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奧運」和「柏林奧運」的相同與不同(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六日】(接前文)同中共宣傳它的權貴經濟發展一樣,希特勒也在德國製造了一個「經濟奇蹟」。一九二九年到一九三三年的時候全球經濟大蕭條,德國經濟也非常困難(而中共是趕上了經濟全球化的時機)。希特勒上台以後,納粹的經濟政策使得德國的失業率從百分之三十降到幾乎百分之零,而且德國對世界經濟的依賴性大大減少,始終保持工資和物價的穩定。大家熟知的「德國大眾」汽車(Volkswagen),就是希特勒要求為普通上班族打造的(Volks就是德語的「人」,Wagen就是「車」,意為人人都能有的車)。但是,希特勒的種族主義政策最終葬送了德國的前途。

希特勒要的是整個世界,他要讓柏林成為奧運的舉辦地。強大的經濟實力和空前的宣傳造勢,希特勒的奧運成功了。美國記者希爾(Shirer)在他的《希爾日記》中描寫到,「那前所未有的宏大運動場面,讓運動員難以忘懷;那光鮮華麗的城市,讓來訪的客人們,特別是大商人們,興奮不已。」是的,整個世界被麻痺了,納粹的種族大屠殺沒有能夠及時被阻止。當希特勒把戰火燒到整個歐洲的時候,一切都晚了。

正是前車之鑑,讓人們不得不對「北京奧運」深懷警懼。因為中共的「北京奧運」在宣傳攻勢,非體育的政治動機以及對民眾的人權迫害方面,同當時的納粹德國實在是太相似了。

利用奧運向世界展示自己的國家,本來是合情合理的。問題在於,納粹和中共有一個與體育完全無關的政治動機。中共倒不是要宣傳「中華民族優秀論」,正相反,是要宣傳來自德國的共產幽靈及其獨裁專制政權最適合中國,為中共塗脂抹粉,尋找執政合法性。經過三十年的權貴經濟,以資源浪費、環境污染、土地低價轉讓、廉價勞動力、人權和信仰迫害、貧富分化、全社會腐敗、娼妓遍地、道德崩潰為代價而換來的表面繁榮,給了中共喘息的機會。於是舉辦奧運變成了中共向全世界展示其「合法性」、給自己塗脂抹粉的最大面子工程。

同希特勒一樣,中共要把這個奧運辦成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奧運,不惜一切代價的奧運,要全世界政要都來捧場的奧運。儘管住房難,看病難,上學難,民生問題一堆又一堆,群體抗爭一起又一起,社會危機四伏,遭到中共迫害的群體覆蓋社會各個階層,有政治犯,有地下教會,有維權律師,有法輪功學員,有藏族僧侶,有失地農民,有抗議拆遷的房主等等,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更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但是,共產黨說了,必須「在全社會營造隆重熱烈的奧運氣氛」,必須「把奧運當作壓倒一切的政治任務」。

中共內部下發文件,規定了十一類四十三種人不能參與奧運有關的活動,包括爭取信仰自由的中國民眾。還要頒布65項奧運立法需求,要把建設奧運的百萬民工「勸返」回鄉,對流浪乞討人員進行強制「救助」,對廢品收購、小美容美髮等低檔行業強制擠出北京,進京人員須出具縣級以上證明等等。如此「淨化」城市,估計希特勒也自嘆不如。空氣污染問題,食品安全問題,文明素質問題,媒體採訪自由問題,網絡封鎖問題等等,都是中共面臨的巨大挑戰。但在中國,人民被政府代表了,是謂「人民政府」,政府又必須「堅持黨的領導」,是謂黨的利益高於一切,所以這不是人民的奧運,這是共產黨的奧運。如同「柏林奧運」是納粹奧運一樣。

納粹在奧運期間也不得不有所收斂,而中共簡直就是「頂風作案」,為了不讓外界聽到真相,中共以「奧運」為藉口,大肆抓捕、判刑維權人士和法輪功學員。許多西方國家除了「表示關注」之外,經濟利益使得他們硬不起腰來。中國就如同一頭奶牛,中共讓西方國家都去拼命擠奶,不但吞併今天的中國企業,還要佔領明天的中國市場,如同經濟殖民一樣。經濟利益使西方國家不願撒手,中共吃透了西方的心理,正好關起來整中國老百姓。這是「柏林奧運」與「北京奧運」的眾多相同之中的大不同。不過,令人欣慰的是,隨著正義呼聲的高漲,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民和西方民眾敢於站出來了。

外強中乾、四面楚歌的中共沒有甚麼幹正事的本事,但是,卻在迫害中國人的運動中不遺餘力。當奧運場上人們盡情歡呼的時候,在中共黑暗的監獄裏,可能良心犯們正在被折磨得痛苦的呻吟;當西方政要在開幕式上給予中共足夠面子用來貼金的時候,中共正下定決心一定要把共產黨獨裁專制永遠延續下去;當奧運結束後,人們在驚嘆規模如此空前的時候,中共則更有藉口將變本加厲迫害善良民眾的運動進行到底。

面對「柏林奧運」的教訓,是我們對中共喊出「奧運和反人類罪不能在中國同時進行」的時候了。北京奧運,應該是一場真正全體中國人民的奧運,同世界共享人類自由和道德價值的奧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