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現大法弟子的風貌 給眾生以希望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正法越是到了最後,對我們的要求越高,甚至我們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可能影響到世人是否能夠得度。

儘管面對中共惡黨對大法弟子迫害的殘酷和邪惡,大陸的很多人表現出畏懼和麻木,但是,他們生命本性的一面,仍然把希望寄託於信仰了「真善忍」的大法修煉者。我們越是信師信法、堅定實修,他們也就對我們越感到有希望,願意接近大法,同時他們的思想轉變也很大。

相反的,我們不能真正信師信法,沒有在平時的生活和工作學習中展現出一個大法弟子應有的風貌,他們就覺的你們煉了法輪功也不過如此,可能還不如我呢,甚至他們還會生出更糟糕的想法。

有常人看到一個學員在錢財方面總是犯一些錯誤的時候,就抱怨說,她還煉甚麼法輪功呢?你們趕緊勸她別煉了,都那樣了還修甚麼呀?都不配修煉。他們看到一個大法學員總是表現出自我和自私的時候就說:就某某那樣的,還煉法輪功哪?真是笑話。

如果同修一時忍不住與常人發生了矛盾,他們就會說:你本身就是有這個信仰的人,怎麼還對人這樣呢?!

還有一次,甲同修因為怕心和利益之心過重,找一常人商量如何辭退同一單位工作、可能已經暴露了身份的乙同修,因為他怕乙同修影響了自己的前程、牽連了他們的工作單位等等。結果那個常人非常沮喪,情緒非常低落,他認為有乙同修在,那個單位裏就有正氣在,一旦乙同修被辭退了,那個單位裏就甚麼都沒有了。他鬱悶的對我說:我感到很累,覺的人真不可信。人怎麼這麼善變呢?他是修煉人嗎?他那樣的怎麼還修煉呢?我看他是打入你們法輪功中的敗類,他還不如我悟性高呢。我以後跟他相處得小心點。

對於向邪黨寫了甚麼保證的同修,常人也持有蔑視的態度,認為要麼就別煉,煉了就別妥協,出爾反爾的很讓人看不起。

是凡我們在修煉中特別執著於自我,沒按照大法要求而真修實修,導致自己長期處於某種不符合修煉人狀態的執著中,並因此執著而產生不符合大法的行為時,世人對這樣的同修的蔑視甚至超過對品德敗壞的常人的蔑視,因為他們從「真善忍」的字面意思,也知道如何衡量我們最表面的言行。

其實來在世上的每個生命,只要他認真的讀一讀「真善忍」這三個字,就可能不自覺的在心靈深處有了一個衡量標準,他們生命明白的一面使他們對修煉人的狀態有一定的理解。常人未必用「真善忍」的表面涵義衡量常人,但他們一定會用「真善忍」的表面涵義來衡量我們的思想和言行,在這些方面,哪怕非常細小的事情,我們都得注意。

我遇到聽到這些事情當然不是偶然,也對常人解釋過我們修煉中所遇到的一些問題不是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也講過師父慈悲,一直給機會,因為無論如何,一個修煉人只要還有修煉的那顆心,就有可能隨著學法修心而轉變和提高。

從中我也看到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我脾氣非常暴躁,而我先生完全相反,他總是很平和。而我在修煉後暴躁的脾氣改觀不大,以至於他無奈的說:「你把我的心性提高夠嗆。」類似這樣的事情,都是不實修心性造成的負面影響。所以我就決心真正的實修了,自己不實修,證實法做的就如同常人了,而且還可能起反作用。

其實在大法修煉中正面的事例俯拾皆是。我記的有個同修,修煉後改變的非常非常大,迫害發生以後,一常人曾對我談起那個同修說:「跟她相比我真是太自私了,在她面前我都不敢有私心。我不了解法輪功,可是我相信,這個人這麼好,她的信仰也一定錯不了。」之後她列舉了一些事例證明這個同修如何的無私,都是日常小事,而恰恰就是這些小事非常觸動她。她在該同修被迫害時主動打電話慰問,也接受了大法真相並三退。

還有一次我乘坐公共汽車,有人在車上自稱是煉法輪功的,說自己因為煉法輪功被迫害的沒了工作,等那個人下車後,售票員說:「他才不是煉法輪功的呢,人家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知道一個煉法輪功的,別人買東西多給了他一百塊錢,他追出來還給人家了。」

還有一次我乘計程車時講真相,司機說:「我弟弟是幹工商的,他們領導就是煉法輪功的,從來不收禮,人非常好,現在被抓了,我弟弟去看過他幾次,我弟弟說好不容易有這麼好的領導,還給關監獄裏了。」

我還記的有個剛得法不久的同修對我說:「我看到某某同修在市場買東西,我就想,到底是修煉人哪,你看氣質就是不一樣。」還有一個想得法修煉的常人也對我講過類似的話,她覺的煉了法輪功人會變的氣質很好,她們所說的「氣質」,大概就是修煉人心性符合了「真善忍」而自然流露出的脫俗的風貌吧。

──這就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實修了,而這些同修給常人很好的印象並不是因為他們做了甚麼轟轟烈烈的大事,他們只是在平時的生活中實修自己,在很多的小事裏注重修煉自己,真正踏實的按照大法去做了,真正的在證實大法,也就在世人面前展現了大法弟子正的風貌。

之所以寫出這篇東西,是因為我看到包括我自己在內的一些同修,沒有真正實修,只在理論上下功夫,能夠滔滔不絕的講真相和勸三退,理論很到位,可是在常人看來,那不過就是能說會道口才好,所以講真相時也就沒有真善忍的強大力量,很難真正打動常人。還有的同修把講真相本身當成了修煉,以為只要去講真相就是修煉了,在日常生活中與常人、與同修的關係相處不好甚至長期存在矛盾,遇事不肯向內找等等,這些恐怕會無形中抵消我們講真相中所付出的那一切,或者給救度眾生帶來一定難度。中共惡黨迫害我們的手段之一就包括醜化我們的外在形像,兼之中國大陸的黨文化使我們多少都帶有黨性習氣,這些,我們都得在學法中修去,從根本上改變,從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上嚴格要求自己符合大法的要求,才能真正的救度眾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