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歷史事實看因果報應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這篇文章,是招遠市大法學員根據分別為七十八歲和九十八歲的兩位老人的口述親身經歷整理而成的。

*******

當年,日本人還沒有佔領咱們膠東這裏的時候,也就是1940年前吧,咱們蠶莊一帶就不太平,當時社會上有很多股雜亂的地方武裝,如:劉嘿七、焦部、王四掛搭、紅槍會、共產黨、國民黨、還有幾小股土匪和共產黨的礦務局,在蠶莊至靈山一帶,他們之間互相勾結,又互相殘殺爭鬥,共產黨的鄉政府設在柳杭村。

咱們中國人世世代代都信神佛,敬天地,所以在久遠的朝代,人們在一些名山各地建造了一些神佛廟和寺院,如蠶莊村的玉皇廟,建在蠶莊的蘆葦塘邊;大娘娘廟,建在掖縣(現萊州)的太原州;而娘娘廟建在金華山;三娘娘廟建在丁家村,靈山建有南寺和北寺。北寺山頂上建有龍王廟,天旱求雨,有求必應,「靈山」由此而立名,並寫於招遠縣誌記載。靈山南寺、北寺、丁家廟都有和尚,寺廟規模相當的大。每年,各廟宇都要組織幾次大的廟會。廟會這天,唱大戲,趕大集,方圓幾百里成千上萬的老百姓、善男信女,都來頂禮膜拜,焚香燒紙,和尚念誦經文做法事,祈求神靈保祐,多為靈驗。當時真是太平盛世,風調雨順,天地人和。

一九三七年後,共產黨在蠶莊一帶建立了臨時政府,地面上就不太平了。黑社會、惡勢力、地方武裝爭權奪利、燒殺搶掠。共產黨幹的第一件事就是扒廟宇、砸佛像,攆走了和尚,沒收了廟產,從此,百姓居無寧日。

一九三八年,在鄉大隊長陸希玉、鄉幹部王盛樂的帶領下,一幫共產骨幹殺氣騰騰的來到蠶莊玉皇廟,當時正值玉皇大帝六月二十四生日廟會日,他們對著玉皇廟一邊扒,一邊砸,一邊叫喊:有靈的上天,沒靈的鑽灣!咕咚咕咚的把神佛像全都拋進蘆葦塘。當時,廟會上有人說:「共產黨不信神,這麼折騰會遭報應的。世道要變了,人的災難來了,再也沒有好日子過了。」

就在當天,陸希玉在扒完廟騎著馬回家,走到丁家三娘娘廟附近突然一個跟頭從馬背上栽到地上,當時就死了。給他牽馬的一個鄉幹部也同時倒地而亡。

王盛樂扒廟回家後不久,就患上了一種不知名的怪病,醫治無效,不久也死了。他們倆的老婆也都改嫁他鄉,子女也都隨母另從父了。真是報應,鬧了個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上個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共產黨又提出破四舊、立四新,扒祖墳、拆宗廟,焚毀宗譜,名曰:「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把人們又一次捲進了災難中。人們在無神論的煽動下,詆毀、誹謗神佛,不信天不信地,親情之間相互冷漠、仇恨,那情景過來的人是不會忘記的。那些拆廟、砸佛像遭報應的,那就更多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共產黨再度掀起了甚麼「反迷信」,甚麼批判法輪功,一聽就知道都是些造謠。這回更邪乎,索性連佛經都敢燒,修佛的人都抓。這回蠶莊鎮政府武裝部部長李英生當上了打壓組組長。李心狠手毒,雇用地痞無賴毒打法輪功學員。

2000年夏天,李英生突然暴病,一個星期就死了。死時43歲。蠶莊鎮鎮壓法輪功的另一個幹部叫王成傑,也遭報了,不知道得了甚麼病,聽說三分之二的胃都切掉了。

共產黨啥都反,反天反地還反神佛,這老天爺能答應嗎?最後都得跟你算賬的。可又聽說了,神佛慈悲,還再給人留最後的機會,只要趕快退出這黨,還有它的甚麼團啊、隊的,就能有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