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中國的酷刑:冰山一角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中國中共當局借北京奧運之機大批抓捕法輪功學員,屠殺藏民,壓制媒體,這一系列的舉措使得中國的惡劣人權狀況再一次曝光。

關於在中國正在發生的酷刑迫害,法輪功人權組織已經向世界各地的政府官員、非政府組織、人權團體以及個人發送了幾百萬封的電子郵件。中共為了獲得奧運主辦權,許諾要改善人權狀況。但是事實卻並非如此,相反,迫害反而步步升級。

從以下的一些報告中,你可以了解近幾年來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遭受迫害的殘酷情況。這些迫害案例只是冰山一角,這是幾十萬正被關押在獄中、勞教所中的法輪功學員正在承受的,也是百萬名敢於堅守個人信仰、抵制中共迫害的一些典型的例子。

1、張玉蘭:在中共當局為獲得承辦奧運權而許諾要「改善人權」兩年後,張玉蘭的父親張全福於2003年1月8日被長春朝陽溝勞教所迫害致死,時年65歲;隨後才十天,其哥哥張啟發於2003年1月19日也被長春朝陽溝勞教所迫害致死,年僅38歲。2000年張玉蘭在長春女子勞教所被迫做奴工,經常加班加點到半夜,遭受過電棍、體罰。2007年11月28日上午,警察強行綁架了張玉蘭,現在張玉蘭不知被非法送往何處。當局拒絕向張玉蘭的家屬透露張玉蘭身在何處,甚至是死是活也不得而知。

2、趙忠玲:趙忠玲先後五次被綁架,幾乎每次釋放回來都傷痕累累。2007年3月23日,趙忠玲再次被抓捕。一個月後趙忠玲生命垂危,但是當局拒不釋放她,用很重的腳鐐將她銬在床上,並對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趙忠玲宣讀判刑三年的判決書。一個半月後,趙忠玲被迫害致死,年僅44歲。趙忠玲去世後,當地政府逼迫其家人在判決書上簽字。

3、劉宏偉、穆萍:2002年5月13日,劉宏偉的夫人於立新被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監獄虐殺,劉宏偉被迫流離失所。穆萍的丈夫邵慧二零零二年八月被吉林市公安迫害致死。穆萍也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到三年的勞教迫害,當她被釋放後,她的兒子時時跟在她的身旁。劉宏偉和穆萍相識後,建立了新的家庭,並找到工作安了家。2006年10月24日,警察綁架劉宏偉和穆萍,抄家並凍結七萬元的銀行存款。兩個孩子在家裏無人照看,穆萍的母親心臟病復發,雙方的母親精神都接近崩潰。目前劉宏偉和穆萍仍在關押中。

4、魏鳳舉:魏鳳舉因為向人們講清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於1999年被抓捕,投入監獄。在監獄裏,魏鳳舉被迫每天奴役勞動17到20個小時,有時是整宿不讓睡覺。管教用電棍電擊她的胸部和嘴巴,嘴都被電變形了。2007年2月,魏鳳舉再次被關押,酷刑折磨使得她腹部疼痛不能進食。釋放回家後,身體一直沒有恢復,於2007年7月12日去世。魏鳳舉生前曾親口說過:「我不能好了,他們(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給我打針了。」

5、李洪福:李洪福在向民眾講述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中曾多次被關押迫害,遭到酷刑折磨,如坐老虎凳、高壓電擊、十指釘竹籤等等,以及吸毒犯的暴力毆打。致使李的脾破裂、胸肋挫傷、嘔吐,呼吸困難。體重不到40公斤,已不成人形,還得家人攙扶。李洪福於2006年12月8日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