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復集體學法是否定舊勢力的重要一步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六日】我鎮自七二零集體學法、煉功環境被破壞後,每個同修都受到不同成度的迫害。有些掉下去了,有的不修了,有的舊病復發離世,有的被判刑、流離失所,沒有了整體。有些同修很著急,幾次成立學法小組也沒持久。很多同修想不通咋老也堅持不住呢?某某修的挺好,某某挺精進的,完全可以把學法點帶好,怎麼現在還這樣呢?

師尊在《挖根》經文中說:「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的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向內找,我靜下心來找自己問自己:你主動組織學法點了嗎?沒有。你積極參加了嗎?沒有。最後別人不去時你去了嗎?沒有。你有像對家庭、事業那樣用心了嗎?肯定沒有。第一點:我總認為自己沒有組織能力,總盼望別人來協調、組織自己,向外求,等靠,把自己放整體之外。第二點:認為我沒去集體學法在家學的更多,我正念也沒少發,資料也沒少發,三退也沒少做。找到這嚇一跳,基點就是「私」字當頭,「我」個人得失超過了整體。第三點:再往內心深處挖,隱藏著走出來有不安全感,說白了就是「怕」,被假「我」人殼包住。

師尊在《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中說:「其實那些走不出來的,無論是這樣的藉口還是那樣的藉口,都是在掩蓋怕心。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我剖析自己怕心的根源:一、怕家人不理解,硬走怕傷了感情。二、怕工作、事業、利益受損失。三:「怕」產生於邪黨有史以來變異文化的灌輸和各次運動製造的恐怖殺害。因歷次運動我都親眼見過殺傷迫害。四、「怕」產生於自己對應天體眾生變異反映和自身後天在染缸中污染的「為私為我」的變異觀念和思想業的反映,保護假「我」。五、「怕」來源於另外空間舊勢力的黑手、爛鬼、邪靈鑽空子干擾反映出的怕。總之一句話:正法如何眾生如何無關緊要,「我」自己安全就行。無論怎麼產生的,全是假「我」人殼。我問自己:「四大已風化 舊法在解體」(《洪吟二》),舊宇宙中哪裏還有安全呢?誰能保住你的安全呢?在家偷著學就安全了嗎?人所有的觀念、任何一個想法都是掉在垃圾堆中被污染的,再加上邪黨文化,再加上外星文化,再加上另外空間黑手、爛鬼操控,形成一個變異假「我」,抱著這個假「我」不放就是在壞滅中掙扎,下一步就危險。找到這裏我大吃一驚,我不敢參加集體學法不正是被各種邪惡因素控制了嗎?不就等於聽它的了嗎?這不是被動配合它了嗎?

師尊說:「但是要儘量勸他們集體學法,因為集體學法這個環境對大家幫助提高是不可缺少的,是必不可少的。當時我為甚麼叫大家這樣做呢,因為這個法的修煉形式也決定了必須得這樣做。」師尊的法點醒了我們,幾個同修立刻走出來,與大家在法上交流,都認識到今天集體學法是走正師尊安排的正法之路。是整體提高,整體全盤否定舊勢力,更多的救度眾生的必經之路。同修各自主動提出在自家成立學法點,這樣多個學法點馬上成立起來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有些從不出來的同修也主動參加學法點學法。而且有新學員也來參加了,下一步大家計劃主動把自己知道的昔日同修更多的找回來。

再對照七二零之前,我鎮集體學法、煉功,同修們心性一天一個提高,身體一天一個變化,體弱久病者很快康復,新學員倍增,嚴寒酷暑,風雨無阻。為甚麼七二零以後馬上就不行了呢?不就是整體修煉提高環境被破壞了造成的嗎?如果集體環境存在,它能迫害得了嗎?那麼我們今天恢復集體學法不正是全盤否定舊勢力嗎?走師父安排的路嗎?

那麼它們為甚麼這麼幹呢?就是舊勢力懷著「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的思想,操控宇宙中它們要淘汰的敗壞了的各種生命來操控惡黨惡人把大法弟子的修煉環境破壞掉,把大法弟子各個分隔開來單個迫害,企圖毀掉大法弟子。同時操控眾生對正法犯罪,淘汰眾生。因為它是對整體的破壞,個人在家學的再多,也是在舊勢力的迫害中,大法弟子都加入集體學法就是全盤否定舊勢力。同時我也認識到:集體學法是整體走正師尊安排的整體提高、昇華,整體做好三件事,整體從舊宇宙為「私」為「我」壞、滅最後環境中脫胎出來,轉變成為新宇宙真正純正的無私的為他的生命在修煉過程中必須達到的境界,溶於法中,永恆安全。

建議:現在還沒有集體學法地區的大法弟子,在保證安全的基礎上,站在正法基點上組建學法點,站在全盤否定舊勢力基點上組建學法點。人人從自身做起主動組建,主動參加,就能迅速達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整體配合,就能找回更多的昔日同修,就能發揮整體法力,搶救更多眾生,就能兌現史前誓約、完成史前洪願;就能整體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叫舊勢力沒有迫害藉口,就叫它從歷史舞台上下進無生之門;就能整體走正師尊安排的正法修煉、圓滿之路,跟師尊回家。

個人所悟,不足之處請同修圓容。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