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家庭資料點的風雨歷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自一九九八年五月喜聞大法,至今我已經在修煉路上風風雨雨走過了十年,我的家庭資料點也幾乎陪我走過了全程。

家庭資料點的組建

也許當初我發的願就是要做真相資料吧,所以修煉不久,做資料的各種條件都具備了。大學畢業後被一國營企業的技術部門接收,工作中的設備有電腦、打印機;月收入三、四千元。

一九九八年因身體不好經同事介紹走入大法修煉。修煉不久身心就發生了很大變化,多年的失眠症在我看《轉法輪》的第一天晚上就消失了,心臟病、婦科病、胃病等兩三個月後也都好了。因受益明顯,我自然就比較精進,得法半年,我就成為我們煉功點的聯繫人,主要負責組織大家學法。那時需要複製師父在海外的講法錄像和錄音給煉功點的同修看,我就自己買了兩台同型號的錄像機和雙卡錄音機。家裏本來就有電腦,九九年七月初又安了寬頻上網。我的孩子上小學,也修煉,由他負責計算機組裝、系統安裝,下載資料等方面的工作。當時他把「法輪大法在長春」整個網站下載下來了,沒過幾天,國內有關大法的網站就都被封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們輔導站的站長被當地公安非法抓捕。接著是鋪天蓋地的邪惡鎮壓,我成了單位的重點監控對像。因此,自「七﹒二零」以後到二零零二年末近三年半的時間我與外界就沒有甚麼聯繫了。後來知道有《明慧網》卻不敢上,當地幾個同修各自在家學法煉功。

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二零零二年末,我們從外地來講真相的同修處得到了師父九九年「七﹒二零」後的經文。通過學法,我們才對正法與個人修煉漸漸有了認識,才知道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不能只躲在家裏所謂的學法煉功,只想著自己身體好,心情好,只向大法索取,我們必須承擔起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我們決心要奮起直追。

我的經濟條件較好,在技術上和孩子互相配合,就能完成一般的上網、打印、刻光盤的事情,很快我們又組裝了一台性能較好的台式電腦、買了一台筆記本電腦,一台激光打印機、一台彩色噴墨打印機、一台塑封機,我們的資料點就這樣運作起來了。

我們從明慧網、放光明等網站下載各種真相傳單、小冊子、師父講法教功音象資料及講真相音象資料等,製作出VCD、DVD光盤、紙質真相資料、護身符卡片等,供給七、八個同修講真相用。後來又一位同修也建起了家庭資料點,這樣我們還可以給外單位同修提供部份資料。

魔難中提高

要修煉就不可能一帆風順,幾年來,我們也經歷了幾次大的考驗。

邪惡集中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在全世界曝光後,我們幾個同修起了憤恨心,在這樣的心態下,決定要大量印製和發放這個真相資料,揭露中共的邪惡,迫害的殘酷,讓人們都認清它的本質。製作資料的量較大,做資料也需要更多的時間。我們都是在職的,白天要上班,業餘時間做三件事,早上五點起床,煉一小時功,發完正念學法半小時,其它業餘時間幾乎都忙於製作真相資料上,即使如此,資料還供不應求,這就等於一天只學半小時法,煉一小時功。學法少,狀態就不太好,發正念不是昏昏欲睡就是胡思亂想。其中有夫婦倆,白天上班,晚上發資料,學法煉功時間很少,個人修煉狀態不好。結果不久就被邪惡鑽了空子,去一單位發資料時被錄像,被惡警從家裏綁架了,家裏就剩兩個上學的孩子。

我的怕心一下就上來了,怕同修經不住把我說出來,怕邪惡猜到我也在這做資料,就趕快把自己家裏的一部份大法音象資料和書轉移到同修家,不敢上網,也不敢和同修接觸,又回到自己在家學法背法狀態,不同的是現在知道要發正念,每一小時發一次正念。

通過大量學法,正念增強了,三個月後又開始做資料。

又過了三個月,有一天,最初引導我走入修煉的老同修突然受病業迫害,出現腦溢血的症狀,被送醫院做了開顱手術。她老伴給我打電話,說同修是因為看了從我這裏拿的真相光盤後腦子受了刺激才得了腦溢血。我也不好說甚麼,救人要緊,拿了幾千塊錢就到醫院手術室外發正念。手術還順利,因花了幾萬元錢,她的家人就怪罪我,並讓我以後再不要和她見面,以免她見我之後又想起修煉的事。如果她不吃藥,有個好歹他們就人財兩空了。我怕她家人不理解,後來就沒去過她家,我們幾個同修只是一直幫她發正念。現在身體在漸漸恢復,但意識不清楚。這位老同修退了休,主要在家修煉,老伴給她製造的魔難較大,以前主要和我交流,到我這裏拿資料。

