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亮相米蘭 歌劇之鄉觀眾叫好(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六日】(明慧記者吳思靜意大利米蘭報導)神韻巡迴藝術團在結束了東歐羅馬尼亞的演出後,於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晚在南歐的文藝復興故鄉意大利登台亮相。歌劇之鄉的米蘭觀眾們不斷為四位歌唱家們叫好,也毫不吝嗇掌聲。觀眾們對晚會下半場的第一個節目,表達春天的《迎春花開》情有獨鍾,連著鼓了四次掌。

「米蘭」是意大利第二大城市,主導意大利經濟、工業的現代都市,有「經濟首都」之稱,同時也是一個文化城市。全市以十四世紀哥特式白色大理石築成的杜莫主教堂為中心,是歐洲最著名的三大教堂之一。米蘭也是文藝復興時期最負盛名的畫家達芬奇的長住之地,其著名代表作之一《最後的晚餐》的原作即珍藏在米蘭的聖瑪麗亞.德.葛拉齊亞教堂內。

四月十五日晚十一點半,意大利米蘭的第一場神韻演出在安聯劇院(Allianz Teatro)落幕,雖然時間已經很晚了,但晚會結束,大幕落下後,絕大多數觀眾還是沒有離開座位,在掌聲中大幕又一次拉開,所有的演員又一次出現在觀眾面前,人們紛紛站起來向演員致敬。


觀眾聚精會神地欣賞神韻晚會


觀眾聚精會神地欣賞神韻晚會

大陸男高音:神韻演出至純、至善、至真、至美

晚會結束後,來自中國大陸的男高音宋凌崎先生興奮的來到了後台,說一定要和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合影。在演出中,當四位歌唱家歌聲剛落,他的叫好聲就從觀眾席傳來:「brava」「molto brava」「 bravissimo」,(好,很好,最好的),他的叫好聲的級別也越來越高。


男高音宋凌崎先生於四位歌唱家唱完時,他即叫好:「好,很好,最好的」

「(神韻)真的使你的心靈會受到陶冶。那種至純、至善、至真、至美的東西真的會讓你感動。」他說:「七十年代初的時候,關老師就已經唱響了大江南北。那個時候我就非常崇拜他。後來發現,關老師還是這麼個有思想、有人格、分是非、有原則的人,這是很重要的。」

他認為神韻的舞蹈更勝過語言:「一句成語叫‘此時無聲似有聲’。舞蹈是一種語言。當語言的侷限出現時,那就不需要語言了,就變成了‘此時無聲似有聲’的用肢體來表達。」

大陸新移民:特別真實 挺美的

於女士一年前從大陸來到意大利,她覺得這台晚會「特別好」,她表示:「我覺得(神韻晚會)體現了中國文化。我喜歡所有的舞蹈,特別是那個善惡有報的節目,就是兩個年輕人在廟裏睡著了的那個節目(《善念結佛緣》)。還有那個有小女孩的舞蹈(《覺醒》),說的是法輪功的事情,事實確實是那麼回事,在中國大家不敢談這個事情,但是在國外就不一樣了。我來意大利一年半,聽到了很多關於法輪功的消息,在網上我也沒少看,都和在中國時聽到的不一樣的。」

於女士表示,「神韻晚會特別真實,挺美的。」在演出中,她看到旁邊的人鼓掌都很熱烈。她問坐在她身邊的一個西方人覺得神韻晚會怎麼樣,那位西方人說:「好,特別好。」於女士希望在大陸的家人有朝一日也能夠看到神韻演出。

米蘭退休銀行家:中國文化不只是中國人的 而是全人類的

演出結束,一對老年意大利夫婦走出劇場,兩人臉上散發著興奮的光芒,好像人走出了劇場,但把思想留在了那裏。當記者問到他們對神韻演出的印象如何時,Eleana Angiuli女士一連說了三個「最喜歡」(Moltissimo, moltissimo)。


意大利前銀行家夫婦

Eleana Angiuli女士退休前曾是記者,她的丈夫Pierluigi Romerio是退休了的銀行家。兩個人一直就對中國文化感興趣,Angiuli女士說:「我最喜歡這些節目後面的思想,我們終於可以看到另外一個中國:不止有壓迫、暴力和惡毒,而是我們能理解它背後的故事。」

Romerio先生也有同感:「我也喜歡節目背後的生活哲學,這是我們的新發現,是看中國的一個新角度。」

針對中國文化,Romerio先生說:「以前中國的文化被毀了,幸運的是,(神韻晚會)拯救了這個文化。中國幾千年的歷史被人們忘卻了,它不應該被忘卻。中國文化不只是中國人的,而是全人類的文化寶藏。」

跨國公司經理:詩意的演出

尼娜.馮克(Nina Funk)女士是位跨國公司的經理,她在一次去米蘭最有名的斯卡拉劇院(Scala Theatro)看演出時,收到了一張神韻傳單,自己馬上在網上查詢定票。

上半場演出結束後,英語流利的尼娜女士對記者說:「我非常喜歡這場演出,特別是最後的打鼓,太有力、太美了;每一個舞蹈演員都很棒,堪稱奇觀。其他的節目也很精彩,那些女舞蹈演員的動作協調一致,移動起來好像踩在小輪上滑動,太美妙了。」

問及從這場演出得到關於中國傳統文化的甚麼印象時,她說:「演出實在太好了。與一週前我在斯卡拉劇院觀看的一場熱情奔放的地中海文化演出相比,今晚的中國(神韻)演出完全不同,這是一場富有詩意的演出。」

弗蘭克(Franco)是一位公司經理。他說:「今天晚上這場演出真的是一場完全的、徹底的、極大的享受,尤其是舞蹈,優雅程度和細膩程度無與倫比。真是一場非常有品味的,非常非常優雅的演出。我一定告訴我所有的朋友讓他們都來看演出。」

退休時裝教師羅西女士(Rossi)說:「今天晚上的演出實在是讓人驚訝無比,尤其是藝術家們的表演傑出,服裝十分精美,音樂優雅,演員的專業程度很高,總之是美妙極啦,無法用語言來表達。這場演出的服裝真的是讓在服裝領域上工作的專業人士夢寐以求。」

四月十六日將在同一劇院舉辦第二場神韻晚會,之後神韻藝術團將北上回到德國慕尼黑,進行歐洲最後一站的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