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勸三退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八日】我於一九九七年得法。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開始後,我與同修失去了聯繫,一度因執著太重迷在了常人中。直到二零零四年電腦上寬帶後,海外的同修通過QQ給我發真相,同時給了我破網軟件,我才又回到了大法中來。

我感謝師父的安排,同時我也感到了講真相是多麼重要,有時候一句話就驚醒了迷中人。如果不是在QQ上遇到海外同修講真相,我真的不知道我還能不能回來。從那以後我也回到了證實法的隊伍中來。

利用網絡講真相

由於工作原因,我主要利用網上QQ面對面講真相。我說的比較直接,一般兩、三句就切入正題。我先向對方問好,然後就開始問對方是否入過邪黨、團、隊,如果入過一定要退出呀!對方一般都會問我為甚麼呢,我就開始講惡黨做的壞事和預言中的警示。從中我勸退了很多人。

當然也有一些人聽不下去,甚至破口大罵,說一些不堪入耳的髒話,我總是善意的和對方說:我只是希望您可以平安幸福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別無它求。如果對方實在難以說服,我也不會生氣,我就說,如果我打擾到你向你道歉,希望下次有機會你還聽到真相,希望你平安、幸福。

四年來,我都是在QQ上面不斷的講,不斷的突破,而且我發現,現在人們越來越能夠聽進去真相了,而且退出了邪黨組織還要對我說謝謝,要我注意安全。

五元錢上現真相

我開始寫真相紙幣時,寫的很簡單,就是「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三退保命」等。後來我越寫越順手,開始寫些常人容易接受的短句,如「朋友啊,茫茫人海遇到你,我們有緣份,希望你平安幸福到永遠,我告訴你幾名保命話:法輪大法好,退出黨、團、隊抹去獸印保平安。同時寫上退黨電話。

自師父在講法中肯定這種方式以來,我一直用,而且我還遇到了一件很神奇的事:我帶女兒去買小蛋糕,我給了女兒五元錢,錢很新上面甚麼都沒寫,我當時覺的很可惜,我想上面如果寫上真相該多好呀。女兒把錢給了售貨員,她順手放在了桌子上,就開始給我女兒做蛋糕,我看了看那個很新的五元錢上面甚麼也沒寫,還是在想:上面要寫上了真相該多好啊。後來售貨員把蛋糕做好了給我女兒,我們向外走,這時售貨員去桌子上拿那五元錢,那上面竟然出現了真相信息,是水印的那種不影響錢的外觀但很清楚,我離的比較遠都看清楚了,上面還寫了退出的電話、傳真、郵箱,那個售貨員仔細的看著。我真的覺的很神奇,同時我也感到我們一念是多重要。

我還利用我看店空閒時打幾份傳單,然後利用我接送女兒、去銀行打款、出去買飯等機會發出去,冬天比較方便,我總是放在袖子裏,視出去的時間長短帶傳單多少,然後看機會放在人們的車簍裏或汽車上。

面對面講真相

我性格比較內向,不太和人交往,可是我丈夫交往面比較廣,朋友很多,這一點我覺的也不是偶然的。一次我丈夫讓他兩個朋友勸我放棄修煉,他們說的比較激烈,我認為壞事也是好事,這是我講真相的機會,我就給他們平和的講,講學大法的好處,講惡黨的迫害,他們當時反應不太好,但我沒有放棄還是給他們講,後來他們又來了,我又講了一次,勸他們退出黨、團、隊,他們當時沒有同意退出,可是後來他們主動找到我退出了。我真的體會到真的不能夠放棄機會,不能夠放棄任何人。

還有一個人,我給他講了好幾次真相他都不退。有一次天晚了,孩子在親戚家,我鎖上店門要去接孩子,這時他帶著他的妻子來了,說他妻子單位要寫「保先」一類的材料,每個人都要寫,他們不知道怎樣寫,要到我這家上網查一下。我當時認為這是我講真相的一個機會,他們一邊上著網,我一邊給他們講,他還是不同意,不讓我給他妻子講,可是他妻子很有同感,後來同意了三退。我為一個生命得救真的感到高興。同時我也感受到真的好多人在等著得救,感到了我們的責任重大,也為我失去的好多救人機會感到痛惜,

在面對面講真相這一方面,我做的還不太成熟,我還有很多要修去的心,比如我對於比較熟悉的就好好說一說,對於不太熟的或者是在常人中地位比較高的就說的比較少,我知道這是我的自卑心、怕心、分別心造成的,這都是舊宇宙中為私的因素,希望寫出來能解體這些不好的心,使我能夠更好的講清真相,使更多人得救。

這是我講真相勸三退中的一些心得,寫出來與同修交流,由於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批評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