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四﹒二五」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六日】眨眼間,作為歷史的偉大的一幕,萬名法輪大法學員自願到北京上訪的日子「四﹒二五」將過去九年了。那是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為了給法輪大法及其修煉者群體討個公道,爭取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萬名法輪大法學員自發的、以和平的方式善意的向政府反映實情,講清真相,請求政府及時制止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對法輪功修煉者群體所做出的不公正對待而發生了「四﹒二五」事件。

我是「四﹒二五」事件的參加者,見證者。雖然有很多大法弟子對此事進行過客觀而詳實的報導,但是我還是想把我經歷的過程和所見所聞寫出來向明慧網發出。

●引發「四﹒二五」的原因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從天津傳來可靠消息說天津市公安局根據上級的意圖抓了很多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原因是何祚庥(中共科痞)在天津出版的《中國青少年科技雜誌》上發表了─篇題為「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該文章以捏造事實、誣蔑、誹謗、陷害的卑劣伎倆,指名攻擊法輪功,醜化法輪功修煉者的形像,誣蔑法輪功創始人。這本雜誌是向全國中小學發行的。加上各級行政部門對報刊採取硬性攤派訂閱的因素,該雜誌發行量甚廣。何祚庥的這篇文章對不明真相的廣大讀者產生了極壞的誤導作用,特別是對青少年的毒害很大,同時給法輪功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廣大法輪功學員看在眼裏急在心上。

同時需要指出的是,何的文章有更深的政治背景及目的。眾所周知,何祚庥是中國科學院院士,搞科研的。但他學術水平非常低劣。他原來在中國原子能研究所(現稱中國原子能研究院)搞過政治工作。他和當時任邪黨公安部部長的羅幹是「─擔挑」(連襟關係)。而一直蓄謀打壓法輪功的政治野心家正是羅幹。由於法輪功走的正,羅幹想從雞蛋裏挑骨頭,但費盡心機也找不到。他千方百計製造事端挑事造事,而何祚庥正是他的急先鋒。公安部門內部多次下達文件,派遣特務打入法輪功修煉者內部臥底,從明暗兩處調查法輪功的情況。如煉功人數、地點、「組織者」是誰、是否收費、如何聯繫活動、有甚麼資料等等,在下達的文件中就已經明確先定性再找證據取締的原則。當時我所在居住地的公安局國保處(過去叫政保科)曾多次找過我。派出所也找過我要提供煉功人員名單(但我沒提供)。在全國各地出現了多起警察騷擾煉功點,哄趕煉功學員、搶走錄音機、用高壓水龍頭噴射學員的事件。有些報紙、雜誌、電視和電台等媒體公開報導歪曲法輪功形像的事件。僅何祚庥就曾多次在不同場合發表他的不實之詞,到處煽風點火,妄圖挑起事端。許多大法學員也曾多次找到他並講給他真相,但他反而變本加厲的進行誹謗。因為他是羅幹手中的一根打壓法輪功的政治棍子。

何的文章─刊出,知情的許多天津大法弟子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大法負責的精神開始打電話、寫信或直接找到雜誌社講清真相,要求雜誌社澄清事實並更正不實的報導文章。由於給雜誌社打電話的法輪功學員很多,使得雜誌社的電話到後來就無法再打進去,因此直接來雜誌社的人越來越多。但是在此過程中雜誌社的負責人始終不作明確答覆,態度曖昧,出爾反爾。由於該雜誌社設在一所學校內,幾家單位聯合辦公,來訪人員多了不可避免會影響到其它單位(據說此時來訪人員已有數千人),該學校怕出大事,便請求天津市公安局派人干預。於是,四月二十四日便發生了警察驅趕來訪群眾甚至動用警棍、高壓水槍,手銬等器械打傷並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四十多人的惡性事件。此發生後直接導致大批學員群眾聚集。許多學員到天津市市政府上訪,由於事態擴大,有關部門開始互相推責任。最後天津市公安局、市政府和市委對上訪學員代表說「這個事我們天津做不了主,你們去北京吧,國家公安部已經知道此事了」,至此引發了「四﹒二五」上訪事件。

