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台灣同修交流對香港的一點認識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三日】從去年開始,香港這件事情在台灣同修之間產生了不同的人心波動。去年七一基本上同修是各顯神通憑個人正念闖關,七一後,整體同修仍然沒有真正在法上形成共識。每個人都用自己的角度在看,很多人對於同修提出的見解甚至是抵觸的,覺的我的情況不是你說的那樣,因此造成間隔。其實情況很複雜,每個人的情況原因都不會一樣,對於同修提出的法上理解,我們看看自己是不是這樣,不是這樣那就不是這樣,如果是這樣那同修的提出正是自己應該要提高的部份,不陷於只要同修講的不是自己的情況就開始反駁,怕別人認為自己不在法上等等,其實真相終會大白,反而就是這種意見上的爭論,加上人心的自我保護,各種理由造成大家不能真正形成整體。

每個人都想進入香港,每個同修都想救人,都想走師父安排的路,誰也不想被遣返,所以提出問題不是指責任何人,大家不要因此產生互相防備的心。

我們也都清楚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比如從開始要去香港,去香港過程中,回到台灣之後,在面對香港這件事情,我們是不是時時都能保持正念在看待,並不是只有某一個部份是在法上就足夠。對於聽到的看到的能不能全部在法上認識,認識到這不是人對人的迫害,不是用常人心對待迫害,認為用人的方式躲過去就安全了。表現上就是認為只要能進入香港就行了,以進入香港為目地,在過程中甚至用人的方法閃避、躲掉問題,而不是全然堂堂正正的去面對,沒有意識到其實迫害我們的是另外空間的邪惡,是因為同修有不正的思想和怕心招來的,不從法上提高去掉怕心,用人的方式躲也躲不過去,這些不正的觀念只能加重邪惡對我們的迫害。

作為一個修煉人,我們只有真正從法上提高上來,無論甚麼都別想動了我們的心,堂堂正正的做好我們該做的事。舊勢力是以進入香港這件事情作為形勢的嚴峻來考驗大法弟子,真正的目地是要達到他們的目地,他們認為同修必須做到他們要求的,他們能認可的標準,如果學員達不到,那就藉此把學員往下拽,拉下他們看不上的學員,想造成一個人心的浮動,看每個人怎麼認識。比如怕心、覺得你夠不夠格,他們覺得他們安排這樣的環境很不容易,表現上它覺得修煉太嚴肅了,因為你要修成,所以我就安排讓你過關,看你怎麼認識怎麼突破。比如他也看到邪黨要倒了,考驗的機會越來越少了,非抓住這個機會不可,加上邪惡在垂死掙扎,就是這整件事情是邪惡和舊勢力狼狽為奸幹的。因此操縱常人,港府和那些航警,違背法律執意遣返學員,使人對法犯罪,對大法弟子犯罪。

我們不承認邪惡對法輪功學員任何形式的迫害,全盤否定;但是,當事情發生時,我們也不應該怕,更不應該用人心對待迫害。關鍵是對於各種的理由藉口,能從法上去分辨,甚麼是神念甚麼是人心,應該怎麼去認識去看問題,因為邪惡背後的黑手、舊勢力就是以我們有漏、不配做大法弟子為藉口才加重迫害,我們放棄正法修煉的行為,不真正實實在在的提高,就成為它們迫害有理的藉口。

比如說邪黨利用邪火傳遞讓員警阻止我們,他們不相信我們不是去阻撓邪火,我們都知道那只是藉口。也就是不管他們的理由是甚麼,對於大法弟子,就是講真相,我們只有真正相信講真相的作用,他的威力,講清楚法輪功是甚麼,我來的目地,只有把真相講清了,邪惡也就無立足之地。

比如有人認為,中共不光針對法輪功,在大陸也明確說明哪些人不可以進入香港等等,我們能否從中分辨出,相信師父說的,世上的一切都是為大法來的。表面上他好像不光針對大法弟子,但是實際上,就是衝著大法來的。我們能不能認識到這個,還是只是把這個迫害當作是人對人的迫害,而不是很清楚知道是正法是正邪大戰。也就是在甚麼基點上看問題。

