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兒女看「神韻」 感慨萬千(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明慧記者綜合報導)台北駐奧克蘭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楊高榮觀看演出後說:「非常震撼,非常震撼,因為整個演出展現了真正的中華文化。陽剛也好或是陰柔也好,好像大唐盛世的展現,那個印象很難忘記。那種自強不息,那種陽剛之美,這是中華文化非常正統的一種表現。」


台北駐奧克蘭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楊高榮觀看演出後說:非常震撼,非常震撼,因為整個演出展現了真正的中華文化。

楊高榮表示,晚會體現了古人所講的陰和陽,非常難得一見,很觸動。他說:「體現陽剛的比如那個《大唐鼓吏》和《精忠報國》,體現女性溫柔的舞蹈《水袖》、《仙女踏波》等,把神韻之美完全體現出來。這就是古人所講的陰和陽,看了令人很觸動,非常難得一見。」

新西蘭華文作家協會榮譽總會長、創會會長黃戊昆,觀看了神韻在奧克蘭的第三場演出,非常受感動,他表示:「我非常讚賞舞蹈演員的功底,那些藝員的舞姿非常的美妙,都是年輕人,一定有非常好的前途,而且對藝術界來說,可以達到非常高的境地。」


新西蘭華文作家協會榮譽總會長、創會會長黃戊昆

黃戊昆喜歡表現岳飛的《精忠報國》這個節目,他認為節目裏有忠臣為保衛國家的崇高的思想,他說:「岳飛《精忠報國》的那首歌曲《滿江紅》,我很喜歡唱,這個節目很吸引人,岳飛為國家、為民族去抵抗匈奴,可惜被奸臣秦檜所害,這是偉大的志向,這段故事很吸引人。」

他從節目裏理解了佛家因緣的內涵,他表示:「佛家是與人為善的,一個人的心地要善良,要對得起天、對得起地、對得住自己的良心,這才是一個人最基本的本質。」

台灣移民許作謙先生是位石油探勘工程師,在加拿大卡爾加利這個「能源之都」已經生活了三十多年。經常到國外出差的許先生在英國倫敦就看到神韻晚會的廣告,卻因行程衝突而未能如願。神韻終於來到卡爾加利城,欣喜的他當即買了票,並通知了在外地讀大學的兩個女兒。全家四口得以觀看神韻在這裏的最後一場演出。


許作謙先生全家四口得以觀看神韻在這裏的最後一場演出

晚會中場休息時,如願以償的許先生欣然接受了採訪,分享了他滿心的感動與喜悅。他說:

神韻能遠道而來,我真有說不出的高興與激動,看到我平生從未看過的如此震撼人心的超水準演出,我非常感動。

像上半場結束前的那個《大唐鼓吏》,那鼓聲真的把最讓我們中國人驕傲的大唐盛世的如虹氣勢給打出來了,把中華男兒的「上山擒得猛虎、下海捕得蛟龍」的陽剛氣息給活脫脫的演繹出來了!

有不少人說,我們中國又重新強盛起來了。可我還是有疑問,這憑甚麼呢?憑它製造的充斥世界各個角落的廉價低質產品?憑它的巨額外匯存底?憑它大城市的高度物質化的生活?萬國來儀的唐朝,靠的是他璀璨的文化和海納百川的胸懷,今天的中國要重新立於優秀世界民族之林,又靠甚麼呢?

今晚座無虛席的神韻晚會,給了我答案。你看,不光是中國人,那麼多西方人也都來一睹這我們傳統中華文明的風采,當然,可能這其中有很多開始是抱著好奇心而來的,可神韻給了人一個機會,來感受神韻的美好,來見識我們中華文化之精深、廣遠。

不是有西方人說看神韻「今夜我是中國人」嗎?從滿場觀眾如雷的掌聲和發自內心的喝彩,你可聽出大家對神韻展現的美好文化與價值的認知、共鳴與嚮往。

晚會最讓我感動落淚的還是《升起的蓮》,三位修煉法輪功的女士在黑暗中堅守她們的信仰,在人間失去生命的女孩被眾神接上天堂的那一幕,這也是讓我最感欣慰的,這應了我們中國人的「善有善報」的老話吧。

在那一幕,我看到了牢房的血腥黑暗與天國的莊嚴光明的強烈對比,看到了佛法的偉大,認識到不管有多大的挫折和外來的壓力,堅定的信仰足以支撐人超越苦難,像蓮花在逆境中升起。

今天神韻藝術團的藝術家們頂著壓力在世界各地巡演,把神傳給我們民族的智慧與美德傳播到全世界,他們在向人間播種著希望與美好。


退休國民黨將軍,高齡八十四歲的陳洪鋼博士看了演出後稱讚「神韻是偉大的和平天使」

陳洪鋼博士是退休國民黨將軍,八十四歲高齡,歷任世界黃埔軍校同學會會長、美國亞裔作家協會會長、中華新報發行人兼社長、華人社區著名人士夏威夷華僑協會會長、帝舜文化國際大學校長、世界文化交流協會理事長等職務。他已經在台灣看過很多場神韻的演出,今晚特別帶病中的太太,並且邀了遠方的兩個女兒,一起觀賞神韻藝術團在夏威夷的演出。「神韻所弘揚的中國傳統文化,讓全世界改變對中國的看法,神韻像和平天使,好偉大。」

