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集體學法 盡力做好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七日】師父說:「大法弟子的修煉不只是為了個人的圓滿,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是作為大法弟子稱號的修煉者必須完成的。」(《致歐洲法會》)我自己體會,要想完成救度眾生這個大任,必須學好法,去掉各種執著,堅定正念。

一、堅持集體學法

師父每次講法都叫大家學好法,做好三件事。

我家以前就是學法小組的學法點,7.20以後由於邪惡迫害,有的同修就不敢來學了。停了一段時間後,我們又恢復了正常學法。有的同修說,不學法都是人心,甚麼也做不好,天天學法幹啥啥順當。

有個同修被迫害從馬三家邪惡黑窩回來以後,不敢走出來,有怕心,我就主動給她送經文,給她送材料,她都不看,她說她就看《轉法輪》。三件事她根本就不做。一年多了,心性上不來業力可上來了。我們都很為她著急,想方設法引導她走出來。師父不願落下一個弟子,我們一定得從法上幫助這位同修,把她帶上來。過了一段時間,師父在夢中點化她,同修不斷的幫助她,使她終於明白了,悟到了。她開始閱讀新經文,也看明慧週刊了,之後參加集體學法、發正念,也出去講真相,勸「三退」,我們在一起切磋,共同提高。通過學法,她去掉怕心,逐漸跟上正法進程,我們真替她高興。

還有一位老年女同修,不常出來,老頭有腦血栓,我們就主動到她家去,和她一起學法。老頭有緣也得法了,腦血栓很快就好了,還能背經文。老年同修也走出來做三件事。

我們不但學好法,有時間還背法,背法能使師父的每句話都裝進腦子裏。自從背法以來,師父鼓勵我三次,叫我看到神奇的景象,瞬間大地回春,美妙極了,因為時間很緊,我就不多說了。

二、發正念是有威力的

有的同修認為自己沒功能,發正念不好使,以前我也有這個想法。有位同修家住農村,有一天打電話叫我去,我和另一位同修就坐長途車去了。到她家一看院內沒有人,到屋裏一看倆口子都躺在床上。待男同修起來,我們一看嚇了一跳,瘦的像換了個人一樣;女同修起來了,肚子鼓的老大,像石頭一樣硬。她看到我們就哭了,說,朱姨我起不來。我說:沒事,大法弟子沒有病,不承認,解體它!這不就是邪惡舊勢力在迫害你嗎?我讓她起來發正念,她說她坐不住,我們幫助她坐起來,歪歪扭扭坐不正,但堅持清理自己五分鐘,又立掌發正念。我們看她馬上就穩定了。我和同修都感覺到有一股涼氣一下從我們背後過去了。這時她說好了,不疼了。她和我們一起發正念半小時,之後她馬上就能下地了。我們在她家住了一宿,一起學法向內找,看看是哪個地方有漏叫邪惡鑽空子了。她說她姨婆死了,她去上墳、燒紙,回來就肚子疼,拖的時間很長了。悟到是做錯了。後來我和同修又去她家兩次,看到她變化很大,正念很強,心性提高很快,完全轉變過來了,三件事做的也很好。後來我才體會到:發正念是有威力的。特別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都有佛法神通,只要正念足,是有威力的,所以我們不要忽視了發正念。

三、盡力做好講真相,勸三退,救度眾生

剛開始講真相勸「三退」有怕心,不敢開口,怕人家不接受。通過學法,先勸家人「三退」,因為平時有材料就給他們看,很快就都退出了邪黨組織。

我姐姐家人多,有當警察的,有當廠長的,還有當惡黨書記的,開始跟他們講他們不接受。不接受我就不斷的去。去了剛一講,他們就說沒有功夫,不聽就走了。再去時外甥女說:老姨,你說別的都行,講三退就別嘮了。零七年過大年,外甥、外女好幾個人來家拜年。一看機會來了,我一定要救他們,我就留他們吃飯。在飯桌上講共產黨怎麼腐敗、貪污、受賄、壞事幹絕,天要滅它,趕快退出保命。我說,你們都是老姨的親人,老姨能不救你們嗎?聽老姨的話都退了吧!有個當警察的外甥女婿先說:「老姨我聽你的」,結果一桌人都「三退」了,得救了,我心裏特別高興。

