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朝陽市鶴立幼兒園園長景菲再遭迫害(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晚,朝陽市鶴立幼兒園園長景菲,在去瀋陽馬三家勞教所看望親友,被朝陽市前進公安分局伙同瀋陽公安局惡警綁架,關押在朝陽市第一看守所(即吳家窪看守所)。同景菲一起被綁架的還有法輪功學員楚秀梅和李英軒、李亞軒姐妹倆。此外她們租用的出租車司機陳寶鳳也一同受到非法抓捕,並在八天後被十家子看守所毒打後轉入吳家窪看守所三個多小時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景菲

在朝陽市,提起「鶴立幼兒園」,雖然不能說婦孺皆知,但在眾多的幼兒家長群體中,在大大小小眾多的同行業中,「鶴立」就像自己的名字一樣響亮,而它的創辦人就是景菲。景菲,於八四年就讀朝陽師範學校,所學專業就是幼師專業,畢業後分配在凌源市政府幼兒園,工作一年後,又以優異的成績考入遼寧藝術幼兒師範幼師大專學習兩年,畢業後分配到朝陽市政府機關幼兒園工作,任幼兒教師。景菲的丈夫在金融部門工作,而且事業有成,是一個讓許多人都羨慕的幸福家庭。

雖然幼兒園成立才僅僅七年,但因其對幼兒教育的獨特視角、高質量的教授方式和嚴肅負責的育人態度,短短幾年間就吸引了眾多幼兒家長和社會的關注,使得最初由住宅樓改造的小小幼兒園已經無法容納越來越多的適齡兒童。二零零五年,為了能讓更多的孩子受到高質量的教育,給更多孩子的成長提供更好的環境,景菲與友人共同投資,又創辦了一所更大的欣苑幼兒園,為孩子們的成長和事業的發展傾注了更多的心血。

在師資培訓方面,景菲有她獨到之處。例如,有一名剛剛畢業的新老師,因為在工作中拉扯了孩子,又不能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得不到家長們的認可被開除了,後來到別處工作也不是很好。景菲聽說後自責的說:「是我沒盡到責任呀!她是剛出校門的學生,還是一張白紙,能到我身邊,我不能就這樣不負責任的把她推向社會。」後來這個老師要求再次回來上班時,有的老師就說:「咱們又不缺老師,找這個麻煩幹甚麼。」景菲以一個修煉人的心態再次接納了她。而這個新老師在工作和生活中都讓景菲很操心,但景菲耐心的一次一次和她談心,並給她講做人的道理,教她為人處事。這位老師被感動的說:「也只有景老師才有這麼大的胸懷,可以包容我。」這樣的事情很多,景菲對員工和家長總是能站在對方角度考慮問題,替別人著想。

一次,景菲到廚房去檢查工作,看到肉切了一半放在一邊,廚師說:「這肉太多了,用不了,收起來吧。」景菲回答道:「伙食是一筆良心賬,把肉都切上,按菜譜利用完,保證孩子的營養量要夠,家長把孩子送到我們這來,是對我們的信任,所以我們得對得起家長和孩子。」這樣得到了眾多家長的認可說:「我們看了幾個園,就你這的伙食最不糊弄。」

但對於景菲來說,能有今天這樣的發展,也絕非偶然,自有她令人心酸的遭遇。

中共對法輪功發動的這場無端迫害,這個讓許多人都羨慕的幸福家庭從此被改變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景菲因為去北京和平上訪為法輪功請願申冤,結果和許多法輪功學員一樣,被中共警方野蠻抓捕,第一次蒙冤入獄。同年十一月被綁架至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非法勞教後又送回在吳家窪看守所先後被非法關押半年。