●法輪大法的修煉者群體是一片淨土

我是四月二十五日上午八點左右到北京府右街南口的,當時的西北角人行道靠牆角擺著一張辦公桌,有二、三個警察坐在椅子上聊天。顯然是臨時調去執勤的。我和幾個大法弟子沿著府右街東側的人行道向北街走,想直接去國務院西門找接待站反映情況,請求立即把天津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釋放,並杜絕此類事件的再次發生,給我們一個寬鬆自由的煉功環境,並向國家領導人反映一下我修煉法輪大法以後的美好。同時提醒政府防止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利用法輪功撈取政治資本。我邊往前走邊想著怎麼說。離西門還有三四百米時,見從路西站著的人群中走出一名少女,她穿過馬路走到我們跟前微笑著說:「請問你們是來上訪的同修嗎?」我怕她攔住我們就沒說話,和我同行的一個女大法弟子說:「我們是某某區的,來上訪的。」那位少女說:「那就站到那邊的上訪隊伍中去吧!」我說:「我們是去國務院信訪接待站向政府反映情況,不是來站隊的。」那位少女說:「我知道你的心情,咱們來到這兒就是一個整體,來的目的都是一樣的,咱們有同一個師父同修一個法,要顧全大法和整體的形像,別讓壞人鑽空子。」我贊同的連聲說:對、對。便隨她溶入到大法弟子的上訪隊伍中去了。

溶入上訪隊伍的人迅速增多,我加入時已站成三行隊,有四五百米長。很快人群又增加了一行並不斷加長加寬。後來連胡同的兩側都坐滿了人,並且年齡大的人較多。這時有人提議年輕人站到前四排,給歲數大的在後邊能坐一下。隊伍中學員互敬的場面很感人。在隊伍的前邊不時傳出「請安靜,少走動」的勸告聲。有個小伙子雙手托著一個字牌上寫著「肅靜,勿亂走動」兩行字,默默的在隊伍中來回走動。

午後,由於餐飲後廢棄物多,幾個老年大法弟子便提著自己買的大黑塑料袋穿行於人群中回收廢棄物並倒進路邊垃圾桶。但是大部份學員都是把廢棄物裝在自身攜帶的包。就連警察和行人扔在路上的煙頭,大家誰看到就隨手撿起。行人看到這一切都讚歎說:法輪功真是一片淨土。

●警察要書看

隨著上訪群眾不斷增多,被調來執行緊急任務的警車警察不斷增多。整個北京城的主要路口全部設崗。上午十一點左右,通往中南海府右街的公交車被停發(如14路等),路口設有攔阻盤查上訪人員的卡子。在我呆的地方路邊停了一輛「依維柯」警車,有五六個警案站旁邊。開始他們表情緊張,目不轉睛的注視人群。後來時間一長便放鬆了,並互相之間開始說笑。大約下午兩點他們中一個胖高個(看樣象頭兒)向我走過來,在我對面一米半的地方站住問我:」你是這隊伍的負責人吧?「我說:「我們沒有負責人,我們都是法輪功學員。」他又問: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你們到這來煉功啊?我說:「法輪功是一種佛家修煉大法,他不僅祛病健身,更主要的是教人做好人。我們不是來這煉功,是來國務院信訪辦來反映天津公安局抓人打人事件的。」他吃驚的問:怎麼天津還敢抓人打人啊?我說:沒錯啊,這事只有國務院能解決。他又說:你們沒有負責人怎麼那麼心齊呀?你們有書嗎,借我看看?我說:真可惜我沒帶,我看誰有給你借本看。他說謝謝。還沒等我問呢,身後便有好幾個人說:我有,我有。我便從同來的一女大法弟子手中接過來一本《轉法輪》,雙手捧給他。那個警察也雙手接過去便急切的翻了翻,轉身對身邊的兩個警察說:你倆先盯著點兒,我到車裏看看這書。幾個警察相視一笑便都跟著鑽到警車裏去了。

●總理朱鎔基接見上訪群眾

由於上訪人員人數越聚越多,到上午十一點多距離中南海西門處一百五十米往南、北兩頭已有數不清的群眾。據說人群南邊從府右街南口拐彎復興門方向已延伸到復興門立交橋,北邊人群已延伸至大紅羅廠以北。

在等待期間,我記憶中曾有幾撥上訪學員的代表被召進國務院接待室。有一次一位學員代表出來後說:快找找懂法律的學員,進去的學員代表缺懂法律的,趕快補充上去。又有一次一位學員代表出來說:進去的代表中沒有研究會的學員,國務院領導要求代表中必須有負責人參加。有人認識王志文和總站站長或知道電話的趕快請他們到場,否則國務院不予接待。

下午兩、三點鐘,忽然聽到西門附近上訪群眾中響起了掌聲。我循聲望去,看到有一大群人緩緩的由西門走出來走向路東,警察和武警在外圍。這時聽到有人說:朱總理出來看望上訪群眾了。朱鎔基到上訪隊伍中和學員握手、問候,然後就回去了(我估計整個過程有1~3分鐘的時間)。

