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萊州市六一零對任梅豔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上午九點多,山東省萊州市刑警隊為首的惡警秦某某,突然闖進任梅豔家,讓任梅豔在所謂的搜查證上簽字,任梅豔堅決不簽。秦揚言:「你簽不簽沒用,站著別動。」任梅豔要上廁所,秦不允許。這時,劉京兵又領著一些惡警進來,不容分說,翻箱倒櫃,把任梅豔家的大法書、mp4、筆記本電腦、打印機、大法資料、大法真相光盤、手機、VCD影碟機、電視衛星接收器等物品全部抄走。秦並揚言:「要不是看你家的條件太差,真想搬走你家的電視機。就憑你的這些東西,最少也罰你3萬、5萬的。」

任梅豔的母親據理力爭,想從惡警手中奪出大法書,惡警不肯,老人重重的摔倒在院子裏,頭重重的落在水泥地上,當場昏了過去。任梅豔緊緊地抱著母親,並大聲地對惡警們說:「你們欠法輪功的血債早晚得還。」任梅豔的母親醒來後衝向警車想奪回大法書,又摔倒在警車底下,惡警們不予理睬,竟然還說老人妨礙公務。

這時任梅豔大聲揭露惡警們的非法抄家惡行。周圍圍觀的群眾都在小聲議論著指責惡警。這時惡人任俊聲、潘合菊夫婦(長期跟蹤、盯梢舉報任梅豔一家人)從家裏出來看熱鬧,任梅豔當眾揭穿他們夫妻二人的醜行,二人灰溜溜的回家了。

惡警秦某不顧任梅豔母親的安全,竟然叫他的手下開車,任梅豔大聲地指責秦:「你有沒有父母、妻兒?我母親的腿還在車下面,你敢開。」任梅豔的母親要討回他家的所有大法書籍否則不讓車走,這樣僵持了大約一個多小時,被好心的鄰居扶起送進屋裏,任梅豔被惡警劫持上警車。

任梅豔在警車上突發心臟病,呼吸急促,全身不能動,惡警全然不顧,把她強行拖進萊州市店子洗腦班迫害。進了洗腦班,惡警們又拍照、又審問,任梅豔概不配合,在洗腦班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惡警們全然不顧,並揚言:「你考吧,你就這樣趟著就甚麼事都解決了!。」

晚上,任梅豔開始大口大口的吐血,惡警們仍舊不聞不問。與任梅豔同時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任建秀強烈譴責惡警們的行為,強烈要求惡警們送任梅豔回家。惡警們不予理睬。

四月二十四日凌晨,任梅豔又吐了血,而且吐血量增加。這時,惡警劉京兵假惺惺的對任梅豔說:「你怎麼了?我們又沒打你,又沒說你甚麼。」其實從他們的言行中看出他們心虛。

四月二十三日早晨,任梅豔呼吸急促,處於昏迷狀態。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宋尚國、任建秀的強烈要求送任梅豔回家,劉京兵竟然讓任梅豔自己走出去,在宋尚國的強烈要求下,劉京兵同意讓宋尚國把已經奄奄一息的任梅豔抱上警車,所有在場的惡警擺出一副隔岸觀火的架勢,竟然沒有一個人伸出手來抬一下任梅豔。然而,車開到半路突然掉轉車頭衝向萊州市人民醫院,妄想繼續迫害。任梅豔堅決不配合,強烈要求回家。劉京兵讓任梅豔自己走出醫院,堅決不讓宋尚國、任建秀幫忙。在宋尚國、任建秀的強烈要求下,惡警們才同意讓任建秀把任梅豔背出。

到了醫院門口,惡警們讓任建秀把任梅豔放在醫院門口的椅子上,天很冷,風很大,惡警們根本不顧任梅豔的生死,劉京兵大聲的訓斥任梅豔,讓她自己打出租車回家。這是惡警慣用的伎倆,如果任梅豔能自己走路了,他們馬上會把任梅豔抓到洗腦班繼續迫害。在宋尚國、任建秀的強烈要求下,惡警們才同意任梅豔回家,讓宋尚國在車上照顧任梅豔,惡警們把任建秀又抓回了洗腦班繼續迫害,並揚言;等任梅豔身體恢復了,再進行迫害,現在任梅豔仍處於被惡人的嚴密監控之中。

和任梅豔一起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任建秀、劉若玲。此次參與迫害的惡警是劉京兵、施彬濤、秦某某(待查)等。

法輪功學員任梅豔,女,三十五歲,家住山東省萊州市虎頭崖鎮西原村,自幼體弱多病,一九九七年患乳腺癌;丈夫與她離了婚,她帶著剛滿週歲的兒子和年邁的父母相依為命。就在她絕望無助的時候,朋友向她介紹了法輪功,於是她便和多病纏身的母親一同走上了修煉的路,身心受益,她全家人都按照「真、善、忍」做人,是村裏公認的好人。二零零一年年底,任梅豔與父母一起給兒子看病,被鄰居任尊聲、潘合菊夫婦惡意舉報,一家人在途中被惡警劫持到派出所。後來,任梅豔被強行送進了店子洗腦班,在洗腦班期間任梅豔不吃不喝,身體極度虛弱,幾天後被釋放回家。

在此正告那些仍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惡警,惡報不是法輪功學員們願意看到的。希望你們棄惡從善,不要再迫害法輪功學員。希望你們走好以後的路,真心的希望你們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