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壞「護身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明慧記者雪莉、吳思靜採訪報導)護身符,對中國人來說不算陌生。不管是金雕玉琢,還是繩結草編,對佩戴的人來說,護身符總是有特殊的意義。中國古書上說,每一個物件都有其生命和靈性。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那些貼身隨帶的護身符,或是家中經年累月積攢下的一些物件,甚至是書籍,紀念品,對人的影響是好是壞,怎樣區分?關於這個問題明慧記者採訪了法輪功學員曲錚博士,請他從科學的角度來談一談周圍環境中的一些物件對人產生的影響。

記者:曲先生您好,這幾年在中國大陸有一種現象好像是越來越常見,就是有一些人,特別是有些出租司機,為了保祐自己平安,或者想要好運,就把一些佛教、道教中的畫像或者雕像隨身帶著,或者把中共黨魁的頭象掛在車裏,把中共的書當作寶貝一樣的放在家裏。您怎麼看待這種現象呢?

曲錚:這種現象呢,古今中外一直都有,中國古代很多人把佛像、菩薩像刻在玉上,隨身攜帶,西方也有把聖母瑪麗亞的像或者耶穌的像做成項鏈掛墜隨身佩戴。但是今天在中國社會上所出現的這種把中共黨魁毛澤東的像作為護身符,它和中國古代和西方把神佛的像作為護身符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如果說有作用的話,起的作用也一定是不一樣的。

記者:那麼護身符到底起不起作用是出於這麼一種想法,就是中國一句老話:「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就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那麼他也去佩戴這樣的護身符,那麼它是一種心理作用還是的確能夠改變些甚麼呢?

曲錚:這個要看對甚麼人講,還要看是甚麼樣的護身符。有些人本身是有信仰的,他佩戴護身符是希望神佛護佑自己,他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相信只有自己行善才會得到福報的,神佛才會保祐他。

那麼另外一些人本身不見得信仰神佛,但是也望保平安,或者有些人希望自己能夠升官發財。

有些人說信則靈,不信則不靈,這句話不完全對但是也有一定的道理。因為比如說剛才提到的第一種人,他相信自己行善就會得到福報,神佛就會保祐他。他親自試驗就會有親身的體驗,但是一個不相信的人他也不會去實踐,也就不會知道這靈不靈。

記者:您這是從理論上來說的,那麼有沒有科學實驗能夠證明人的意念確實能夠影響周圍的環境?我們很多時候感到周圍的環境會影響自己的心境,但是自己本身意念對周圍的人或物能產生的作用,一般人好像不會想到這一點。

曲錚:這裏我想先介紹一個實驗,也許有人聽說過,就是日本有個科學家,江本勝博士,他做過一系列的水結晶的實驗,他把一些文字貼在水杯上面,然後拿這個水去做結晶試驗,這些文字有的寫著「惡魔」,有的寫著「善良」、「感謝」、「愛」等等,他還貼過不同的人名,比如「希特勒」,等等。江本勝博士發現,水在貼了不同的字之後,水的結晶完全不同,貼了「希特勒」或者是「惡魔」等不好的字的水呢,就幾乎無法結晶,晶體樣子支離破碎的,非常難看。而貼了「善良」、「愛」字樣的水,就結出非常美麗的晶體來。他做了很多這樣的實驗,也有別的科學家也在研究這個現象。

這件事情給我們一個很大的啟示,就是包括不同的人名,不同的文字,不同的信息,不同的意念,都會對物質產生不同的作用。我們知道人身體裏70%都是水,如果說你今天佩戴一個寫著「希特勒」名字的護身符,那麼一段時間以後,你身體裏面的分子結構一定會發生很大的變化。

記者:看來名字本身不像我們看到的表面上的幾個筆劃,這個名字所代表的一些信息也在對人起作用了。

曲錚:我們就講今天在中國大陸一些人佩戴或者保存「毛澤東」的像,那麼它會對人起甚麼作用呢。我們看看毛澤東和中共都做了甚麼,我們先不說從鎮反、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六四到迫害法輪功,有近八千萬的中國人非正常死亡,他們欠下的血債可以說是罄竹難書,僅僅就說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迫害,我們今天看到中國社會道德敗壞非常厲害,稍微有一點記憶的人都知道,在幾十年前的中國社會跟今天是完全不一樣的,現在整個社會道德下滑的非常厲害,根本原因是整個傳統文化的根基、社會文化的根基被破壞了,這個也是中共的統治造成的,特別是文化大革命和對信仰的迫害,包括近年來對法輪功的迫害。

從各個角度來講,和中共與中共黨魁相聯繫的信息,都是暴力、謊言、邪惡,所以作為一個正常人呢,正好是要遠離它們,而不是把它們作為護身符,那樣肯定會給自己帶來不好的信息。

記者:說到這裏呢,還有一件事情,就是現在很多法輪功學員都在積極的勸人退黨,退團,退隊。也就是說在一個海外中文網頁上聲明退出共產黨的一切組織,那麼這裏面是不是也有遠離這些不好的信息的意思呢?

