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感動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六日】剛剛在網上看到一篇交流文章《一位出家人對「神韻」的理解》,看到這位出家人對師父的認識時我哭了,我為自己感到慚愧與內疚啊。這位出家人看過「神韻」後就對師父有那麼深的理解,我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正法的最後了居然都沒有她在這個問題上悟得那麼正。現摘選部份內容與大家共享:


她向我詳細問了我們賣票的情況,反覆講著這幾句話:老師是個大慈大悲、大智大慧的高德之士。他做了那麼好的一台節目。「神韻」可不是給人隨便看看玩玩的。他沒看過嗎?天上甚麼好看的都有啊,他都看過。這可是他耗盡心血,嘔心瀝血為我們搞出來的。這可是個福寶,我們就是趕快去做,趕快去推票。這是供養眾生的福寶。我們修煉怎麼能修成?滿身的業力,怎麼圓滿得了?老師捧出這個「福寶」就是給我們去做、去修的。你不做怎麼圓滿?

這個神韻就是度人的。你只要把人帶進這個劇場,他就能得度,就能得救。只要進入這個場他就種下了得度的種子。只是時間早晚,因為他的業力在那裏。

趕快去做。我並不富裕,我一個出家人,也沒錢。我看到大家做的太慢太小。還有三個星期就要演出了,還有三千多張票。我心裏很難過,我心在流血。我做不了甚麼,但我盡我的能力去做。我要度人,我看見這台晚會能救度眾生,我就去做。老師做這麼一台演出你知道他費了多少心血?你看那些衣服頭飾,那一針一線……沒有一場演出能這樣。他耗盡心血做出這個福寶來供養眾生,我們不快做罪過呀!

這些音樂是天音,天上的音樂。人怎麼能搞得出。我對舞蹈、音樂是有研究的。以前我也搞過,我搞得沒這麼好(她用手遮住臉,搖搖頭)不能比。我搞了六年,六年後我的頭髮全白了。老師搞那麼大一場,你們知道他有多難嗎?

她接著說:這場演出起的作用不是一般的文字能起到的。甚麼報紙呀、傳單呀,你大紀元報紙起不到他的作用。那些文字起不到這麼大的作用。你到處天天講真相,能有這個作用大嗎?這麼一場晚會,來一個,救一個,只要他看就能救度他。作用多大呀!要快,我看你們的文宣工作做得很差,……

她說:我現在頭腦裏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怎樣講。我把自己完全放空,空空的靜靜的去看去理解、體會這些音樂、舞蹈的內涵。它裏面的東西太多太多了,不是幾句話能講得清的。

當我們談到宗教問題時,她說,「不要多久宗教界就會明白了,最多一年。你看老師在這裏面(神韻)講得很清楚了。」

我和她一起談過好多次話,每次她都流露出對大法弟子的羨慕、崇敬。她不只一次講:「你們太幸運了,這麼一尊大佛帶著你們修。你們真的太幸運,好好修。我修了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一點一點悟出來。你看老師在《轉法輪》裏講的,他就像一個大人帶著小孩子一樣,一點一點的講,唯恐你們不懂。真的像對小孩子一樣。你們太幸福了。這麼多年了我怎麼就不知道呢?我怎麼就那麼閉塞呢?」

「神韻」演出期間,我在後台,一天在劇場大廳碰到她,她說:很忙很累吧,我說還好。她拉著我的手說,「好好幹,多做點。這是機會啊!多幹點。都是為自己幹的。」



雖然現在大家都知道廣傳「神韻」了,但是在認識上可能還有點差距,特別是有的大陸同修還沒有真正在法上認識現階段「神韻」的博大內涵和深遠意義。個人理解,現在的大陸人在接受真相方面最大的障礙就是黨文化,在邪黨一言堂和現實利益的迷惑下有的人至今不敢接受真相,認為那是反黨、反政府的,深怕扯上甚麼幹繫與己不利。那麼現在有一台沒有黨文化的但卻溶匯著「真善忍」的藝術盛宴供你欣賞,你該沒有甚麼藉口或理由拒絕了吧,而且只要你看了,你能看下去,也許無形中就解體了自身的邪靈附體,扭轉觀念,你就能得救了。寫到這兒從中真切體會師父為救世人是怎樣的良苦用心。其實從師父親自領引「神韻」以來,作為弟子我們就應該如今年這般做法的,讓世人皆得有機會感召佛恩浩蕩。所以,如果我們能更多的體會一下師父的初衷、師父的巨大付出以及當前「救人急」的正法進程,也許我們在複製、推廣 「神韻」,傳播福音的過程中做的會更用心,心態會更加慈悲祥和,時時用正念加持這一切,讓所有有緣世人都抓住這最後瞬間即逝的機緣,救度更多人。

粗淺認識,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