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向內找自己,發現我對同修沒有盡到責任,平時只給她師父的經文,很少給她《明慧週刊》。自我們這片有同修被綁架後勞教,我們就很少打印《明慧週刊》,嫌看完後不好處理,就每人買了個MP4,拷貝電子版看,經濟困難的我就送。對這位老同修,我送給她一個MP3,錄製的是師父的講法錄音,MP4上的電子書字較小,她看不見,也就沒給她。當時沒想到下載明慧廣播中的週刊節選裝到MP3裏給她聽。不看《明慧週刊》,提高起來就沒那麼快。她修了六年了,煙酒都戒不掉,與老伴經常鬧矛盾,致使邪惡鑽空子對同修下死手迫害。從這件事上,我深刻認識到做資料責任的重大,給同修提供甚麼資料,同修只能看到甚麼資料,對哪一位同修的忽視,都會對同修的修煉造成很大的影響。

又過了一個多月,和我一個單位的同修在發資料時又被邪惡綁架了,同修在勞教所表現很堅定,沒有說出我,但因我和她是一個單位的,平時又常在一起交流,單位就直接找到了我。我這次沒有了怕心,誰找我,我就給誰講真相,因為我表面上還是「黨員」(雖然早就用化名做了三退),惡黨組織部門找我,我還是講真相,他們說那你不能既是黨員又煉法輪功。我一看機會來了,早就想公開退黨了,我說:那我就退黨。在師父的加持下,他們也沒為難我,讓我回去寫「退黨申請」。原定第二天開支部大會,開會前突然取消了,說黨委書記要找我「談話」。可是一等二十多天過去了,也沒見黨委書記來找我。這段時間,我思想中冒出很多不正的念頭,怕公開退黨被邪惡迫害,甚至有想撤回退黨申請的念頭,心態不穩定。好在這段時間學法抓的緊,雖然思想反覆,最終正念起了主導作用,一定要把惡黨退掉,我每天高頻度發正念,請求師尊加持。二十多天後,黨委書記找我,說他這段時間出差去了。我照舊還是給黨委書記講真相,同時發正念,他也沒為難我,說這是信仰問題,強求不得,只是讓我注意,別出事,否則對單位和我個人都不好。兩天後他們開會,通過了我的退黨申請。

我公開退了黨,這一片的同修受到很大鼓舞,更加信師信法。但邪惡不甘心,過了一個多月,我所在單位的領導突然讓我承擔不屬於我職責範圍內的我力所不及的工作,說承擔不了就走人。這明顯是邪惡報復,但我當時沒想到反迫害,反而想走人就走人,反正我家也不缺錢,我做資料正好缺時間,我就提出了提前退休的申請。由於沒否定邪惡,邪惡更加得寸進尺,單位讓我還得寫一個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才能批准我提前退休。我不寫,早上起來煉功時,腦子裏突然有一念,撤回提前退休申請,我悟到這是師尊點化弟子要反迫害,否定舊勢力,我就去要回了我的提前退休申請,並指出讓我承擔不屬於我職責範圍內的工作是違反合同。他們沒話可說了,自那以後,我又安心上班了,我所在單位的領導卻被調走了。

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又向內找自己。發現一段時間以來,由於對法認識不深,做事走極端,心裏光想著做資料,由於時間緊,沒時間看《明慧週刊》和法會交流文章,有時就在上班時間躲到一個地方用MP4看,對工作不太用心,應付差事,引起領導對我的不滿,被邪惡鑽了空子。認識到問題所在,立即歸正,後來單位再沒找我的麻煩了,我至今還在正常上班,而且工作環境越來越好,工作很輕鬆,收入仍不少。

