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去怕心的真實感受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流離失所的年輕女大法弟子,由於種種原因,我從小就經常一個人在家睡,這使我產生了很重的怕心,經常從惡夢中驚醒,長大後不敢一個人單睡。修煉後,有過多次去怕心的過程,但感覺怕心還很重。

由於惡警不斷到家騷擾,被迫離家出走,在這期間我建立了資料點,後來一位與我合作的同修遭綁架,資料點被迫搬家。現在資料點就我一個人住,有一同修偶爾來幫忙。這個資料點已平穩地走過了一年,這期間雖有干擾,但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一直有驚無險。

由於怕心還很重,總想,有個同修陪我一起住就好了,但從安全考慮,又不想讓更多的人參與,我基本是每星期把週刊、真相資料做好,然後,送到同修處一起包裝。

我睡的臥室有兩個門,一個靠客廳,一個靠陽台。昨晚由於蚊子多,我就把吊扇開到了最小檔。發完12點正念後,卻怎麼也睡不著,望著漆黑的房間,怕心又冒出來了,我趕快清除它,「不怕,不怕,我是大法弟子,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護著我。」我不停地這樣想著。就在這時,忽然聽見屋內有響動,我心裏一緊,但立即又去排斥,我把MP3打開,聽九評,慢慢地感覺好一點。

3點50起來後,站在臥室靠客廳的門裏邊煉功,剛煉第一套動功,就聽到「唿啦,唿啦」的聲音,像是甚麼東西被拖動的聲音,聲音不大,但在寂靜的夜裏,感到是那樣的刺耳,我的心立即被揪了起來,大腦飛快地運轉,是甚麼呢?睡覺前,聽到的聲音也像這聲音,是外面的掃地聲嗎?不對呀,這聲音怎麼離我這麼近呢,是樓上的掃地聲嗎?不對呀,這聲音怎麼這麼清晰呢?是我MP3里的雜音嗎?我把MP3拿掉,聲音還有,我雖然煉著功,但心裏卻很驚恐。

第一套動功煉完後,我感覺再也站不下去了,我就走到了靠陽台的門邊接著煉第二套功法,又把煉動音樂調大,可隱隱約約的還是能聽到,我的心又「怦怦」地跳了起來,我感覺到不對勁了。

我想我不能順著怕心走,我是大法弟子,是神,不怕,神會怕嗎?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護著我,不允許邪惡干擾我,不管我以前欠了怎樣的債,與舊勢力簽了甚麼樣的約,我現在修大法了,一切都會在大法中善解,我堅決不允許邪惡干擾我。

就這樣我不停的加強著正念,這時,我感到兩臂間法輪在強有力的旋轉,手上的能量特別強,比以前要強的多。我知道是師父在加持我,鼓勵我,讓我感到師父時時就在我身邊。我的心慢慢的靜了下來,但感到怕心還在,只是不那麼強了。

煉完動功後,天也大亮了,我走到靠客廳的門一看,原來在門口裏邊的地上有一個塑料袋,是它在地上被拖動著發出的聲音,真是虛驚一場,可是這地方怎麼會有塑料袋呢?我睡覺前關門時怎麼沒看到呢?我悟到這是在去我的怕心,我以後一定要更加精進,快點去掉身上的這些敗物。

這是我去怕心的一段刻骨銘心的感受,寫出來與同修分享。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