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秀蘭仍在蘭州龔家灣洗腦班遭受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2007年7月初,蘭州7437廠法輪功學員董秀蘭(女、63歲)和蘭州電信器材廠法輪功學員孫蘭萍(女、48歲),在定遠講真相被惡人舉報,被定遠派出所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至今,董秀蘭仍被非法關押在龔家灣洗腦班遭受迫害。幾年來,董秀蘭一直遭到皋蘭山洗腦班、龔家灣洗腦班的迫害。

董秀蘭,是一個六十多歲的家庭婦女,喜歡運動,每天早上出去跑跑步。偶然有一天發現了煉法輪功的,聽說法輪功是修煉,教人做好人,提高人的道德品質,不收費,不登記,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董秀蘭聽了非常高興,從此她就修煉上了法輪功。自從煉上法輪功後身體非常健康,家庭也和睦了,一切都好了。

99年7.20法輪功被惡黨誣蔑,看著這麼多人被謊言所欺騙,作為一個信仰「真善忍」的人,董秀蘭認為自己不能坐視不管。《憲法》和法律賦予公民上訪權,她決定依法去北京上訪。順利到達北京天安門廣場後,走了一圈,在人多的地方拉開了橫幅,法輪功學員一起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連喊七八次,拉著橫幅轉了一圈剛剛要走,警察來了,將他們綁架,強行送往北京郊區的勞教所。董秀蘭當時想,我千里迢迢來上訪,我不是犯人,我不能在這兒呆,我必須出去,在沒有出路的情況下,只好絕食九天,被強行灌食。有一個犯人過來打她嘴巴,她說:「你這樣做,不怕遭報應?」一個醫生問誰遭報應?她說誰迫害誰遭報應。醫生當時被嚇住了,怕出人命,就把董秀蘭釋放了。

2001年11月,董秀蘭去鐵路邊打橫幅,被人舉報了。「610」惡警當場將董秀蘭綁架,拽頭髮,腳踢,打嘴巴,他們大罵著將董秀蘭強行送往城關區分局,強制給她戴手銬兩天一夜。後來沒吃沒喝,被送往桃樹坪拘留所,和犯人非法關押在一起,並被勒索款300元。半月後,押送到皋蘭山洗腦班殘酷折磨,一個幫教叫董秀蘭給他洗衣服,還罵董秀蘭傻,並用非常低下的話侮辱她。董秀蘭絕食抗議。一個派出所的幫教小伙對她說:「我把你當作我的親生母親,我不願意看到家裏人失去親人,我看著你吃飯,我就放心了,好好的活下去。」

幫教粗暴的抓著董秀蘭的衣領一把抓起來甩出去很遠,氣急敗壞的大罵,陪教學員嚇得跑到院子裏去了。但董秀蘭當時沒有怕,發正念,跟他講真相2個多小時。他罵不停,董秀蘭善意的對他說,「我見過的領導多了,但沒見過你這麼惡的人。」他當時不罵了,董秀蘭始終本著善念告訴他:我們是修煉,不參與政治,我們是信仰。明白真相的法官認識到法輪大法就是正法。並承認了自己錯誤。還有一個幫教對學員老訓斥,有時拍桌子,董秀蘭多次給他講真相。

最後,董秀蘭被非法轉送龔家灣洗腦班。龔家灣洗腦班手段卑劣,以剡永生、韻玉成、趙健、常炳克等惡人為首,對法輪功學員殘酷折磨迫害,所採用的手段真是集邪惡之大全。董秀蘭被送進小黑屋,吃、住、大小便都在一起,滿屋子都是蟲子。他們把董秀蘭兩手銬到鐵門上,連吃飯都銬著,銬了兩天兩夜。董秀蘭的腿、腳都出血,頭腦麻木,不清醒了。在這種狀態下,他們強行讓董秀蘭放棄信仰,放棄修煉。在董秀蘭頭腦不清醒的情況下違心的寫了「三書」。

在洗腦班期間,沒有人身自由,每天24小時都由陪教監管,就連上廁所也不例外,就這樣,董秀蘭被非法關押了兩年零一個月。在非法關押期間,丈夫的工資每月被單位強行扣200元。

2007年7月初,董秀蘭在定遠講真相被惡人舉報,被定遠派出所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遭在一樓的高低床頭背銬迫害。董秀蘭的老伴,自董秀蘭被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因驚嚇、擔心妻子,便一病不起,終因承受不住董秀蘭的再次被非法關押迫害的打擊,於2007年10月底含冤離世。惡人根本不顧老人失去老伴的痛苦,現仍繼續非法關押迫害董秀蘭。

在龔家灣洗腦班,面對邪惡之徒長期的精神迫害,董秀蘭老人始終以一顆大善大忍之心,抱著善念向龔家灣洗腦班人員講真相,勸其停止行惡,不明真相的有緣人真正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明白法輪功學員真正是為自己好,為自己選擇了光明的未來。

龔家灣洗腦班地址:蘭州市七里河區龔家坪北路136號
龔家灣洗腦班單位電話:0931─2852854
董建民  甘肅省610辦公室頭目
祁瑞軍 ( 龔家灣洗腦班書記) 全潤 (主任) 王東(主任)  穆軍
秦紅霞(陪員,定西農民) 巨尤華(陪員,窯街農民)楊繼剛 (保安,天水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