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機關工資改革期間證實大法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很早以前就想寫這篇交流文章。因忙(假相),干擾大(自身所致),懶惰、求安逸之心、就是拿不起筆來,說來說去,都是不負責任。

去年,機關工資改革漲工資,單位有關人員開會回來與我談話,你以前因受處份(修大法)少漲了一級工資,現在還照樣少漲一級。我早有思想準備,馬上意識到這是舊勢力安排從經濟上對我的迫害,我要全盤否定,堅決不承認它。我立刻堅定的說:「以前的事是對我的迫害,少漲一級工資是在我不知道和沒同意的情況下決定的。這次工資改革必須得給我漲,一點也不能少。幾年前領導與我談話給我處份決定時,我立即把它扔到廢紙簍裏去了。」「我去北京上訪符合國家信訪條例,我信仰自由符合國家憲法。我們沒有做錯事,我們沒有違犯憲法,我不承認它。請麻煩你與領導和局有關人員彙報和說明我的情況。」

每天給師尊上香我雙手合十,敬求師父加持:「我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和迫害,我們早已把名利看淡,有執著有漏還有悟不到的地方也決不承認舊勢力利用這次工資改革來對我的經濟迫害。」

幾次填表都要求很嚴,審核、個人簽字等。最後一次審表簽字時,我看到在表格(電腦打印)政治面貌欄內填寫好了邪黨黨員。我到辦公室說,我早已向領導申請退黨,兩年多不繳黨費早就不是黨員了。讓他從電腦表格上刪掉從新打印一份。他說不行,這是某某局審核填好的誰也不能動。這時辦公室在場的另一人員嚴肅的說:「你不想漲工資了?他不簽字給他放到最後再說。」意思是不給管了。我開玩笑的說誰也沒說不是黨員不給漲工資啊,不可能是你不想給我漲工資吧?他立刻擺著手不好意思的說不。

我走後心裏有點緊張,真的有點害怕,拿不定注意,想妥協。心想反正我早已提出退黨不繳黨費了,邪黨黨員也不是我自己填上的,要不就別再堅持,先漲上工資再說吧?幾百塊錢啊!別在這緊要關頭找麻煩,最後收不了場就更難辦了(邪黨文化思維方式)。雖然越想越後怕,心煩意亂,負擔、壓力都上來了,為己為私、搖擺不定、心裏亂成一團。不管怎麼難受,怎麼動搖,但在我潛意識中、在我的心底裏堅定了一念:我一定要過好這一關!

正是有這一念,我求師尊加持,多發正念,學法,和同修交流,把自己的真實想法(觀念、怕漲不上工資、保護自己、人的圓滑等)都亮出來,同修耐心幫我解開心結,破開這個殼。隨時保持正念,清理自己,思想中一出壞念頭我就意識到:「這不是我,這是觀念、業力和執著心,這些都應該修去,我不要你。」

隨著學法、發正念、與同修交流,心性也提高了很多。我去找主要領導談,先發正念解體清除其背後的邪惡生命與因素。領導沒有指責、發火,而是用了一種懇求帶有很濃人情味的語氣,我不動情,很堅定的說,在工作和其他任何方面我都聽你的,就這一件事不行!我一錘子定了音。他不再堅持,善意的說了一些看法。事後我把幾張表中填好的邪黨黨員用筆劃掉,堂堂正正的簽上字交到了辦公室。

這期間我多發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頭,怕心、顧慮心等。主動找有關領導談自己的要求和想法,並找一些依據交給領導。我放淡了這些心,幾個月後工資改革結束,新調整的工資我是最高的。

我雙手合十謝謝師尊。又一次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再一次證實了法。我悟到了一個理:無論遇到甚麼難辦的事,只要正念佔了上風,甚麼都不難辦。其實,修煉的人沒有甚麼難辦的事,所謂的難都是心性不到位,自己在心裏作難罷了。法無所不能,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寫完這篇文章,不覺不知在我的潛意識中有點高興、歡喜、顯示。「我」成功了;「我」做的真好啊,又在證實自己。我立即排斥:這不是我,心念「滅」字把它們解體了。

寫此文章,意在交流。如有不當之處,歡迎同修指正。謝謝!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