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鶴國被大連南關嶺監獄指使犯人打死(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遼寧省法輪功學員白鶴國二零零八年一月五日左右在大連市南關嶺監獄被迫害致死(曾經報導)。白鶴國是被惡警張樹義指使犯人周某某活活打死的。


白鶴國生前照片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邪黨人員把一些大法弟子從鏵子監獄轉到南關嶺監獄,大法弟子白鶴國被劫持到十二大隊,由於不參加勞動,被惡警張樹義指使犯人周某某在政府辦公室進行暴打,打完之後扣在現場的暖氣管上。白鶴國當時被打的頭已不成樣了,眼睛已剩一條縫,後來發現人不行了,送醫院,白鶴國早已辭世了。據知情者透露:白鶴國遺體不光是頭部凸起一個大包,舌頭也被勾出一道口子露出嘴外,腿被打斷,睪丸被踹爛、瘦得皮包骨頭。

據說周某某家有三百多萬,有的是錢,惡警張樹義給死者家屬四萬元錢,至今張樹義及犯人周某某仍逍遙法外,沒有受到任何制裁。

至今南關嶺監獄嚴管隊還關押三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大法弟子任曉北從來到南關嶺監獄至今仍被押在嚴管隊,在床板上成大字型定位,人已被迫害的不成樣子,有人看到被迫害像個瘋子一樣,沒有人形了。

大法弟子任曉北2007年12月19日被惡警從鏵子監獄劫持來下車時,高呼「法輪大法好」,被副監獄長白世明押進嚴管。白世明下令不出工的大法弟子一律押入嚴管隊,甚麼時候出工甚麼時候放人,對大法弟子押嚴管沒有期限限制。在十六大隊的大法弟子王欣由於不出工,也被押入嚴管大隊,從2008年元月27日押入至今未放。

惡警白世明警號:2124009,電話不詳
惡警張樹義電話:13394119413,警號不詳


大連南關嶺監獄對大法弟子楊克志與王洪楠的迫害

大法弟子王洪楠2005年被分到五大隊當時,他絕食被強行灌進麵糊加濃鹽進行迫害,有一次教導員找他談話,他坐在沙發上了,教導員指使犯人對他進行暴打。後來發現王洪楠身體不好,到醫院體檢做X光透視,被告知沒有病。他身體不適應,病情惡化,不久再做體檢,才發現原來是肺已爛沒,不久,王洪楠就被迫害致死了。

2004年3月9日,鞍山大法弟子楊克志與王洪楠被送到大連南關嶺監獄入監隊。在入監隊只待了三天就被分下大隊,楊克志被轉到號稱嚴管大隊的七大隊。3月12日當天,楊克志被迫去做體檢,到第二天一早,惡警教導員徐洪文找楊克志談話,事先在辦公桌上已擺好了兩根電棍。由於楊克志始終不同意參加奴役勞動,徐洪文拿著兩根電棍便來電楊克志,在一旁的獄政幹事林連仁後來接過一根電棍,兩人一同電擊楊克志。又過一會,惡警林連仁把兩根電棍全拿過來一手一根咬著牙開始電楊克志。後來,大隊長王興民進來,打了楊克志一氣耳光。連電帶打,持續將近一個小時。楊克志鼻子被打破血噴到牆上(後來被他們用塗料刷了)。

楊克志、王洪楠、畢務成三人比較早被非法關押在南關嶺監獄來的大法弟子,所以無論幹警和犯人都想在他們身上要「成績」,嚴格的限制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事先開會不允許任何犯人與大法弟子說話。每名大法弟子由四名犯人監控,兩明兩暗。楊克志來到七大隊四個月被打了四次,其中一次將門牙都打活動了。

在這四個月當中,楊克志絕食兩次,頭一次被電擊,絕食三天(最後同意,可以不幹活故恢復吃飯)。當時王洪楠被逼「轉化」,獎勵他們教導員一萬元獎金,給犯人立功獎勵,所以韓振全及王加偉等惡人惡警對楊克志進行慘無人道的邪惡迫害。在那次被電時,楊克志的鼻尖及鬍子的一個部位被電破至今仍有疤痕。

不久,惡警徐洪文就調到別的大隊,又來一個教導員叫韓振全,此人更陰險。到05年1月3日,開始找楊克志談話,談到次日一點多鐘,連續三天均如此。到6月開始韓振全安排犯人倒班,對楊克志進行進一步折磨。開始時,韓振全在地磚上畫圈。先轉大圈,然後在原地轉小圈,轉到第二天,楊克志由於嚴重不適,就開始嘔吐,沒吐完,犯人王加偉就逼楊克志繼續轉。這其中王加偉、吳志偉、母洪濤最為邪惡,在他們之中王加偉最為突出,他為了要立功得九十分(一個功九十分,一分減刑一天)就在對楊克志進行折磨期間,就被其他犯人起外號叫九十。每天從早上六點吃完飯開始轉,到晚八點結束讓楊克志在牆角站立,不許睡覺,每過48小時之後,才准睡四小時,過兩天就不讓轉大圈了,只在一塊磚上彎腰轉圈。還不准楊克志手扶膝蓋,就連楊克志上廁所蹲著時,王加偉都站在他面前不許閉眼睛,直到元月二十四日早四點鐘才結束。

在這二十天的時間裏,楊克志的眼睛看牆和地磚都像棉絮一樣,到現在眼睛已徹底成為花眼了。磨破了三雙襪子,腳後跟處有軟組織增生。腰痛至今仍出現症狀。

迫害楊克志的惡警:
王興民警號2124(有可能是1.2)09
徐洪文電話:13394119238警號:2124238(或328)
韓振權全電話:13394119678警號:2124X20
林連仁警號:2124069電話不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