師父說,救度世人是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的責任,所以我買菜講,走路講,早上講,晚上講,坐出租車講,坐神牛車也講。我們救人不分貴賤,沒有高低,都真心實意對待。

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出去勸「三退」,碰到一個賣李子的著急回家,非得要賣給我們李子,他說別人都賣完了,就剩我還有一兜,你們買去,我好和他們一起坐車回家。我一看車上有好幾個人在等著他呢,我說行,那就賣給我吧!我付了錢他就去上車。我們隨後就跟了過去,給車上的人講「三退」,結果車上都退了。我們又往前走,走到十字路口,有三個人是外地打工的,正在那吃飯。我和同修就過去了。他們請我們吃西瓜。我想機會又來了。我說你們是外地人吧?知道三退嗎?他們說不知道。我們就給他們講真相,勸他們都退出邪黨,將來都有好的未來。他們都同意,我們幫他們一個個起了名字。他們都說「謝謝!」我把剛買的一兜李子送給了他們。

還有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出去講真相。天冷,也有點黑了,路上的行人都匆匆忙忙往家奔。前邊有一個老頭走的慢,我們緊走幾步,上前跟他打招呼,問他老今年多大歲數了,他說他八十多歲了。我想這麼大歲數了,能入過啥呀,他說他打過仗,老幹部,老黨員,說他的黨齡比我們的歲數還大,他十六歲就入黨了。我們就趕緊跟他講「三退」。他有點不太明白,因為沒有人跟他講過。我們就跟他講共產黨怎麼腐敗,他說是個別人,毛澤東時候不腐敗。我們就給他舉好多例子,毛在多次運動中如何殺人、害人,文化大革命害他的同伙,包括劉少奇,害死多少人。我說,大哥這些你都應該知道的,他就不吱聲了,好像想起來了。最後他點點頭同意退出惡黨了。我們給他起個好名字「長壽」,他說謝謝。

一天我去汽車站,路過一個小區門口,一個女士從後邊招呼我說:大姐,院裏有個人想跟你說幾句話。我到院裏一看不認識這個人,五十多歲,坐在輪椅上,面帶笑容,我想一定是有緣人吧!叫我救她的。這樣我就告訴她真相,叫她「三退」,沒想到她黨、團、隊都入過。她馬上同意退出,並說謝謝。然後我又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了她一個護身符,她馬上就帶上了。我又把叫我的那個人勸退了,我才高高興興的離開了這兩個有緣人。

有一次,我在街上走,碰到我們單位一個人,她招呼我朱姐,我一看是大李。在以前我就幫她做了「三退」。她伸出手叫我看,說:朱姐,你看我手上原來有瘤子,我想做手術,錢都交了。你叫我「三退」,常念「法輪大法好」,我手上這個瘤子不知道啥時候沒了。你們大法那麼神奇,謝謝朱姐!我說:「可別謝我,謝我師父。」

勸「三退」也有碰釘子的時候,會說一些不中聽的話,甚至也有人要舉報我們,威脅送我們去勞教等等。但我們都不動心,心在法上,正念正行,結果都平安無事。

講真相時,邪惡舊勢力也會干擾,叫我腰疼腿疼,但是我都用正念排除它,不承認它。你叫我腿疼不好使,我還是照樣出去講真相救世人,堅持不懈,不讓你舊勢力得逞。特別是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說,現在都不是救人,是搶人,這句話總刻在我心裏,記著。

我做這些事情都來源於法中,按法的標準要求去做。我做的還不夠,我要總結好的經驗,找出不足,在以後做的更好。

這就是我想要說的。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