經過幾次魔難,我的怕心去掉了很多,再有同修被綁架,我再也不到處藏資料了,心態很穩,一如既往的上網,做資料。

技術與正念

我們的家庭資料點基礎技術是我的孩子在管,組裝電腦、安裝系統、安全設置等,都是他做。孩子也是為法而來的。上小學時,我們就給他買了電腦,是組裝的,我和他爸對電腦懂的不多,他自己看「開天闢地」、「萬事無憂」,後來每週到一個同事家學一個多小時,學的很快,不久就能拆裝電腦,安裝系統軟件,上網下載,甚至還編一些小程序。我們從明慧上下載技術交流文章,借鑑同修的經驗,做了一個一機雙硬盤三系統,即組裝一台配置較高的台式機,裝兩塊大容量的硬盤,一塊用於上常人網站,另一塊用於上大法網站和做大法資料,做了一個上網系統,只裝系統軟件、殺毒軟件、防火牆和下載工具,安全設置很高,做一個GHOST備份,然後再做一個系統安裝做資料的各種軟件,這個系統不上網,主要用於做光盤鏡像和刻光盤,敏感文件都在密箱裏,加密保存,也做一個GHOST備份,這兩個系統用GHOST軟件切換使用。一台計算機實際上相當於三台,啟動時默認情況下進入常人用系統,要切換到做資料的那塊硬盤上,只有我和孩子知道方法,而且還加有啟動密碼和用戶密碼。我們還配了一台筆記本電腦,不上網,專門用於存放和閱讀大法資料及帶打印機。

但是,邪惡利用人民的血汗錢不斷地找一些高技術的專業人員對網絡進行監控和封鎖,所以我們主要依靠的是發正念,請求師尊加持。

幾年來,我都堅持整點發正念,一天發正念在十五六次,累計三個多小時,每天發正念不忘解體網絡封鎖和監控的邪惡因素,上網前還要發正念並請師尊加持。這樣做了,幾年來很少遇到上不去網的時候。我一般用的是蓮花代理加自由門或無界瀏覽,實在找不到代理就直接用破網軟件,用的是不打開明慧網頁面直接輸下載地址的方法下載明慧文章,幾分鐘就下載完了,頁麵還沒來的及打開就搞定了。下載DVD、VCD等音像文件前,請師尊加持,在網上一掛就是十幾小時,有時還連續下載幾天,我們看著那快速而穩定的下載狀態,知道有師尊加持著呢,甚麼都不怕,心裏很坦然。我們這一片所需要的音象資料,如師尊講法錄像、錄音,神韻新年晚會等各種真相光盤,DVD、VCD文件都下載,誰需要甚麼就提供甚麼。

一開始我對上網也不怎麼會,經過幾年實踐,現在已經能熟練的登錄很多與講真相有關的大法弟子的網站,下載真相資料,上傳「三退」聲明、心得交流文章和同修們收集的電話號碼、電子郵箱等。

做VCD、DVD鏡像文件,也是通過閱讀同修的技術交流文章,自己和孩子一起試驗逐步學會的,過程中明顯感受到師尊的點化,腦子裏忽然就有了好點子,順利完成。

彩色噴墨打印機買回來就有毛病,有時一張資料印到半截就停了,看明慧技術交流文章中說可能是打印機和電腦的連線不太好,要換連線,我就在想,換甚麼連線好呢?忽然腦子裏出了一念:那根很長時間沒用的外置刻錄機與電腦的連線說不定可以,果然問題立即解決,再也沒出過類似問題。我就感到是師尊在幫弟子呢,要不怎麼也想不到那兒去啊!

家庭資料點是修煉的好環境

我家在一棟單元樓的最頂層、最角上,只有下面和對門有鄰居。下面的鄰居與我很熟;對門的鄰居是我丈夫家的親戚,打印機的聲音外面聽不見,燒耗材包裝和作廢的資料,煙往天上冒,下面看不見。丈夫不反對我修煉,但出於怕心,反對我做資料。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他到外地工作了,收入較豐厚,他很滿意。這對我做資料提供方便。可每次他回家,我就得暫停做資料。有一次他說計劃在家待十天,可第三天他所在單位就叫他回去,每次回來休假都提前走。孩子上大學了,家裏就我一人,上班一回家,接觸的都是大法資料,家裏的電視機大部份時間用來放真相光盤,一邊用電腦刻光盤,一邊用電視和DVD機實放檢查。師父說,「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溶於法中》)做資料裝進的大法資訊更多,每次師尊發表的新經文,得經過打印、傳送等環節才能到其他同修手裏,可我從網上下載下來就開始學了,比別人先看到,比別人看的多,相比過去提高的就更快,自己感覺法理清晰,頭腦清醒,正念也比較足。

因為各種設備都是我們證實法的法器,師父的講法後面都有層層疊疊的佛道神,還有偉大師尊時時刻刻的慈悲呵護,感覺家裏的能量場很強,一到家正念就比較足,發正念的感受都比在外面強烈。前幾年一有風吹草動,就想辦法把資料轉移出去,後來轉出去的資料因同修被綁架,也不知到哪裏去了,放在家裏的資料反而完好無損。後來再有類似情況發生,我就不往出轉移了,反而同修家裏的資料在警察抄家前,讓家人送到了我家,警察到她家甚麼也沒找到,她請的大法書仍完好無損的保存著。

