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手段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七日】天津女子監獄幾年來一直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犯罪,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十分殘酷的,特別是對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更加惡毒。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知道他們實施的最普遍的迫害手段有以下幾種:

一.精神折磨:

1.談話恐嚇,施加壓力,告訴你如果不放棄信仰就會如何如何,讓你產生一種恐懼感;

2.強行洗腦。每天集中起來定時強迫收看攻擊誣蔑法輪大法的電視宣傳,把你的思想攪亂,以達到「轉化」你的目的;

3.逼迫寫「三書」(悔過書,保證書,思想彙報書等),寫的達不到要求,就逼重寫。

4.嚴格監控。分為監控器監控與包夾人監控,就是對法輪功學員除了用監控器監控外,還要安排兩個以上的犯人寸步不離的看管著你,不論是吃飯、睡覺、上廁所都有人跟隨著監視你,不允許你與別人交談,不允許你煉功、學法……。實際上就是不允許你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經過一段精神折磨以後,如果還不放棄信仰,就開始對你實施肉體折磨。

5.隨意加期迫害。就是勞教期到了,以你「態度不好」、「轉化不徹底」,或「頑固不化」等藉口不放人,隨意增加勞教期,讓法輪功學員感到不放棄信仰,就走不出監獄,甚至會死在裏邊。目的還是逼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大法。

二.用飢餓法折磨:

就是不讓吃飽飯,故意每天飢餓,而且只給二分鐘的吃飯時間,吃不完就停止,根本就不夠用。所以法輪功學員每天都在挨餓、緊張中度過,用這種法消磨學員的意志。在吃不飽的情況下,還逼迫幹超強的奴役活,把身體拖垮,在這種長期嚴酷的折磨狀態下經受不住,從而放棄對修煉大法的信仰。

三.肉體折磨:

1.「三挺一瞪」法。所謂「三挺」就是要你坐在帶眼的小塑料凳子上,頭部、胸部、小腿保持挺直的狀態。「一瞪」就是要求雙眼不錯眼珠的看著前方(或看誣蔑大法的電視宣傳,或聽管教訓話)。同時要求你的雙手平放在雙腿的膝蓋上,兩腿的中間還要夾上一個物品,不能掉下去,如果掉下去就挨打。每天從早晨六點到晚上九點,十五個小時「三挺一瞪」的坐在那裏不允許動。特別是到了夏天,人在帶眼的小凳子上坐時間長了,把屁股都坐破、坐爛了,痛苦難忍。這是一種不動手的酷刑折磨。邪惡曾經用這種法把我連續折磨了四十餘天。

2.熬夜法。就是通宿逼供、折磨,不讓睡覺,把你熬垮,直到精神崩潰,被迫放棄信仰。

3.毒打折磨。通常都是把學員關在一個單獨的小屋裏,打的遍體鱗傷,逼迫屈服。

4.粗暴灌食,對絕食抗議迫害的學員,監獄的惡警們採取了粗暴的灌食手段折磨學員,想怎麼灌就怎麼灌,想甚麼時候灌就甚麼時候灌,把絕食的學員折磨的死去活來。

5.綁死人床。將學員的手、腳、腿綁在床上躺著一動不能動,不給你吃喝,甚至有時連大小便都不給鬆綁,讓你拉、尿在褲子裏。

6.在冷天不讓穿棉衣、蓋棉被,用銬子銬著,故意凍你。

例如,法輪功學員薛桂青被關押到天津女子監獄後,由於拒絕放棄信仰,遭到監獄惡警們的殘酷折磨。她們指揮犯人、包夾把薛桂青非法關押在服務組裏的一間陰冷的小屋裏,對薛桂青施行了毒打折磨、凍、餓、銬、不給水喝、不讓大小便、捆死人床等種種迫害手段。在薛桂青用絕食的辦法抗議迫害時,監獄又對薛桂青實行了野蠻的灌食,並把灌食的管子長期插在薛桂青的胃裏不取出來。一個身心健康的好人被監獄折磨的重病在身,才不得不送醫院治療,從醫院回到監獄後,惡警又接著對薛桂青實施迫害,直到把薛桂青迫害的奄奄一息,生命垂危,為了不承擔責任,才讓家屬把薛桂青接回家,結果薛桂青出獄兩天就去世了。

這就是中共造謠媒體所宣揚的對法輪功學員實行的是「耐心、細緻」、「春風化雨」式的關心教育的欺騙謊言,這就是它們所宣揚的「人權最好時期」的具體表現。所以,對法輪功的一切宣傳都是造謠欺騙。

由於監獄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採取的是封閉式關押迫害的辦法,所以更多不為人知的肉體折磨手段被掩蓋著。我想,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中共監獄裏對法輪功學員一切慘無人道的迫害罪行都會曝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