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退後得福報事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陸學員,在人們三退這件事情上,見證到了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的威力。

我弟弟不知甚麼原因一度患上了憂鬱症,並有輕微的精神分裂症狀,經常告訴父母說不想活了,也不好好上班。因為現在在大陸工作相當難找,父母都非常憂心,帶他四處求醫,還曾住過一個月的精神病院,但一直沒有好轉。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了三、四年,我父母是中年得子,把兒子看得非常重,這種事他們有多麼痛苦也就可想而知了。

二零零五年,我正在省城進修。有一天,父母也來省城給弟弟看專家門診,我在賓館看到了弟弟,只見他長的非常胖,走路都兩條腿分開走(因為吃藥原因),我心裏非常難受,弟弟以前可是個非常漂亮的小伙子呀。他躺在床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打過招呼之後,他突然問我:「姐,你們師父現在怎麼樣?」我說:「很好啊。」我緊接著問他退不退團?他說:「退呀,反正總是要退的。」他的意思是到年齡就自動退了。我說:「不是這個意思,你要廢除那個誓言。」當時我就把大紀元鄭重聲明給他背了一遍,他聽了說:「退,退。」我讓我媽也退,我媽問對兒子有沒有好處,我說「有啊」,結果她也退了邪黨的團、隊組織。

那天我很高興,請他們去吃餃子,當時我就發覺弟弟的變化,好像精神好了許多,吃飯時我祝他有個好的未來,我誇獎他說:現在才退了二十多萬,他是中國的勇士,對自己要有信心。他愉快的接受了。接下來,他們去醫院檢查,專家說弟弟精神正常,沒有問題。後來,弟弟徹底好了,也不鬧情緒了,而且領導也很重視他。

我媽的變化一時還沒有顯出來,依舊迷戀於麻將。兩年後,媽媽去了一家待遇不錯的醫院工作,工資是以前的三、四倍。媽媽也說,她這個年齡到一般醫院都不願意要,找到這個工作還是不容易的。

還有一例,我女兒的幼兒園老師在明白真相後用真名退出了邪黨的團組織。後來,由於幼兒園來了一位英語老師,和她經常發生口角,她就辭了工作。在她沒找到工作之前,心裏很難過。有天恰巧碰到我,我安慰她禍兮福之所倚也,是好事,又進一步把真相告訴她,並告訴她到職校求職應該注意的事項,結果兩個月後,她在一家職校當起了教師,此事令她的同事都羨慕不已。

再有就是關於我自己。由於評職稱要考外語,我平時外語水平較差,因當時忙著專業方面的事情,怕考不過就不想參加。先生說不管甚麼結果,考多少是多少,並建議我想辦法偷看,我說要是那人比我還差呢?先生說沒有比我外語再差的了。結果,我只在考試前看了兩天的大綱,然後就去參加考試。在去往考場的路上,我心裏只想著怎麼給大家講三退的事,便一路發正念走過去,沒想到路走錯了,再趕回來時剛好趕上開考,心裏想著不能偷看,偷看的做法不符合「真」。自己做的題目,結果在大部份單詞不認識的情況下卻能看懂句子之間的邏輯關係,成績竟比達標線高出了二十多分。這樣的結果讓同事很驚訝,開玩笑說我是不是找人代考了,我告訴他這是「福報」。

當然,弟弟和媽媽及那位老師因為各自不同的因素得福報的表現也不盡相同,除了不為我們所知道的因素外,有一點我想可能與他們各自對共產邪黨的認識不同有關。弟弟在大學期間就很討厭惡黨,心裏盼著它快點垮。而媽媽只是認為現在的共產(邪)黨變壞了,以前還是好的,這有待於我進一步講清真相。那位老師說,上大學的時候寫完入黨申請書,提水上樓時,腰就閃了一下疼的不行,而且她堅持用真名退黨,退出後她非常高興,還希望我能給她父母講真相。

相信所有退出共產邪惡組織的人都有類似福報的事例。善良的人們趕快退出共產邪黨的組織,擁抱美好的明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