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修心 從本質上改變自己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師尊在《佛性》中講:「破除後天的觀念很難,因為這就是修煉。」尤其中國大陸的人,受中共長期洗腦,中毒最深,所以中國大陸大法弟子清洗自己的思想觀念尤為重要,變異的後天觀念是從為私為我的毒根上生出來的,破除的過程也是轉變基點、純淨本性的過程。

我在實踐中體悟到:首先從內心認識和破除「無神論」,明白自己「從那裏來,到哪裏去?」修煉修甚麼?明白自己的本性是同化大法的,是神造的,找到真正的自己。知道甚麼是後天的觀念,表現是甚麼?從本質上改變後天形成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真正明白「修煉人」的內涵,明確從走入修煉開始已經不是一個「人」了,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必須用大法來衡量,而不能用人的觀念來衡量,明白是「神在世證實法」,用人心做事是危險的,從內心改變「被迫害者」的形像和角色,真正把自己當成一個「神」,才能完成「救人」的歷史使命。再一個是,要「以法為大」,一切站在大法、師父正法的基點上,從全局出發,從大法弟子整體角度,從救度眾生的角度,從為他的角度,為出發點。放下自我出發:「我的認識」,「我的提高」,「我要幹甚麼」,「我想幹甚麼」,個人只是大法的一粒子,要溶於法中。

在實踐中我感到最難的是清除「黨文化」,找到真正的自己,我的做法是多聽《九評》,《解析黨文化》等資料,把「黨文化」和傳統文化區分開來,並注意在思想上,言行上清除排斥,杜絕污染源。記得剛開始這樣做時,思想上出現過空白時期,講話沒詞,寫文章下不了筆,寫不出來,苦惱了一陣子。後來才在學法中慢慢改變過來。這些東西必須要清除,因為它是共產邪靈生存的土壤,是邪悟的溫床,一定要清除掉。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由於在「七﹒二零」以後遭受迫害,走了不少彎路,幾乎使自己面臨絕望崩潰的邊緣,在師尊慈悲的點悟和呵護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終於走出了迷濛,走出了舊勢力設置的一個個陷阱與怪圈。師尊《北美巡迴講法》說:「正法這件事情沒有結束,對大家來講都還有從新做好的機會。是啊,只要迫害一天沒結束,那一天就是機會。利用好吧,做的更好吧,快一些從新返回來吧,不要再錯過了。不要背包袱,做錯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後怎麼樣做好,為你自己與眾生真正的負起責任來。」

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大法以後,我沒有懼怕和動搖,進京上訪從九九年到二零零四年五年內,四次被非法關進拘留所,三次被非法關入勞教所,受到了邪惡各種手段的迫害:吊大掛、背銬、上死人床、絕食插管灌食、穿雙層約束服、毒打、飯裏下不明藥物致人精神出現分裂症狀、長期罰站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長期大字形銬在光板床上、長期關禁閉同時穿雙層約束衣,有一次被毒打後又用兩副手銬一副手銬銬上雙手,另一副手銬一頭銬在銬子中間另一頭掛在窗子最高處,當時掛破手鮮血流了一大灘,留下傷痕;有次雙手打背銬吊在兩米多高的貨架上昏迷過去,失去知覺,脈都沒了,邪黨惡徒還說是裝的;又一次因拒絕轉化被五、六個警察用警棍打後又吊在窗子上打一直打到昏死過去,當時意識已經離體,想到師尊講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在正法結束後才能離去」,想到自己的歷史使命還未完成,這一念使自己又回到了已經冰涼的身體,在這種情況下,邪惡也不放過仍把我大字形銬在床板上,當時大便是血,尿的也是血,連廁所也不讓上。這些經歷寫起來篇幅很長,在那時,危難時刻都是師父保護著弟子,我才得以活到今天。由於篇幅的關係在此不細述了。可是,令我十分痛悔的是,由於輕信和法理不清,曾一度迷失了方向,走了彎路。明白錯了以後,執著於錯誤和挽回損失,又被邪惡利用一再被抓和遭受迫害。這些教訓都很深,可以說是刻骨銘心。

