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講課之際講真相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一日】這件事情已經過去將近一年了,可是,每次想起來都會再次體會到大法的神奇,師父的慈悲。在這裏和大家分享。

去年一段時間裏,我經常要去北京上課。幾天來回往返,緊張、勞累。剛開始我有些不情願,覺的浪費時間,對做三件事會有影響。可轉念一想,我們作為修行人,一切都有師父在安排。如果沒有這個必要,沒有這個因緣關係,就不會有這麼安排。到北京講課,這些學生都是年輕人,大多數都是來自北京及周邊各地的,找還找不來呢,不正好是我講真相的好機會嗎?而且,北京就是邪惡的老巢,很多大法弟子還要特意去那裏發正念,清除邪惡呢。我這現成的機會,還不好好珍惜!境由心轉,有了這一念,一切立刻有所不同。

幾期課程下來,發現確實是個講真相的途徑,勸退了不少有緣人,但也明顯的感到邪惡的干擾。每次去北京,師父都在給我清理身體、加持,可每次在北京的那幾天我都感到不大舒服,嗓子疼,頭疼,心態不穩,尤其是講真相時總會出現干擾。我知道這是因為我在邪惡的老巢裏講真相,勸三退,觸動了邪惡,它在做垂死掙扎。但是,我自己的正念不足,心態不穩,也導致自己有漏,給了邪惡搗亂的理由。這一次,又要去北京了,我和媽媽商量,去之前我們先好好發發正念,提高心性,穩定心態,請師父加持,絕對不能影響講真相的效果。

去北京前一天煉動功的時候,忽然看到窗台上趴著兩個外國小妖精在看著我。我並不害怕,只是覺的奇怪,又看到師父就在窗外,站在一朵祥雲上。我問師父:「師父,為甚麼有這兩個小妖精呢?」師父說你不是要看《哈利波特》嗎?我沒有修煉的時候是最愛看小說和電影的。自從修煉後,隨著我學法的增多,不知不覺的就不愛看小說了,原來最喜歡的言情小說全部束之高閣,漸漸的連電影也不大看了,但唯有《哈利波特》,我覺的這裏面的魔法、咒語很有意思,集集都追看的,最近還正想看最新一集呢!這明顯是一個執著啊。我說,「那我就不看了。」那兩個小妖精立刻就不見了。師父走進屋子,我的面前出現一座蓮花台,師父讓我坐到蓮花台上。在發正念的時候,我感覺思路清晰,正念十足,功好像那原子彈爆炸一樣,從我的身上一波波的發出,威力無比,徹底清除著宇宙間的邪魔亂鬼。

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加持我。不過這一次上課講真相確實有一些難度。這次課是觀摩課,有幾個領導會全程旁聽,所以在講真相的時間和機遇上有一些不便。「到底怎麼抓住時機講真相呢?」我還在琢磨著,沒想到師父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一天正上課,發現一名學員捂著肚子。我一問,原來前一天他吃了不衛生的東西,不舒服。他已經出去買了藥,吃了一次,還是疼。我當時就想說,「念‘法輪大法好’,你就不會疼了。」可一轉念,我沒有提前講真相,怕他不能接受,造成負面效果。所以,我只關心他幾句,就作罷了。

課間的時候,那個學員有些忍不住了,打算再吃一片。我走過去,輕輕告訴他,「別吃那麼多藥,是藥三分毒。我教你個辦法,你就在心裏默念‘真善忍好’,試一試。」那個學員看了看我,有幾分詫異。說實話,我也有些擔心萬一不好用呢!(說明我信師信法的成度還是不夠啊)但心裏不由請師父加持。沒想到,五分鐘不到,那個學員就笑容滿面的悄悄向我打了個「OK」的手勢。他的病好了!