陳洪鋼博士說:「過去人家看中國人,認為只曉得怎樣炒菜、剃頭,今天神韻紐約藝術團竟然把中國唐代的文化發展到全世界,像這樣一種偉大的演出,讓很多國家的政要、社會精英發表他們讚賞的談話,這只有神韻才做的到。」

陳洪鋼的大女兒住在美國奧克拉荷馬州,二女兒住在密西根州,他今天邀了兩位遠道的女兒和失憶症住在醫院裏的太太,只是想藉這個機會一起觀賞神韻,沒想到太太看了神韻有了神奇的變化。

任職密西根電腦諮詢工程師的二女兒陳佑群看到母親精神變的很好,記憶又都回來了,她高興的說:「母親原來不太說話,有時候會不認得我,這次回來,她講了好多話,我覺的她一切的記憶又回來了。」

在台灣長大、畢業於台灣中央美工學院的陳佑群在密西根住了三十年,她說:「父親推薦這場高雅的演出,所以我一定要來看,真是一個盛會,今晚的表演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

台灣高雄交響樂團團長蔡淑媛與高雄交響樂團行政總監盧逸祥觀看演出後覺得相見恨晚。


高雄交響樂團團長蔡淑媛(右)與總監盧逸祥(左)

高雄交響樂團團長蔡淑媛說:「我覺的舞蹈可以把一個故事的內容通過肢體語言表現的這麼傳神,然後聽到聲樂家把佛家的這些道理、做人的道理從歌詞裏面呈現出來,讓我聽到歌詞、聽到聲樂家這樣子唱,我都不禁掉下眼淚了。」

蔡淑媛說,神韻演的每一個節目是她心中渴望、且等待看到的,因為它有故事內容,而且教化人心。以現在的整個社會形態,她希望有更多的民眾來看神韻的舞蹈。因為這樣的舞蹈可以讓她深深感動,讓她覺的人間有愛,人間有佛理,也有神的道理。通過這樣的肢體語言把他傳達出來讓各位觀眾看到,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好的舞蹈。

蔡淑媛更進一步表示:「我覺的每一則故事都是我從小就已經明白的故事內容,一開始《萬王下世》的教義,我看了非常的感動。再來就是看到《精忠報國》,岳飛那整個的過程雖然是從小時候的課本就看到,份外覺的現在的社會更需要給現在的孩子看、知道。我覺的世間的大義,那能通過這樣高水平的舞蹈呈現,我覺的太好了。」

身旁的家人、高雄交響樂團行政總監盧逸祥表示:「到目前為止,我覺的這節目的安排以及各種細節都相當注重,讓我們覺的耳目一新,不論舞台的視覺上面,從靜止式的舞台改成動態式,再變成通過電腦三維立體動畫這種作業方式,對我們是一種啟發。或許未來在交響樂團的演出方面,也可以借助這種科技方式,讓我們的觀眾不光是用耳朵欣賞,也在視覺上能夠獲得較大的滿足。

盧逸祥說:其實這是我第一次認識這個團體,之前都不知道。我覺得相見恨晚啊!所以我希望你們經常來台灣表演,這是我的期許。如果明年神韻再來,盧逸祥說,要讓所有團員都來參與這個盛會。


高雄市天韻舞蹈團團長楊智強接受採訪

高雄市天韻舞蹈團團長楊智強欣賞晚會後接受記者的採訪時表示:「整場的節目以中華民族為出發點,在國外是比較不容易,而這是美國的舞蹈團,國外願意做這樣的文化藝術其實是蠻感動的。」他說:「晚會相當精緻,演員們的中國舞身段都訓練的很好,尤其是整齊度,且演員的素質都很平均。」楊智強覺的神韻中多媒體的天幕與舞蹈的結合很好,這是目前台灣國內舞蹈領域想走的路線,國內很多現代舞也試圖創新,整體上「神韻」做的很完整與創新,是一個相當優秀的團體。

相約在神州中國與「神韻」再會

在美國神韻藝術團全球六十六個主要城市的二百十五場巡迴演出中,幾乎每場都有許多中西方觀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對這麼一個光彩奪目、光耀無比、源於中國傳統文化的精湛藝術卻不能在中國演出,非常遺憾,他們期盼能早日讓大陸民眾在自己的家園看到「神韻」的現場演出。華人觀眾們則相約在神州中國與「神韻」再會!

這也是全世界所有善良人的共同願望,相信這一天很快就會到來!到時,華夏兒女將在神州大地迎來「神韻」的萬丈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