在馬三家勞教所期間,景菲眼見那些身穿制服,平日裏在幼兒園一直教育小朋友們親切的稱其為「叔叔」的警察們,對待「罵不還口,打不還手」平和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們兇惡殘忍的酷刑折磨時,她的心在流血!平生第一次領略了中共的殘暴。信仰「真善忍」的高尚靈魂卻被投入了人間地獄,承受著屈辱的煎熬!那裏的日日夜夜,分分秒秒,都在暴力恐嚇中向人灌輸著惡毒的謊言。這種精神上的極大傷害,使從未經歷過中共惡行的景菲,從勞教所出來後,很長時間都沉浸在深深的痛苦中。然而承受這種痛苦的,又何止是她一個人呢?還有年邁的父母、她深愛著的丈夫、孩子和兄弟姐妹;還有那麼多和她一樣信仰「真善忍」的人和他們的家庭。而給人們製造這種痛苦的卻恰恰是要人民把其稱作「母親」的中共!

由於這次迫害,景菲只因個人信仰被政府機關幼兒園開除了,失去了心愛的工作。但出於專業的敏感和喜愛孩子的天性,二零零一年,在丈夫的熱心支持下,她終於邁出了創業的第一步,在盤龍市場後鄰開辦了「鶴立幼兒園」。修煉人特有的思維,使她一開始就把育人的基點落在了「德育」上,從小就在孩子幼小的心靈中種下道德高尚的種子,立下做人的根本,長大後才有可能成為棟樑、有益於社會。所以,鶴立的教育內容中,一直都注重於傳統文化的溶入,寓教於樂,就連那裏的教師甚至是孩子們的家長也都身受其益,這就是鶴立獨到的素質教育,也是對下一代、對社會真正負責的教育。在當今的社會,這種教育也只有心懷「真善忍」、德操高尚的修煉人才能夠身體力行的做得到。

然而就是這樣從「真善忍」的修煉中深深受益,德才兼備、服務於社會的好人,如今卻再一次毫無道理的被中共投入獄中。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晚,景菲在去瀋陽馬三家勞教所看望親友,被朝陽市前進公安分局伙同瀋陽公安局惡警綁架,關押在朝陽市第一看守所(即吳家窪看守所)。此間,景菲因身體虛弱,家人擔憂多次到市公安局找國保大隊大隊長王景龍要求探視,但都遭到無理拒絕,在事實面前他們仍然撒謊說「人很好」,視生命如兒戲。景菲的妹妹只因多到公安局去幾次,就被王景龍下令將其拘留,為了給自己披一個合法的外衣,王景龍編造謊言到處宣揚,說景菲的妹妹把公安局給砸了,辦公室桌子弄翻了,才拘留她的。但據本人講,門衛的人根本都不讓她上公安局的辦公樓,怎麼能砸得了辦公室。這就是迫害法輪功一貫使用的手段,從上到下一律謊言。可見,中共迫害法輪功根本就不講法律,這就是道貌岸然的中共所標榜的「法制社會」。

一直以來,中共就在以「參與政治」 的罪名和編造各種恐怖事件嫁禍來抹黑打擊法輪功,其實這些都不是它發動迫害的實質原因。從景菲及其家人和更多法輪功學員的遭遇中,我們看到的實質卻是,中共「假惡鬥」的邪惡本性與法輪大法「真善忍」之間的水火難容。所以,今天的中國人,在法輪功的問題上所面對的,絕不再是一個政治的話題,而是必須在真與假、善與惡之間,在蒙昧與良知之間做出明確的抉擇。當你看到海外退黨網站上三千五百萬人退出共產黨組織的名單,而且每天仍在以三、四萬人的數字不斷增加時,你就會相信,「天滅中共」絕不是空穴來風和無稽之談,而的的確確是天意。

法輪功不干涉人間政治,更無意覬覦任何組織的政權。歷史告訴我們,一切強權與高明的政治都改變不了它自身的宿命。法輪功關心的是每一個生命,在天意面前,怎樣選擇才能獲得未來,才能有生命得救的希望。退出這個邪惡的黨組織,人就是為自己選擇了光明和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