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不同境界中的得失觀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孔蔑是孔子的姪子,宓子賤是孔子的學生,兩個人都做了縣令。

一次,孔子前往孔蔑那裏,當時正值春季農忙時節。孔子在路上看到一些田地荒蕪,百姓站在田邊,樣子非常愁苦,孔子問道:「為甚麼不去耕種?」百姓說:「因為半年之內沒有交足稅,按照規定受到不允許種地的處罰。」孔子聽了很憂慮。

孔子見到孔蔑後問道:「自從你出仕以來,有何收穫?有何損失?」孔蔑說:「沒有甚麼收穫,卻有三樣損失。君王讓人做的事情就像一層一層的衣服一樣那麼多,政務繁忙整日憂心忡忡,哪兒有時間治學?所以雖然學習也不能夠領悟到甚麼道理,這是第一個損失。所得到的俸祿少的像粥裏的米粒一樣,不能照顧到親戚,親友們日益疏遠,這是第二個損失。公務急迫,很多事不能遵照禮節去做,也沒有時間去探視病人,別人又不理解,這是第三個損失。」

孔子說:「我聽說,懂的為官之道的人,從‘仁愛’思想出發,明德慎罰。用政令引導,用刑罰約束,這樣子做,民眾只想到如何免於刑罰,不會想到是不是可恥。用德行來教化,用禮儀來約束,民眾不但守法知恥而且能明理向善。可使責罰的事情不發生啊!指導思想正確,才能得到大家的理解和支持。」

孔子又來到宓子賤那裏,看到當地物阜民豐,百姓誠實、有禮,孔子問宓子賤:「自從你出仕以來,有何收穫?有何損失?」宓子賤說:「沒有甚麼損失,卻有三樣收穫。無論做任何事情,即使處理繁冗的公務,都以聖賢之理為指導,把它當作實踐真理的機會,這樣再學習道理就更加透徹明白,這是第一個收穫。俸祿雖然少的像粥裏的米粒一樣,也分散給親戚一些,因此親友關係更加密切,這是第二個收穫。公事雖然緊迫,仍然不忘記遵守禮節,擠時間去慰問病人,因此得到大家的支持,這是第三個收穫。」

他們寒暄問候的時候,城中傳來陣陣彈奏琴瑟、演唱詩歌的聲音,孔子笑著說:「治理縣城也用禮樂教化嗎?看來百姓們都很和祥,你是怎樣做的?」宓子賤回答:「您對我們講過‘君子學習道理就應該愛護他人’,我既然跟您學習了禮樂等教化之道,當然要把它應用在實踐中。我以對待父親之禮對待老人,以對待子女的心腸看待孩子們;減輕賦稅,幫助窮困的人;招賢任能,對比我賢能的人,就恭敬的向他們請教治理的方法。」孔子高興的讚歎說:「子賤真是個君子啊!以仁德服人,以禮樂治世,遵守天命,百姓歸向於你,而神明也會暗中助你。你所治理的地方雖不大,但是你所治理的方法卻很正大,可以說是繼承了堯舜啊,可以治理天下,又何況一個縣城呢?!」

宓子賤後來成為歷史上「仁政教化」的名人,一生實踐儒家倡導的「禮樂」之風和「匡時濟世」的理想,使德入民心,史稱「鳴琴而治」。

為人處世,即使面對逆境,是能夠堅持實踐真理,仁愛為懷,還是執著個人的東西、裹足不前?這是人的思想境界問題。正因為人生境界的不同,才使一個人處世態度、思維與行為方式產生了差異,最終導致了結果的不同。一切以善為念,正己化人,上合天理,下應民心,才會道路越走越寬廣,前程越來越遠大、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