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北京順義同修的幾點切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順義的同修們好!我在順義工作時間不短了,一直希望有緣碰到你們,但總是孤身一人,也許是修煉的安排不同,也許還有其它障礙。

我經常能看到真相,電話亭、公共汽車站,小區樓裏,深感這裏有一批精進的同修,很受鼓舞。最近我又下載了《順義心語》,打印出來散發,我想順義人看到自己地區編輯的小冊子這麼好,一定很驚喜,更樂於接受。我由衷的感謝我的同修。

有兩點想法與順義同修切磋:我在上下樓時看到幾回真相資料,放在一樓樓梯扶手拐彎上,用紅色亮紙包黏好的,當時我正送一常人朋友下樓,看到這醒目的亮色,我都不由自主說了句「咦!這是甚麼!」但沒拿,出了樓朋友說「不是你們的人發的吧?」現在常人都有這種意識了。可見佛法的無邊威力。我轉回來把書拿到屋裏,撕開,是印刷工整裝訂很好的《九評》。從外面的包裝看,用透明膠不規則的粘的,包裝紙不對齊,紙質看起來有點土氣,但能看出同修很用心。我建議用裝文具的袋子,長方形,彩色或碎花圖案,美觀大方,比較適合當今常人搭配的觀念,尤其是年輕人。這種袋子比透明的自封袋更容易被人接受,批發市場有售,通常是三元一百個,大小選擇合適,通常是稍大點的,方便掛在門把手上。

還有一次,在一樓樓梯扶手拐彎上,上面樓道的窗台上,都放著一個大的牛皮信封,我拿回來看看,裏面的資料很多,光盤,小冊子,還有單張的,給人感覺滿滿的,光盤是關於六四的,其中一個六四的見證人講述,最後歸結到他信基督,其中只隱晦的提了句「還有其他信仰不自由」。這在證實甚麼呢?我感覺這不好,用兩張光盤做這個,不能起到證實法的作用。現在各種信仰亂七八糟的太多了,萬魔出世,尤其各種變化了的所謂耶穌教很多。光盤畫面很刺激人的感官,人們是愛看,但偏離了主線。這是其一。其二,窗台上落滿灰塵,很髒,就這樣放那兒,一些人看一眼就走了,上班族還帶孩子,每天忙碌,並不太留意關注不是自己「份內」的事,時間很緊。所以最好給他掛在門把手上,一開門可以順手帶進去。其三,是放進的資料太多,好像同修把自己手中有的每一種都放進了一份,目地是讓人多角度了解。我工作的經驗是:短小精悍,齊整,給其留下突出印象。各式各樣,給人「雜」的印象,就像買東西,給的介紹資料多了,反而不知看哪個。再說常人現在浮於表面,給多了也浪費。一個同事一天說早上一開門看到兩包子傳單,看都沒看就扔了。再一次,是在一樓的信箱下面扔著一個撕開的信封,一看就是大法資料,很觸及我的心,事後好長時間難以平靜,難過。我拿起來,沉甸甸的,也是很多。

而相對於此的另一件事,效果卻非常好,信箱旁下側有一小鐵門,那裏常放有自行車,就在那小鐵門上貼著四分之一A4紙大小的真相,上面是天安門「自焚「的四張圖片,很清晰,「偽案,栽贓,自焚」等之類的詞語很觸目,存放車,拿信上下樓都可看到,它點到了問題的要害,而且證據圖片清楚明白(黑白),這類詞語也吸引常人眼球。顯然是同修從小冊子中撕下來的,紙有些皺,可能手裏資料少,故而撕開了分開來張貼的。雖然用透明膠粘的,好像隨時會掉下來,但它確實在風中飄搖了很長時間,有兩回掉下了,我又拿起從新摁住。當然這和同修的正念法力有關。

說的有些多了,問題歸納起來是:推薦上面提的包裝書,光盤;掛在門把手上;六四的光盤不證實法;資料不可太多,言簡意賅;四個問題吧。近在咫尺無緣會面,借明慧以交流。

若有不當,請同修指正,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