有人擔心在所謂敏感時期進入香港,因此護照被扣、簽證被註銷、被遣返導致以後無法順利簽證,影響之後進入香港講真相救眾生的機會而有所顧慮。心在救人,顧及到日後長遠的情況這並沒有錯,就像大法弟子要注意安全;但是最根本上,如果我們能從更長遠看這件事情,不是只是解決眼前這一次兩次,而是要意識到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才是關鍵。我們能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與考驗才是關鍵,否則邪惡今天可以用這個理由,下次可以用另一個理由,一步步的加重迫害,使環境更加嚴峻。邪惡自己是不會變好的,它們的收斂,是因為我們做的好,它們害怕了,絕對不是因為我們避開所謂敏感時期,不是因為我們配合它所以它鬆手。相反的,舊勢力就是想,我這樣做就是要把你正念打出來,你不行那就是把你拉下去!邪惡現在針對一個個同修不發簽證,就是想各個擊破。

有人以各種衡量標準看待,比如有沒有去過香港、是電子簽還是長簽、是否可能在所謂名單中,各種人的條件來衡量能不能順利進入香港。由各種所謂的反面實例加重觀念,觀念又在實踐中變的更加頑固,甚至都意識不到有問題,或是知道有問題,但因為覺得自己無能為力而產生莫可奈何的消極承受狀態,思想中時不時都是在承認了舊勢力的考驗,認同了舊勢力的想法;因此能不能破除一切的假相,堅定在法上的正念就極其關鍵。

也就是說,去跟不去、做任何的選擇是神念在決定,不是因為外在因素的變化、演化出的假相、形勢而改變,表面上人的做法或許一樣,但是實質的內涵是完全不同的。不管今天拿師父哪段法,所以選擇去或不去香港,但是自己該面對該修去的,絕不會因此就不用過關。怎麼做都看個人,但是要很嚴肅。反過來說,如果真能面對自己、不用演化出這些考驗,都能修成的,大法弟子必成,正法必成,根本不是舊勢力想的那樣,他們只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有人擔心如果因為自己沒做好使航警對法犯罪,因此而裹足不前。一個是一開始就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和想法,想自己會被遣返;還有不相信自己在法上所修出來的一切可以糾正一切,也就是覺得應該要正到怎樣的程度,但又達不到時所產生的另一種退縮。

另一方面,自然是不存在的,必然是有原因的,如果自己擔心自己做的不好,那再仔細挖挖,自己是否真的有可能做了甚麼導致對方不理解呢?如果根本沒有這樣的可能,那先前的顧慮不就只是人心在顧慮,反而影響了自己往前的動力?其實「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反過來說,講真相是一把萬能的鑰匙,怎麼面對都只是表現形式的不同,只要把住講真相慈悲救人,對表面的人和善,嚴肅的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那就不會偏,也不會起反效果。

比如看到聽到別的同修如何如何的表現,自己是怎麼想怎麼看的?這一切雖然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也像發生在自己身上,當自己真正面對時,是照搬依樣畫葫蘆還是自己真正思考過。事情經過了之後,有沒有真正在向內找過,自己在其中問題是甚麼,改正過來,不需要別人認同也不需要執著對錯;不是針對怎麼做的問題,而是自己真的能完全踏實,能很坦然的對師父對眾生說,我盡了我最大的努力。不管別人怎麼看待,自己都很清楚自己為甚麼會這樣做,過程中是以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身份在面對,如此也就不需管其他人如何看。就算覺得自己沒做好,那就改正做好就是了,跌倒了就爬起來,沒有因為任何的事情產生心結。

有人有這樣那樣的擔心,擔心情況變的複雜,會如何如何等。對此情況,本身要很明確不要因為擔心甚麼甚麼,所以我們甚麼都不做了,而是如何在過程中走正走好,讓損失降到最低。比如在這幾年的助師正法中,對於沒做好時所產生的損失,不是因此阻擋我們前進的步伐,而是應該成熟的去處理,怎樣將損失降到最低,並且能讓同修整體認識昇華上來,真正能成熟起來,真正能在法上認識這件事情,把壞事變成好事。大法弟子所辦的活動就在清除邪惡,就在挽救眾生,就在起正的作用,這是無疑問的。關鍵是在這樣的特殊時期,我們應該更加註重平時的實修,任何活動的方方面面都更加注意,因為邪惡真要找迫害的藉口,肯定是無孔不入。不論是香港遊行也好,同修去香港這件事本身也好,甚至在台灣所辦的活動,全世界辦的各樣活動,都能更懷大志而拘小節。我們做好了做正了,邪惡想搞事也搞不起來,它不管做甚麼都只是加速它的滅亡,它不管做甚麼都是在弘揚大法,而且眾神都在看著,一切都是天象變化,神不允許的它甚麼也做不出來,現在的一切是為了大法,大法弟子救度眾生而存在,當我們的一思一念越純正,起到的作用也就越大。