經歷了這一切後,從新走回來,對自己的意志力、自信,都受到了嚴重的打擊,一度心灰意冷,對自己喪失了信心,十分自卑。後來,看到了師父的講法和《九評》後,回頭一看全明白了,那時,親身經歷見證的師尊的慈悲,舊勢力毀眾生操控邪黨所幹的那些極其卑鄙陰毒,無所不用其極的惡劣行徑,在自己身上表現出來的變異的,為私的,那些執著和人心,受黨文化洗腦而形成的壞思想和思維模式,等等,都清清楚楚的顯現在眼前,從而使自己對舊勢力及其惡黨深惡痛絕,對自己身上表現出來的不好的、醜惡的東西,也是痛恨萬分,就如同看見被污染了的污物一樣,感到厭惡、噁心。在這種心態下,我產生了一種悲憤和怨恨的情緒,那種悲和怨從內心深處湧出來,幾乎要把我淹沒,我無法原諒自己,常常淚流滿面,甚至抑制不住的失聲痛哭,我不敢面對師尊的法像,對那些因我而「轉化」的同修深感內疚。這種自責和悔恨不斷的打擊著自己那苦澀的心,使自己恍恍惚惚,健忘,麻木,常常發呆,陷入沉思。

這期間,我想到許多和我一樣走錯路的原同修,想去勸她們認清錯誤從新走回來,可是苦苦的勸,寫了不少信,跑了不少路,這些人大都不聽勸,使自己心裏更苦。在這種情況下,我想,還是靜下心來學法吧!這樣下去也救不了人啊!所以,我學習了師父幾乎全部講法,反覆學習中,慢慢的,我感到心中的疑問和問題一個個都解決了,心中的那些悲和怨憤也慢慢的消減了,心裏越來越安靜,踏實,思路也清晰了,我體悟到了學法的奧妙。通過不斷聽《九評》和《解析黨文化》等資料,也清除了思想上那些「黨文化」毒素。

在學法的基礎上,我深刻的反思了為甚麼自己會走那麼多彎路,根源在那裏呢?我看到:

一是根本執著:我發現當初走入大法時只知道大法好,但是,為甚麼修大法,在思想深處並不是很明確。師尊在《轉法輪》中講:「我出山的首要目地就是往高層次上帶人,真正的往高層次上帶人。」「我告訴大家,我們這是佛家修煉大法,當然就是修佛的,那道家當然是修道得道了。」但是,我由於長期「無神論」的灌輸,對佛、道、神是甚麼樣的,只有在影視作品中看到的:全智全能,神通很大,那些表面的了解,感到神奇,了不起,至於其他的就不知道了。所以,實際上在思想深處並沒有把佛、道、神和自己連繫起來,當初的真正目地無非是在人的層面上做好人罷了。而對於甚麼是真正的好人,對於傳統道德文化,都了解的很少。而且,「黨文化」在思想中的毒素,使自己在修煉和證實法中,帶有很多邪黨的思維和觀念,阻礙了自己學法,也容易混淆邪黨文化中變異的那些東西與大法的真正界線,很容易把法理解偏了,理解反了,容易接受邪悟的理。

二是求心,以我為中心的私心,要強的心都比較重,自己卻沒有意識到這些表現是出自於執著,自認為是維護法,對法的維護很多還是在人的基點上,在人的理上,沒有把自己當作超常的人,用神的一面來證實法。

三是證實自我的心,爭鬥,爭理,爭上風,顯示心和歡喜心,依賴心,等等,許多的常人心,在證實法中表現出來。由於要想處處去證實自己對法的堅定,表現出偏激、強為和僥倖心理,盲目的從感性出發,缺乏理性的認識和指導,對於表現出來的人心和執著,一方面深惡痛絕,想要去掉它,而另一方面,又把它當成了自己,無形中去強化,所以,總也去不掉,久之,產生了消極的心理。