再次課間休息,我就過去和他聊天。他笑笑的望著我,說,「老師,你是學法輪功的吧?」「對呀!你的肚子還疼嗎?」
「真神了!我剛念了幾遍,肚子立刻就不疼了,我剛才都疼的不行了!」
「神奇吧。法輪功根本就不像共產黨說的。我們就是修佛的。」
他告訴我,其實他的一個好朋友就信法輪功,還給過他資料和光盤看。但他一直都不大相信。沒想到這一次,自己有親身經歷了。
「那你退團了嗎?」他說,「因為以前也不信,所以一直沒退。」我幫他起了個名字,退出了共青團和少先隊。

事後,我又利用課下時間請他和他那個城市的學員吃飯,既和他們交流工作上的問題,探討年輕人為人處事的標準和方式,摒棄現代人變異的道德理念,又潛移默化的宣傳了大法。最後,又有幾個人也選擇了三退。

說來也怪,這次課的學員明顯比其他堂課的學員「體弱多病」。不是肚子疼了,就是胃有問題,再不就是流鼻血。每一次,我都直接告訴他們念「真善忍好」,他們只要認真念,就很快病好了!事後,我再找機會和他們講真相,大多數學員都選擇了光明的道路。而且,其中一個學員的媽媽就是曾經的法輪功學員,可惜在迫害後就放棄了。我叮囑她告訴她媽媽,「一定要珍惜佛緣哪!得之於易,不要失之於易啊!」她若有所思的答應著。

很快一期課又結束了。不過,我還是心裏焦躁,還有一些學員沒有機緣接觸和講到呢。而且,不知為甚麼我的頭忽然變的脹脹的,耳朵也總是像堵了東西,聽力沒有問題,可又總好像隔著一層甚麼似的。我的心又有點不穩了。是不是邪惡又在迫害我呀?是不是哪裏沒做好啊?學員沒有全三退,真可惜,是不是我還是有怕心?做的還不夠啊?這麼做,怎麼還做不好呢?心緒七上八下,各種心都翻出來了。一直到我上了飛機,心裏還是百感交集,焦躁不安的。看師父的法像,師父也在嚴肅的看著我。昏昏沉沉的迷糊了一會兒,心想,「不行,還是得看書,只有大法能夠解決一切問題,清除一切疑惑。」

隨手翻開一頁,「心一定要正」幾個大字一下子出現在我的眼前!「甚麼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認認真真的看完這一段話,我的心情豁然開朗,甚麼都放下了。好事、壞事都是好事。無論出現甚麼事情,只要我能夠時刻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擺正心態,信師信法,還有甚麼可擔心、執著的。「一個不動就制萬動。」師父無時無刻不在我的身邊,我還怕甚麼,擔心甚麼!

這麼一想,我的心態也變的平和、穩定了。我又抓住機會和鄰座的一位男士聊起來。沒想到,這位朋友的舅舅就是個修道的,可以通靈,卜卦,算命,空中求藥,現在已經仙逝了。雖然,他的一生都被他舅舅算的很準,可是他還是說,他不信神佛。他為人善良、正直,對中共的統治很看不慣,多次出國都看到了三退場面。但他一直都不相信,不關心,也不退黨。我從第三方的角度和他分享我的感悟和一些真實情況,並語重心長的告訴他,「每個人都有佛緣,善良的人都會得到保祐的。也許就是神佛安排我再一次和你講這些,你可千萬要珍惜呀!」他很認真的聽著,思考著,說,「是!我真得注意了!」最後他做了三退。

下了飛機去領行李。已經晚上九點多鐘了,飛機場的出口處竟然還有人在發送傳單。我沒有多想,輕聲拒絕,就走過去了。在等待行李運到的時候,我突然間覺的不妥。無論是誰,主動和我答話,就都是有緣的。以前從未看到過,這麼晚還有人在這兒發傳單,這個大姐說不定就是師父安排的有緣人呢。如果錯失良機,豈不是可惜。幾分鐘猶豫之後,我就又走回去,以幫朋友要傳單為由和她聊起來。一聊之下,大姐原來是個很虔誠的佛教信徒。我勸她和另一個在清掃衛生的大姐都三退了。慢慢走回去一看,行李剛剛運到。至此,我這一次在師父加持下的神奇的北京行到此才暫告一段落。

現在寫來,我還覺的是那麼的神奇,這一切都有著冥冥中的安排,有著宿世的緣份,更有著大法的神奇,師父的慈悲。其實,師父幫我們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而我們要做的就是修好自己,提高心性,完成師父交給我們的任務,不辜負「大法弟子」的榮譽稱號。我們每個人都在成神的路上行走著,或者道路曲折,峰迴路轉,或者身處迷中,茫然不知方向,或者心思波動,坎坷前行,但只要我們心到,念到,並儘量做到,光明就在眼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