在這件事之後,又有一次學員問:「誰知道李小妹來沒來?」(一北京女學員,後在監獄裏被洗腦,做了不少助紂為虐的事,希望她能趕快警醒過來)。這是因為天津市公安局的談判代表在眾目睽睽之下不承認抓人,打人的事實,國務院領導問抓人的事,他們硬說沒抓,因此要讓李小妹到場作證以揭露其謊言(李小妹在天津參加了上訪,被天津公安抓捕並毆打)。當時學員代表李昌說:「當著國務院領導我負責的說一句,你說天津公安沒抓人,我說抓了,其中就有北京的學員,我們可以叫來作證。」天津市公安代表當即啞口無言。

●突現奇觀 感人至深

上訪群眾雖然人數眾多,現場卻異常清靜,氣氛祥和。下午四點多,周圍的人群忽然響起熱烈的掌聲。學員們輕聲呼喊著:快看快看,滿視野都是法輪!樹葉上有法輪!牆上有法輪!這時天空中彩雲飄飄,無數的法輪在空中飛舞,彩雲上面出現了端坐著慈悲偉大師尊的法身,身披紅色袈裟,無比的慈悲、無比的威嚴。整個人群頓時群情激盪,那殊勝的場景無法形容。這神聖的一幕持續了有半個小時,不僅大法學員看到了,連一居民小院內的老太太和她的小孫子都看到了,她們高興的喊著:真好看啊!真好看啊!當我們再到她的院裏接自來水喝時,老太太說甚麼也不再收我們的錢了。

●羅幹布設陷阱 江澤民發狂

我想在這裏說明的是,雖然上訪學員的人數不斷增多,但大家都自覺維持秩序,目的是本著對大法、對社會負責,給世人和政府樹立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良好形像。同時也防止壞人乘機搗亂進行嫁禍。而當時也確有特務混入到學員中伺機搗亂破壞。離我五十多米處,上午發現一個不像學員的年輕人,到處說三道四,並散布回家言論。後來從口袋裏掏出煙用火點燃,這一舉動立即被學員識破並將其轟出人群。我們雖然識破了混進來的個別特務,可邪黨政治陰謀布設的陷阱卻沒有識破。

事情是這樣:上午隨著上訪隊伍的擴大,府右街南口執勤的警察讓人群往西靠路北的人行道上向西延伸排列,不讓靠近中南海紅牆一側。可是後來竟出現警察帶路,使上訪群眾隊伍沿中南海紅牆向東延伸。現在看來目的很明顯,這是公安有意誘導群眾形成將中南海包圍的陰謀圈套。後來,邪黨果然在宣傳媒體和文件中製造出了法輪功「圍攻中南海」的惡毒謊言。

江澤民曾於四月二十五日下午五點左右坐著防彈車查看上訪人群。並親眼看見了上訪群眾中竟然還有身穿軍服的尉級、校級軍官和穿警服的警察。這使江十分的惱火。他後來在一次中央會議上氣急敗壞的叫喊:法輪功的隊伍站的那麼整齊,紀律嚴明,比我們軍隊都強,我們軍隊,警察的隊伍要是那麼齊就好了。隊伍裏還竟然有我們的校級軍官,回去好好查查,要嚴肅處理(以上內容是我單位惡黨書記找我談話時親口所說)。

●人走街淨 世人稱讚

二十五日下午三、四點鐘,上訪人群中散發出一份傳單,是中共中央、國務院信訪辦、北京市公安局的聯合通告,大概內容是:重申對氣功的三不政策,上訪所反映的意見已清楚。此次集會應儘快撤離。對未完全反映完的各地干擾法輪功群眾煉功的情況可以選代表逐級向中央反映。各省市來訪人員回自己省份省信訪辦反映。北京市的由各區縣派代表向國務院信訪接待站直接反映,責成信訪辦主任負責接待。

見到此通知後,上訪群眾仍非常平靜,沒有人撤離現場,因為大家知道學員代表還沒有出來,天津被抓的學員是否被釋放等事情在未得到初步解決之前不能撤離。並且打算夜宿在此。

約晚上九點,學員代表從中南海西門走出,動員大家儘快安全撤離現場,說天津被抓的學員都放了,─切按照公議紀要辦。由於上訪學員互相不認識,同時也不知傳話的代表姓名,致使撤離動員工作難度很大。在學員們的一再追問下,李昌大聲宣布:「請大家相信我說的話,我叫李昌,我對我說的話負責任。明天早上八點,北京市各區縣推選兩名代表到永定門信訪接待站集合,繼續向中央反映問題。各省市的回各省市信訪辦反映情況,請大家立即撤離現場。」上訪學員聽到這一消息後便開始有序撤離,整個過程平靜,祥和。在學員撤離後,整個街道上乾乾淨淨,沒留下任何雜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