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業現象與向內找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六日】正法已經走到最後的最後,但還有一部份同修被病業困擾著,而且嚴重的被舊勢力借病業奪去了生命,對救度眾生是一個損失,對周圍的常人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下面是我最近一次病業反應的過程及一點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我今年三十多歲,修大法已經是十五個年頭了,九九年以前就很少有病業的現象,有的時候一般都出現在休息的時候,等上學或上班時就過去了。邪惡瘋狂迫害開始後,在二零零零年的下半年出現類似常人講的「疥」一樣的東西,搞的身體很不舒服,身體上除了臉幾乎沒有一點好肉了,心裏也沒當回事,但也不知道正念鏟除,最嚴重的狀態有半年,但其間甚麼也沒耽誤。從那次以後,在我身上就很少有病業現象出現了,甚至連感冒的現象也沒有,由於邪惡迫害而失去了原來的工作後,在新工作環境下,同事們都說我身體好,因為他們從來沒見到我有過「病」,這個狀態應該有三、四年了。

但在今年的四月份突然牙開始疼,而且感覺越發正念越疼,疼的根本無法入睡。在我的印象中,這是身體上最疼的一次了,以前消業時,好像都疼到骨髓裏面去了,但在疼痛中能找到一種舒服的感覺,這次就不同了,疼的根本無處躲無處藏的。在發正念沒有緩解疼痛的時候,我開始向內找自己,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能讓邪惡這麼來迫害我,我發現越往內找,就越不疼了,記的有一個同修也提到過一向內找,邪惡就被定住了。既然睡不著覺就學法或煉功、發正念。這次我體會到,就是針對牙疼發正念時,越發越疼,而學法、煉功或向內找時就不那麼疼了。在這個過程中找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找到一個改正一個,就會緩解很多。如,我現在公司的一個老同事,對我很有好感,就把一套兩本的技術參考書放到我這裏了,因為這個書出的比較早,裏面的插圖很多都是共產惡黨魔頭的照片,我早就想把它燒掉,但礙於情面就沒做(這個人文化大革命時受過迫害,對惡黨比較恐懼,和他講過三退的事,但他有點怕)。我找到這個問題後,第二天特意到單位把書中所有的帶有惡黨魔頭的照片都撕下來,拿回家燒了。燒完後,感覺牙疼輕了很多,雖然還沒有完全消除,但晚上能睡覺了。又找到了,由於自己很少有病業現象出現,所以對有病業現象的同修沒有用心去幫,對被其它魔難困擾的同修也沒有很用心的去幫,考慮別人而真正去幫的時候比較少。悟到了就要修出來(不是為了治牙疼而修)。這時,一個同修(親屬)傳來邪惡要對其迫害的消息,聽到後,一邊幫著發正念,並找個機會到他家共同交流,在法上提高。牙疼的前一天,兒子有些不聽話,我打他時動了氣,並在氣的情況下,在他臉上又多打了兩下,過兩天,兒子問我,是不是你打我打的呀!還有其它方面,如在很疼的時候,也找不到甚麼原因了,我就從這個疼中跳出來,不去管它,讓它自己在那裏疼,一切都交給師父了,聽師父安排。就這樣又過了兩、三天,基本上不疼了,但還感覺牙有些活動,就是有一個牙比別的感覺要高出一點,一碰到就疼。一次在吃東西時,感覺被重重的墊了一下,然後就感覺那個牙不高了,也不活動了,我悟到是師父幫我處理了。

在這次牙疼的過程中,我體悟到了,老學員出現病業現象時,不能按個人修煉階段的消業來對待,也不能只靠鏟除迫害的因素來解決問題,最重要的是能找到自己的不足,但又不能為了解除病業現象而找不足,但這個關係對於正處於極端痛苦中的同修來講真有些不好擺的,這就依靠平時學法的基礎與對師對法的正信。師父講:「那麼為甚麼就可以給修煉的人做呢?因為修煉的人是最珍貴的,他想修煉,所以,發出的這一念是最珍貴的。佛教中講佛性,佛性一出,覺者們就可以幫他。」(《轉法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從上面幾段講法中,我悟到,師父能幫助我們解決問題,是因為我們是要做一個修煉者,如果在病業現象中,把自己降到常人位置上了,那麼師父就不好辦了,因為有宇宙的理在制約著。

這裏面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很多年歲大一點的同修都是從祛病健身的效果上了解大法並走入大法的,所以對「病」的狀態可能有一種特殊的感受,其中也包括了一種怕。回想師父的講法,師父講過出功也不舒服的,為甚麼身體一有反應就想到了病或病業,而沒有想出功呢?我想在這方面也應該找找根源。我是這樣悟的,舊勢力及黑手、爛鬼等這些邪惡的東西要迫害大法弟子,首先要動搖大法弟子對法的正信,失去了對師對法的正信,它們迫害起來就很有理由了。

另外,我們從師父的講法中悟到,邪惡是不配考驗大法弟子的,所以,在面對邪惡迫害時,有很多同修發正念,「即使有漏也不允許迫害」,我的體悟是,這個認識是一層法的表現,也就是我們根本對舊勢力存在的本身都不承認,那麼它們迫害就沒有必然性了,但這不能作為我們不向內找的藉口。我是這樣悟的,作為一個在大法中修的生命,我們應該無條件的向內找自己,不用外面的甚麼因素促動,任何因素也不配作這樣的事(通過迫害讓我們提高),所以舊勢力根本就沒有存在的理由,更沒有迫害的藉口。我們一方面否定邪惡的這種所謂「幫助」,另一方面,我們要向內找,因為向內找是師父的要求,也應該是大法中生命的本性。

再有,就是很多事情我們不能知道其真正的原因,也不知道邪惡發動這樣的事情的藉口。如邪惡毀書的藉口是大家對書不珍惜,如邪惡殘酷迫害同修藉口是同修在關鍵時叫「媽」而不叫「師父」,如有的同修被關進監獄邪惡的藉口是要去其色慾之心,等等這些,在師父沒有講明之前,我是沒有悟到。所以我悟到,如果在表面上找不到原因,就要放棄,就把自己交給師父了,自己甚麼都不管了,一切都聽憑師父的安排,這樣任何邪惡的藉口都無效了,師父也會給一個最好的安排。但這不是表面說說的,而是真正發自內心深處的。

以上是個人體悟,不正確之處希望同修提出、交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