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法輪功與政治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三十日】一提到法輪功,很多朋友除了會想到共產黨對他的妖魔化宣傳之外,恐怕另一個最大的誤解就是「法輪功搞政治」了。為甚麼呢?因為法輪功在不斷的揭露共產黨的暴政和邪惡,不斷的在國內外發出「停止迫害,懲治鎮壓元凶」的聲音,並且還得到了海外各國政府和民眾的聲援。那麼這就能說明法輪功在「搞政治」嗎?

要澄清這個問題,讓我們從頭說起。本世紀初,共產主義運動興起,從而掀起了人類文明的一場前所未有的浩劫。共產黨喊著「打倒一切舊制度,將革命進行到底」的口號,滅絕性的摧毀著宗教信仰、民族文化和道德基礎,將暴虐推行到它統治下的每一寸土地。共產黨所到之處,無不伴隨著血腥、屠殺、獨裁和恐怖。在暴力奪取政權、強權維持統治和共產黨殘酷的內鬥中,對生靈的塗炭令山河變色、日月無光。在中國共產黨奪權後的幾十年中,中國人非正常死亡人數近八千萬,在前蘇聯僅斯大林當政期間就屠殺了兩千萬的所謂「反革命」,而由中共一手扶持的紅色高棉,在柬埔寨僅僅執政四年就屠殺了全國四分之一的人口。其它的紅色政權莫不如此。

另一方面,共產黨抱著「解放全人類」(其實是統治全人類)的狂妄,不斷的擴充軍備,發展共產黨組織,通過武力奪權和思想滲透等各種方式向世界各地擴張自己的勢力,企圖「一統天下」。

由於共產黨的反傳統、反道德、反人類的邪惡本性,不但在它鐵蹄之下的人民在不斷的反抗(並最終導致了東歐和蘇聯紅色政權的崩潰),全世界的非共產國家也將其視為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脅,不得不聯合起來對抗和抑制它的擴張,這就是二戰之後東西方兩大陣營政治、軍事對壘的起因。

所以,與民主制度和其它正常社會的政權不同,共產黨自產生之日起就一直面臨著生存的危機。在這永恆的危機之中,共產黨為維護政權發展出了一系列極權和欺騙的流氓手段。特別是隨著東歐和前蘇聯的解體,共產主義已成昨日黃花,共產黨的最後覆亡只是時間問題了。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共產黨為了維持住自己這最後的時光,就不得不更加極權、更加的不擇手段,這其中包括:加強軍備、軟化政治綱領、釋放所謂「民主」與「改良」的煙幕、用人民的血汗製造表面的繁榮景象、同時鎮壓國內的維權抗爭和民主訴求、鉗制中國人民的思想自由,等等。

其中對國人思想和意識形態的控制乃是共產黨維持統治的根本,這種控制除了我們所知道的封鎖國際信息、大搞一言堂、左右輿論等辦法之外,還另有一套令人不易覺察的陰柔手段,那就是不斷的通過學校的強制灌輸、文學藝術的潛移默化,和現實利益的誘惑變異人的世界觀和思維方式,使得中國人從思想中自覺的維護它。通過從幼兒園就開始的「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的教育(其實推翻「三座大山」──覆滅大清王朝、結束軍閥割據和血戰日本帝國主義的都是國民黨,中共只不過在最後的權力爭奪中靠蘇聯的支持打敗了國民黨而已)在人民的心目中樹立共產黨是人民「大救星」的虛假概念,通過將其不再頻繁發動政治運動之後、靠中國人自己的勤勞和才智才有的社會經濟的一點點復甦不斷的誇大、造成所謂「黨領導人民走向富強」的假相,通過不斷的扭曲由於自己的暴政引發的中國人民的維權抗爭和西方民主社會對共產黨極權暴政的譴責和制裁、將他們宣傳成所謂國內外「政治敵人」企圖「顛覆中國、分裂中華民族、危害中國人民」、然後將共產黨自己裝扮成國家和民族的「保護者」,通過放縱甚至鼓勵官員和百姓的墮落、對金錢享樂的無度追求來麻木人民的良知和社會責任感、使人們對共產黨的統治產生依賴心理,等等。

經過這幾十年的苦心經營,「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中國」、「沒有共產黨中國人就要受窮」、「沒有共產黨中國就要亂」、「沒有共產黨就要被西方列強欺負」等等荒謬、顛倒是非的謊言卻真的深深的印在了中國人的思維之中,中共和中國、愛國和愛黨在人們的心目中真的就畫上了等號。所以在當今中國才有一種極端矛盾、很不正常的心理現象──許多人對共產黨在歷史上和現在犯下的累累罪行都耳熟能詳、深惡痛絕,但是一旦哪個中國人、哪個外國政府真的要反抗或譴責中共暴政、維護人權、伸張正義的時候,人們馬上就會對他躲而遠之,甚至是極端仇視,因為在中國人的思想中,所有威脅到中共生存的行為都是「搞政治」,都是所謂「反華勢力」操縱的、企圖在中國「製造動亂」、「顛覆國家」、「分裂民族」。所以幾十年來大陸的維權、民主人士不顧個人安危、為百姓和民族的命運奔走操勞,西方民主自由社會一直關注中國人民的人權、不斷譴責和制裁中共對人民的暴政和屠殺,卻很難在國內引起共鳴,甚至反而遭到國人的仇視。