家庭資料點所需耗材少,買耗材時也就是平常家庭的使用量,一包紙,五十張光盤,今天這個同修到這個商店買點,明天那個同修到那個商店買點,一點都不引人注目;因為我們就本單位的幾個同修用,大家在一起上班,順便就把資料傳遞了,連電話都不用打,也不牽涉通訊安全問題,資金也不成問題。有師尊的慈悲安排,我們做資料的同修經濟條件都不錯,想添甚麼設備自己就買來了,其他同修經常買點光盤和打印紙送來。不顯山,不露水。

做資料工作,要求我們事事考慮別人,去私心比較快,比如師父經文和《明慧週刊》一下載下來,就要考慮給誰打印,給誰拷貝到電子書裏,給誰拷貝到U盤上,師父講法光盤,要考慮誰有DVD機,誰有VCD機,誰是用MP4,甚麼型號的機子,支持甚麼文件格式,著實比較費時費力,需要無私付出,付出時間、付出精力、付出資金,時間長了,就習慣於付出了,我認為自己的一切(技能、時間、精力、資金等)都屬於師尊,屬於大法,這一切都是為救度眾生而安排的,付出是應該的。平時遇事也能較全面的看問題,做出一種選擇,作出一種決定,要看看對大法、對同修、對常人會產生正面作用還是負面作用,不會由著自己的性子為所欲為。

修煉十年了,自己的付出和師尊與大法為造就我們所付出的相比實在是微不足道,大法給予我們的太多太多,從人能看見的講,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強壯,越來越年輕,周圍的常人都看的見,工作輕鬆,收入也不錯;丈夫被安排在外地上班,符合資料點的需要,收入高,身體好;孩子今年大學畢業,已考上了公費的碩博連讀研究生;親朋好友大部份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很多人都在學法。從自己的心性上講,十年修煉,脫胎換骨,自覺人心已經很少了,正念比較足。現在明慧廣播增加了晚上9點50分到11點50分的集體煉功時間,我把作息時間也做了調整,早上3:35分起床,參加3點50分到4點50分的第一二三四套功法的集體煉功,4:55、5:55、6:55發三次正念,每次十五分鐘,其間學法90分鐘,7:10吃飯上班,晚上10:50到11:50參加第五套功法的集體煉功,11:55參加全球發正念,完後睡覺,每天睡三個多小時,白天精力很充沛,晚上7:00到10:30做資料,看明慧文章等,每個整點都發正念(除睡覺和煉功外)。這樣一來,我的狀態較好,關鍵是把學法時間安排在早上,學法效果好,狀態也就好了。

感恩師尊的慈悲呵護

能做資料可以說是修煉中的偏得,由於自己的修煉狀態會影響一片人,就需要我們高標準要求自己,需要付出更多的時間、精力、資金等,但是,不失者不得,我們得到的是心性和層次的快速的提高,得到的是師尊無微不至的慈悲呵護。我家裏大部份時間就我一人,可我從未感到孤獨和寂寞,我感到時刻與師尊在一起,做資料時,設備出故障了,上網不順利了,被一個技術問題難住了,我就雙手合十求師尊幫助,一會兒就解決了。當我發正念五分鐘要換手勢時,哪裏就會響一下,當我昏昏欲睡或胡思亂想時,哪裏又會響一下,我知道師尊時刻在看護著弟子,提醒著弟子,造就著弟子。

一天晚上我忙著做一批資料,吃飯時間到了,我急急忙忙在天然氣灶上餾了個饅頭吃了,天然氣火忘了關,第二天早上才發現閥門是開的,但沒有火,也沒有任何氣味,廚房的窗還關著,開火後也無任何異常,與閥門關著的狀態一樣,我知道是師尊在保護著我,否則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我沒有見過師父,天目也沒開,但能感受到師尊時刻都在身邊,有時在夢中與師尊在一起,我夢到過如何與師尊簽約(見2004年9月7日明慧網文章「千萬別違約」);夢到師父教我畫畫;夢到自己是個小孩,師父一手抱著我,我的臉貼在師父臉上,無比幸福;我自己也常常感到自己像個孩子,很純真,我認為自己的一切都是師尊給的,一切都屬於師尊和大法,做好三件事是應該的,做不好是不應該的。

十年修煉,風風雨雨,左一跤,右一跤,沒有師尊的慈悲呵護,自己走不到今天,正法已到最後,留給我們救人的時間真的不多了,看著自己周圍無量的眾生等待得救,有時心情沉重而焦急,這裏的大法弟子少,自己更應該以一當十,以一當百,克服殘留的怕心和求安逸心,更加精進,救度更多的眾生。

普天同慶的五一三又到了,僅以此文獻給偉大的師尊和世界法輪大法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