不好的客人更是動怒吵架,有時也會為多掙五塊、十塊的蠅頭小利多繞遠路,與乘客發生不愉快的爭執,曾經不只一次的鬧到派出所去。

人間得失不計較 助人最快樂

得法後的郭禮樂找到了人生的方向,知道了生命的意義是為了甚麼,非但不再涉賭,也會勸導以往的賭友戒賭,他因為修煉法輪功,明白了「真、善、忍」的法理,開車不但不繞彎路,還會為乘客選擇省時省錢的道路,偶然被懷疑是否多繞遠路時,也能心平氣和的讓乘客依他自己的判斷給付車資,無論多少,郭禮樂總是笑嘻嘻的收下,遇到實在困難的乘客也會適當的伸出援手給予幫助。

有一次,在土城載到一位婦女帶著二個孩子,說是要到桃園去向親友借錢,給抱在手上約莫一歲多的小孩看病,郭禮樂衡量一下婦女聲稱可借到的錢數,付車資後已經所剩無幾,不但幫助不大,來回兩地的往返時間恐將耽誤小孩病情,於是自動拿出一千元借給她,勸她趕緊帶去醫院看病,不要耽擱,借款等到以後有錢了再寄還給他,因為是萍水相逢,郭禮樂沒有留下地址或電話給這位婦女,借還之事過後也就不了了之了。

小小方塊天地大 講清真相好所在

自己在法輪大法中獲得無比珍貴的好處,連家人好友都受益,郭禮樂很想讓更多人知道法輪大法的美好,另因中共邪惡的造謠污衊,使得很多人受到欺矇而誤解大法,講清法輪功受迫害的事實真相是法輪功弟子責無旁貸的。於是,郭禮樂在駕駛座旁裝上迷你型電視機,不間斷的播放大法真相光盤,有時是法輪大法講法帶或教功光盤,有時是《九評共產黨》或其他錄像等,配合著與乘客閒聊的過程中,在講清真相上起到相當不錯的效果。

剛開始偶而會碰到不願觀看或聽聞的乘客要求關閉,隨著法輪功學員日復一日不間斷的講真相,越來越多的乘客樂見喜聞大法與真相,甚至主動索取「九評」等真相光盤或《轉法輪》書籍,經常發生供不應求,乘客留下聯絡地址與電話,請郭禮樂寄去的情況。

明白真相的乘客 留下地址索寄資料

一次,載到一位受到中共造謠欺騙的乘客,一上車看到影片就開始抨擊,說的都是中共惡黨散播毒素的那些謊言,郭禮樂接過話頭說:「你說斂財,何必!你想想,法輪功洪傳八十多個國家地區,全世界有一億多大法弟子,只要我們每個人給師父一塊錢,師父就是億萬富翁了,何必斂財。而且每個人還都很心甘情願,很樂意的雙手奉上,幹嘛需要斂財這麼辛苦。」「我和全世界所有大法弟子都有相同的經驗和感受,自修煉開始,師父就為我們清理身體,去掉一身疾病,讓我們脾氣變好,道德回升,師父只一直給我們最好的,卻一毛錢也不要,不要我們任何回報。」這位乘客態度趨於冷靜理性,隨著問答解開了長久以來被矇騙的疑點,後向郭禮樂要了「九評」光盤,並且表示很想多知道一些真相和了解法輪功,臨下車前自動留下地址,請郭禮樂多寄些資料給他。

只有法輪大法弟子才有的殊榮

當獲悉為多元展現法輪大法美好,擬成立腰鼓隊需要人手時,郭禮樂心想自己開計程車算是自由業,可以自主支配時間,比較上班族的同修方便許多,從沒摸過鼓棒的他毅然投入,並隨即展開密集練習,起初感覺雙臂酸軟腫痛有如千斤重錘,把握鼓棒的手掌有時也磨出水泡,這都不打緊,身體上的痛苦咬咬牙就撐過,尤其明白這是為更好的表演所必備的基本功,更是吃苦當成樂,慶幸自己有機會加入腰鼓隊;但抓不準節奏讓郭禮樂很是挫折,幾次想中輟退出,多虧同修在法上交流與鼓勵才堅持下來。

猶記得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一日,第一次到高雄聲援二千五百萬人士退出中共黨團隊大遊行,受到民眾熱烈歡迎,頂著亞熱帶的驕陽,已是汗流浹背的郭禮樂卻感覺清涼無限,深為民眾能認識到法輪大法的純善與美好而感動。現在;遇有同修因受挫折產生退縮念頭時,郭禮樂往往以親身體驗給予鼓勵和交流。腰鼓隊中七十來歲的老人家擊起腰鼓踩著節奏走完遊行全程,已如家常便飯。郭禮樂認為這是:「大法給了我們這個能力,所以也就成了。」

郭禮樂的修煉生活既踏實又豐富,除了開車做生意之外,每天清晨學法,晚上煉功,遇有活動則以整體為優先。如此時間緊事情多的情況下,還能固定抽出時間練習腰鼓,無意中驚覺開車時間比較修煉之前減少許多,但載客率增加了,收入一點也沒減少,反而更多。他心裏非常清楚是師父給予的,並將有緣人送到他面前來了解真相。郭禮樂積極把握,不容許自己落下任何一人,無論颳風下雨不曾改變,因為他認為這是大法弟子特有的殊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