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家人觀神韻後的變化所悟到的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六月一日】我的父母受邪黨毒害很深,在邪黨迫害法輪功後,曾一再打電話讓我放棄修煉,並同我的丈夫商量要把我關進洗腦班。零二年他們來到我家,我給他們放「天安門自焚」真相,我父親氣的要關掉電視,我擋在電視機旁,他暴跳如雷把電源插座給拔掉了,一點真相也聽不進去。我與父母相隔千里,見一次面也不是很容易,平時只是靠寫信或打電話講真相,收效甚微。

二零零六年九月我回家鄉看望父母,主要目地是講真相。精心準備了幾張真相光盤,其中就有《二零零六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

我知道父母喜歡文藝節目,年輕的時候就喜歡唱。當我試著把神韻晚會放給他們時,母親帶著疑惑的目光看起來,父親只看了幾眼就趕緊躲在屋裏不出來了(怎麼叫也不出來)。我知道操縱父親的邪惡因素害怕了,不敢讓他看。我想,先讓母親明白真相也好。我告訴她這些晚會的演員都是法輪功弟子,有很多都是頂級的藝術家。母親一邊看一邊自言自語的說「你看人家的精神面貌,哪像咱們國家宣傳的那樣啊」。然後對我說:「我跟你說句實話吧,別人說法輪功不好我很不愛聽。」這是母親發自肺腑的一句話。

在看《梅花舞》時母親雖然沒說甚麼但看的出對她的觸動很大。當看到《扇子舞》時母親興奮的叫著父親的名字:「你快出來看看……把我的扇子拿來!」母親跟著電視裏的舞蹈學起來。看完白雪的《辭舊迎新》,母親意猶未盡。她說快點退回去,讓我再看看。我就給退回到《梅花舞》那個節目,然後按順序看完。就這樣母親一遍遍的看著,學會了白雪唱的那首《辭舊迎新》。

第二天母親上街回來對我說,她一下樓就開始哼唱「辭舊迎新年……法輪大法好……越走路越寬……」母親發現剛過馬路時本來車很多,當快到馬路中間的時候車都離她遠遠的,身邊一輛車都沒有,很順利的過了馬路,真象歌中唱的那樣「越走路越寬」。

母親得救了,我真為她高興。當弟弟、妹妹來看她時,她主動給他(她)們說法輪功怎麼怎麼好,弟弟、妹妹看到母親的變化都樂了,從此,他(她)們反對法輪功的聲音消失了。我的父親也非常後悔當初反對我學大法的不理智行為。

今年新年我又給父母捎回了《聖誕晚會》光盤。一天,母親打過電話說和父親一塊看的,並由衷的讚歎:太美了,太漂亮了,服裝太好看了!

我一直以為孩子看不懂神韻,加之孩子上學時間很緊,只有睡覺那幾個小時才是自己的「業餘時間」,其它的時間包括吃飯都是在學校裏。現在看來這也是舊勢力的安排。

上個月我又看了一遍零八年新年晚會,淚水幾次奪眶而出,那種對心靈的震撼無法用語言表達。我想神韻是師父親自指導的,應該讓孩子看看,哪怕只看懂一個節目也行。過了幾天正好孩子放兩天假,當孩子看完一個節目接著往下看的時候,我問他是否能看的懂時,他說:「能」,並問我還有沒有,就怕看完一個節目就沒有了,我告訴他後面還有很多精彩的節目,他一聽很高興。

我向內找,到底甚麼原因使我認為孩子「看不懂」或不愛看神韻呢?我平時對文藝節目不感興趣,尤其是各種給邪黨歌功頌德的所謂「晚會」很讓人反感,也就形成了一種觀念,認為各類晚會都差不多一樣。當第一屆神韻晚會傳到大陸時,只是覺的是大法弟子的演出,很正,內容很乾淨,展現的都是中國古典、純正的東西,僅此而已。後來看了師父的講法才知道神韻是師父親自指導的,意義非同一般。這時自己才真正明白神韻在當今講真相救度眾生中有多麼的重要。但是我在傳神韻的過程當中,心態不穩,總是擔心別人看不懂或不感興趣。其實這都是自己的人心,正是這樣的心態阻礙了世人明白真相。我在發正念時經常清除阻礙世人明白大法真相的一切邪惡因素及邪靈爛鬼,聯想到在傳神韻的過程中自己曾經有過的觀念,悟到大法弟子自己的觀念不對也會阻礙世人明白真相。悟到這些我知道在今後的講真相中應該怎麼樣去做了,無論是神韻晚會還是發傳單還是當面講都是一樣,我們只要帶著一顆純淨的、慈悲的心態去講真相就可以了,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通過我自身的經歷,我希望對廣傳神韻還認識不清的同修趕快去掉後天的觀念,不要因為我們的觀念而阻礙了世人明白真相。希望我們共同勉勵,走好最後的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