另外,如悟性差,主意識不強,還有黑手、爛鬼的干擾和觀念業力的阻礙。這種種因素,使自己在修煉的路上走的跌跌撞撞,使舊勢力的邪惡因素有空子可鑽,從而給大法和救度眾生的大事帶來了損失,而自己也吃盡了苦頭。當明白這一切時,心裏各種負面的情緒有好一陣子調整不過來,自己也十分苦惱。講真相時,由於心態偏激好激動,效果也不好,使自己更自卑。一方面明白救人要緊,另一方面又擔心講不好把人推遠了,心裏十分矛盾,產生了畏難的情緒。

針對這些,我一方面加強學法,在大量學法的基礎上,開始背法。另一方面,認真反思,向內找,挖根子,從一思一念上歸正,同時加強發正念,加長每次發正念的時間。在背法的過程中,開始背的很慢,干擾很大,有的段落反覆讀都背不下來,仔細查時才發現背的慢的地方都是法理不清的地方,向內找查出了人心和觀念的執著,反覆學法中歸正了思想後就記下來了。就這樣一段段學,一句句背,清除了學法的障礙,歸正了思想觀念,法理越來越清晰明白,法的內涵也不斷的展現出來,越學越背越愛背,直到堅持背完了第一遍,許多思想上不明白的地方也都清楚了,我體味到了學法背法的美妙之處。

發正念時間的加長,使思想業和不好的觀念,自己的空間場和對應天體的空間場中的邪惡得到大量的清除,思想清靜下來了,外來干擾明顯少多了。同時對於平時閃出的各種思想念頭,用法來衡量,發現不對頭就予以清除,同時追查念頭來源一併從根子上滅盡。這樣做的結果,增強了分辨能力,對一些不易覺察的懷思想、壞念頭,一經閃現就可以分辨,一個「滅」字就解體了,同時,能感覺身體中有一塊物質瞬間不見了,有的東西根子比較深的持續發正念就可以清除。隨著不斷的清除,雜念越來越少,正念的威力加強了,身體感覺越來越輕鬆,真正體悟到師尊講的「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法理的內涵。從以前的盲目被動的修煉,到明法理,用大法指導下的主動修煉,主動清除邪惡,真正的主宰自己。用神的正念對待一切,發生了本質的變化和昇華。

在修煉的初期,通過師尊的點悟,我就明白了轉變觀念就是修煉的過程和核心。也知道後天觀念產生的根本是為私為我的舊法理,也在修煉中努力修去這些東西,追求無私無我的高境界。可是,後來發現正是這個求心,形成了很強的執著,在證實法中不自覺的證實自我。為提高層次,為明白高深法理,為個人的圓滿……各種人心執著,被舊勢力鑽空子邪悟。那種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人的觀念和「黨文化」,構成舊宇宙為私為我的本質,很多都是自己覺察不到的。造成的結果是:一方面在追求高境界,轉變觀念,去私心,而另一方面又在加強這個私心。因為,這個求心的本身就是為私為我的,就是執著,以為私之心去為私之心是去不掉的。明白後,放下求心和執著。在學法中明確了修煉的目地是返本歸真,心性的提高,身體的改變,都是相輔相成的。而個人修煉對於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來說只是一個基礎,大法弟子的使命決定了大法弟子的思想境界,要求標準更高,不但要返本歸真,還正在開創未來,肩負更大的歷史使命和責任。而這一切都在師父正法與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有序的完成。只有堅信大法,緊跟師尊,同化大法,遵照大法去做,以救度眾生為己任,放下個人的一切執著和人心,才能跟上正法進程,任何偏離法的思想和行為都是極其危險的。

現在正法進入最後的階段,時間的安排和抓緊十分重要。我們是搶時間救人,而邪惡在千方百計拖延和佔用我們救人的時間。每一分一秒都得抓住,每件事都要用心做好,注意不生歡喜心、攀比心、自滿心、顯示心等人心,穩健走好每一步。大法弟子心中裝著整體,裝著眾生,人人都做好自己所做的,沒有遺憾,那麼,邪惡滅亡,法正人間的日子就不遠了!

由於自己層次有限,在講真相上,在做好「三件事」上,還有很大差距,需要自己今後努力做好,以上認識還很膚淺,如有偏差,懇請同修批評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