那麼我們回到法輪功的話題上來。其實法輪功是真正的修行法門,是修心向善、完全是非政治性的。在1999年以前,面對一些政府部門和媒體對法輪功的一次次干擾和不公正對待,法輪功學員們都是本著一顆坦誠的心,向各級政府和各界人士善意的說明法輪功是真正修心向善、對人民和政府都是有利無害的,從而澄清了人們的誤解、贏得了許多政府部門的認可,使得少數人想通過打壓法輪功而撈取政治資本的企圖不了了之。

就是在1999年中共開始全面迫害之後的一年多的時間裏,千百萬法輪功民眾還是一直努力在和平請願和善意說明真相中,希望中共政府能被法輪功的坦誠、善良和忍耐所打動,給過中共充份的改過和贖罪的機會。

然而,江澤民政治集團在明知道法輪功是甚麼的情況下,仍然一意孤行的堅持鎮壓,並且手段一再升級,從最初的造謠栽贓、政治恐嚇,到經濟制裁、開除公職,再到洗腦班、關押、勞教、判刑,直至酷刑虐殺、活體摘取盜賣學員器官,「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江澤民密令),對善良民眾的迫害達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

面對這些人性全無的政治流氓,單純的勸善已經完全不起作用了,所以法輪功弟子們才不得不採用一切可能的和平方式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包括散發傳單光盤、遊行抗議、創辦媒體,呼籲人權組織和各國政府關注並譴責中共的罪惡,成立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調查團來追查以江澤民為首的參與迫害的各級官員的惡行,並在海內外起訴參與迫害的中共高官等等,其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講清法輪功的真相,揭露中共的謊言和暴行,懲治迫害元凶,制止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維護自己的信仰──「真、善、忍」,而沒有任何的政治目的和訴求,也不會去追求甚麼人間的政權。

時間一年一年的流逝,中共歷經了兩代領導核心,而對法輪功的迫害不但沒有停止,反而變本加厲,迫害致死的案例仍然在與日俱增,這說明中共的鎮壓已經孤注一擲、毫無悔改的可能。在這種情況下,讓中國人民認清中共的邪教真面目,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不再自覺、不自覺的隨同其迫害法輪功,也就成了結束迫害、恢復信仰自由必須要走的一步,所以才有了《九評共產黨》的推出,才有了席捲中國的退黨大潮。

時至今日,隨著國際社會對中共政權的唾棄和中國民眾大面積的迅速覺醒,中共的覆滅已經近在眼前。然而在這期間,每個中國人,特別是曾經加入過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面對中共歷史上和當今所犯下的罄竹難書的罪惡、面對中共對人類最基本的人權、道德和尊嚴的無休止的踐踏,能否用自己的良知做出應有的選擇,也就成了「善惡必報」的天理展現人間時生與死的分別。

也就是說,雖然法輪功在當今社會影響巨大,但又是完全不政治的。然而,法輪功弟子如此眾多,影響如此之大,必然會觸動中國人那根最敏感的神經,中共甚至不用說話,很多中國人都會自覺的得出負面的結論。

之所以如此,就是因為人們已經混淆了中共和中華民族的關係,錯把中共當成了中國。其實共產黨只是發源於德國的一個外來的膚淺暴虐的邪靈,它如何能代表華夏民族五千年的璀璨文明?一個雙手沾滿人民鮮血、腐敗透頂的政黨又如何、又怎麼可能去代表中國人民的利益?維護中共才是真正的「出賣國家和民族」。

反過來,法輪功弟子們在和平理性的講真相中前仆後繼、不畏生死的巨大努力,才使得中華民族從新挺起被壓彎的脊梁,真正的民族覺醒、重塑民族道德、找回民族文化的根成為可能。事實上,確實有很多對民族前途已經絕望的國人在法輪功的和平抗爭中從新看到了希望。

同時,法輪功在全世界的洪傳和反迫害活動也使得各國政府和民眾開始真正了解中華民族博大精深的文化,同時在法輪功弟子的身上真正見證了中華民族的凝聚力,和至誠、善良、堅忍的民族精神,使全世界都不得不從新審視這個民族,為中華民族贏得了世界的尊重。

甚麼是民族的強大?如果人人都能為正義和善良而站出來說真話,一個民族如何能不強大?世界上又有哪個民族會不尊重她?如果要說愛國的話,法輪功弟子們的所作所為和起到的作用是很多愛國人士和團體都不敢做、也很難做到的。

最後對某些「愛國人士」說一句話:中共不是中國,而是民族的罪人。沒有中共邪靈的桎梏,中華民族才會有復興的希望。從另一方面講,共產黨政權是當今世界上最極權殘暴的政權,沒有了中共,中國不管選擇哪條路,都只能比現在更好。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30/1775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