曲錚:不管是入黨、入團還是入隊,當初發誓的時候呢,每個人都要說自己要為其奮鬥一生的。發誓是一個非常強烈的信息,所以實際上就已經把自己的生命跟這個邪惡的暴力、謊言、恐怖呀,跟它聯繫在了一起,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今天我們講,哪怕是從健康的角度來講,你也應該去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很多人確實感到,「三退」之後一身輕,為甚麼呢,確實是跟這個邪靈、邪惡的信息斷開了聯繫。

記者:那麼現代科學是怎麼解釋這個現象的呢,因為尤其是大陸長大的人,從小到大接受的都是無神論的教育,可能有些人還是覺得,您講的雖然合情合理,可聽起來還是挺玄的。

曲錚:之所以有人覺得玄呢,是因為這個東西看不見摸不著,但是看不見摸不著並不一定就不存在。因為這個信息傳遞的過程,不一定發生在我們肉眼能看到的這個空間。

現在的量子力學和宇宙學粒子物理都開始承認我們這個宇宙並不僅僅是我們可以看得到和感受得到的三維空間加一維時間,而是存在著多維的時空。那麼也就是說有更高維的時空的存在。那麼在更高維的時空裏可不可以有信息的傳遞,可不可以有生命存在呢?我想這對於一個頭腦比較開放的科學家來說,完全都是可能的。

現在量子力學有一個叫做「量子糾纏」的現象,就是說兩個處於糾纏狀態的基本粒子,用一般人能聽懂的話就是說,兩個天生就屬於一對的粒子,它們分開不論多遠,這個粒子發出的信息,比如它的狀態有所改變,另外一個粒子馬上瞬間就能感受到,不管離開了多遠,這完全不能用常規的、我們用肉眼能看到的傳遞現象解釋。

還有一個和我們的生活比較貼近的例子,我們很多人都知道雙胞胎,一個生病了,或者有了甚麼特別的事情,另外一個馬上就能感覺到,不管他身在何處。實際上這個信息也是不在我們的空間傳遞,而是走了另外空間,從另外空傳遞過去的。

換句話說,護身符也好,虔誠的信念也好。或者發出強烈的願望,你發誓呀,在我們這個空間,這個肉眼能感受到的空間你是看不到的,其實它是起作用的,它起作用在另外空間。

記者:有沒有真實的例子呢?

曲錚:我可以舉個正面的例子:這是件真事,在貴州省的一個煤礦,他們在挖的時候,頂板突然破碎,塌方了,發生傷亡事故,這時候有一個員工叫李明昆(音譯),他倖免於難。為甚麼呢,他有個朋友勸他三退,他退了,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然後還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這個法輪大法的護身符貼身帶著。據他描述,當時他聽到一聲巨響,眼前一道白光從頭頂劃過,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班長和另一個人就被頭頂上掉下來的約八噸重的碎石壓著,後來雖然經過搶救,班長還是死了,另一個工人重傷,而他自己呢,只不過是手臂上受了一點輕傷,縫了幾針,後來他就找到大法弟子,他說:真是感謝你,你給我講真相。真靈哪,大難不死,法輪大法師父救了我的命,非常感謝。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

記者:有的人說,某某還迫害法輪功,但是他從中共那裏得到了很多獎金,他過的看上去也不錯啊?

曲錚:當然也有的人覺得一時升官發財了,但是只是眼前的,從長遠看最後都不會有好結果的。我再舉一個例子,大連莊河市光明山路派出所有一個幹警,叫孫學成,他在一九九九年以後一直幫著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幫著抓法輪功學員,很多學員被他們非法判刑、判勞教,還罰款、抄家等。有大法弟子找他,跟他講善惡報應呀,他不相信,他說甚麼三退呀,我就是不退,我跟定共產黨了,結果呢,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他突發性腦動脈血管破裂,突然就死了,他死的時候手腳不能動,極度痛苦,五十幾歲的人就死了。

這樣的例子如果只有一個,那麼我們可以說,這是偶然的,人有生老病死嘛,但是類似的例子非常多,全國各地都有,有的地方甚至一半以上的迫害法輪功的人得到了報應,重病,甚至是死亡、暴死。

為了一時的升官發財,一些個短暫的利益而把自己的命搭上,真的是非常可惜的。所以一個人要跟隨甚麼人,甚麼價值觀,這些都是和自己的切身利益息息相關的。法輪功學員冒著危險給這些人講真相,希望他們不要迫害法輪功,其實也都是為這些人自己的身家性命著想。

記者:這個人跟隨中共,付出的是生命的代價了。您剛才提到的那個煤礦工的例子,他為甚麼就有那樣的運氣呢,您怎麼看?

曲錚:我們這樣講,在中國大陸現在正在發生著對法輪功學員慘無人道的迫害,媒體中充斥著對法輪功的污衊,那麼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情況,對法輪功學員心存善念,這樣一個人就跟當年幫助猶太人的辛德勒一樣,很多人都看過「辛德勒的名單」這個電影,在納粹迫害猶太人的時候,辛德勒想方設法把很多猶太人救了下來,那麼他發出的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信息。那麼從善有善報來講呢,善待法輪功學員,或者對法輪功、對「真、善、忍」心存善念的人,當然他得到善報也是情理之中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