還有另一種情況,就是有的同修想:「我們修煉人應該為別人著想,不要為難他們。」有的同修則認為:「是邪惡在干擾,我們不能配合邪惡。」然而,最大的問題不在於表現出來的事情本身,而在於同修遇到意見不同的矛盾時,不是善意的交流,而是指責批評,每個人都堅持自己的想法對,不是靜心的交流凝聚共識,真正的找出思想的誤區,從而形成整體的環境。比如上述的為別人著想與不配合邪惡,其實都對,問題在於在處理表面事情時會發生矛盾,就是兩者好像無法同時存在而導致修煉人之間的爭論,好像誰比較看重哪方面,就會堅持那個做法,結果同修間表現上就是擺不平。其實往往只要同修間協調一致,形成整體後,往往外在的一切也隨之變化。

說到整體認識整體昇華,在這個過程中許多學員都有感受,就是最大的困難不在於去面對邪惡、去香港,而是對於聽到各種各樣同修的認識與想法,其中包含講述者自己沒過去的心結,表現上就是因為同修無法全部都在法上認識,因此所表現出來的一切就反而對其他同修造成另一種干擾,甚至會覺得不聽可能還比較有正念,因此同修間產生了這樣那樣的間隔。關鍵在於,有的問題真的是自己的問題,只是自己沒去面對;有的是因為聽了甚麼就進去甚麼,各種觀念出現後又沒有從法上認識與否定,反而生出了對同修不理解與怨懟,覺得別人應該如何如何。也就是當我們依賴聽同修的心得希望藉以激起自己的正念時,結果同修的表現卻不如己意甚至削減了自己的正念,就開始起抵觸心理。沒有想到其實每個人都想在法上認識,每個人都希望正念正行,每個人也都希望能對整體起到好的作用,自己是修煉人也有沒過好的關,師父讓我們在一起學法交流形成整體的環境,就包含了當同修不自覺的用人的觀念看問題時,我們怎樣整體共同認識上來,真正的修出來,其實如果自己沒有那些因素,同修說甚麼也動不了,反而就是因為自己有問題,所以表現起來是同修說了甚麼而造成自己如何,卻沒意識到其實就是自己的問題,反而把責任向外推。同樣一個場上聽交流,為甚麼別人沒被影響就自己被影響,這時候若能真正去找出被影響的因素到底是甚麼,再從法上正悟,不管是負責人還是甚麼自己認為重要的人說了甚麼,那甚麼也動不了大法弟子,師父在法中也不斷的跟我們提醒,不要把眼睛都盯在負責人身上,同樣的也不是盯在同修身上,沒做好的自己如何默默補足,如何幫助整體在法上認識才是關鍵,不能把向內找,在法上認識法、在法上認識問題的責任都丟給同修丟給負責人丟給同修,那不是修煉,修煉是沒有順風車的。

很多時候負責人協調人要考慮的事情很多,不像我們想得那樣簡單,還有很多是我們思維中都想不到的事情,很多都是從過去的經驗教訓中累積起來的,但是這些其他的學員卻不能理解,甚至因為不能理解而起抵觸心裏。由此聯想到像舊宇宙的那些舊勢力、所謂的高層生命在今天面對師父正法這件大事時,由於無法看到真正真相的全貌,舊勢力抓著自己認定的法理,認為自己的辦法好,用自己的觀念衡量師父的方法會有哪些得失,不願放棄自己既有的認識,而是從中強加自己的想法與作法,反而對正法起到了絕對的干擾作用。就像自己認為自己的對,堅持自己的想法、認識、做法等等,當我們不能和同修們共同協調形成整體時,自己其實是用自己認為的好與對,用來當作藉口堅持自己,影響了自己客觀的判斷力,意識不到其它更多的負面影響。

其實大家看到還有那麼多中國人還沒退黨都很著急,很擔心他們的未來,在想怎麼做可以救更多人,當然實際上要怎麼做大家都可以交流,但是這個過程中我們一定要走正,只有一條非常正的路我們能走,只有我們真正形成整體時,邪惡自滅,他們也就無法起干擾作用,才能發揮更大作用救更多的人,也唯有這樣,才對得起眾生對得起師父的慈悲苦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