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想要開明慧學校的大陸同修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明慧學校,多麼神聖的四個字?我甚至覺的這是師父的一個心願。不過在當今的中國大陸,到底適不適合開明慧學校呢?如果開了算不算錯呢?經過了半年的風雨,經歷了半年的沉浮,讓我感慨頗多。

一九九六年我得法,那時候我九歲。從小跟著爸爸媽媽學煉動作,提高心性。迫害開始之後由於爸爸媽媽都很堅定,讓我這個十二歲的孩子也從未對大法有過一分動搖。記得那是二零零二年的春天,我們這裏開了一個大法小弟子交流會。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除了阿姨叔叔爺爺奶奶們,原來小弟子也有這麼多。我們一起背《論語》,討論著誰可以背多少《洪吟》。然後大家一起發正念。記得一個天目開著的同修,發完正念說:大法小弟子發正念的時候,師父笑的合不攏嘴呢。那時候的情景我至今還很懷念,每每想起那時候的精進,很是讓我欣慰。

對於孩子,也許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最為溫馨,可是邪惡往往卻會毫無顧忌的破壞。二零零二年七月份,我們一家被惡警帶到了公安局,之後爸爸媽媽就被迫害。師父很慈悲,把我安排到姐姐家裏,姐姐家裏條件不錯,並且也是同修,所以我一直也沒在法上落下。不過沒有父母在身邊的日子,沒有家的感覺我也可以體會到。記得後來一個同齡的小弟子對我和W說:沒有家的感覺,你們知道嗎?當時我笑了一下說:咱們仨,應該都知道吧?不過比他們兩個,我倒是幸運的多。不僅有家,更重要的是有法。而他們沒有家的時候,卻離開了法。

不幸總會過去,烏雲也不會總遮著太陽,二零零七年爸爸媽媽回家了。一起回來的還有一個美術很專業的老同修。老同修找到爸爸,說讓我和他學美術,學雕塑、浮雕。爸爸在獄中知道這位叔叔的本事,也知道他對大法的堅信。爸爸說:在監獄裏,有四個惡警輪番打他,後來其中的三個惡警遭報死了……那時候我剛好高中畢業,很自然的就和他學了美術。後來又認識了個做教育工作的S同修,他幫著租房子,買電腦,聯繫孩子。再後來到了零八年,由於舊勢力的間隔,S同修和這位美術專業同修發生了不快,然後美術專業的同修就走了。S同修在另處租了個大房子,接來了很多我們城市附近市縣的小弟子。

在這期間,我看到了一些關於大人、孩子以及學校的一些優缺點。說出來和同修們交流。有不對的地方希望同修們慈悲指正。

先說存在的一些問題,這裏孩子們年齡都從十多歲到二十出頭,有男孩也有女孩。不可否認,現在的孩子們都很早熟,我覺的要好好學習一下關於去掉情與色的文章,並且要經常學。不過也許這裏的大同修出於情面,好像不太好意思學這方面的文章。我覺的這顆心對這個年齡的孩子來說,是最應該打好基礎的時候。這樣,邪惡甚麼時候也抓不住這個把柄,那會少很多很多的麻煩。

這裏很多孩子好久沒有學法了,來之前很多孩子不學法,不煉功。來了現教的煉功動作。大家一起通讀《轉法輪》。這無可厚非是大好事。不過我覺的老同修應該告訴孩子們在學法的時候一定要嚴肅,絕對不能嬉皮笑臉的。

學校當然不是為了賺錢,不過在要維持學校的正常開支,以及孩子們吃住。沒有錢也的確不可以。所以這裏收每個孩子每月五百元,其中包括學費以及吃飯等一切費用。說實話五百元一個月的確是不多。不過對於這些市郊的孩子,對於這些如果在家是可以賺錢的孩子的家庭來說也不能用輕鬆來形容。所以我覺的,那對於這個年齡的孩子來說,一定要有真東西教才可以。學法煉功,這就好比文化課。那這麼大的孩子也一定要教技能課。所以如果沒有或者技能課還不成熟的話,就不要弄。否則的話,剛開始還可以,時間稍微一長,那麼孩子們心就會出現浮動。如果可以,最好可以讓孩子們一邊學習技能並用這個技能可以在課餘時間實踐來賺錢,解決學費問題。

大人的心。首先啊,個人覺的,S同修和美術同修的出現間隔,到分開,再到互相指責。這就存在很大的漏啊。同修之間應該是互補的。應該協調好,並且不管存在著甚麼問題,都不能互相指責。

後來S同修也出現了一些心。一旦可以左右這個學校命運的人,對這個學校的甚麼東西產生了心,那就危險了。其實從S同修和美術同修出現間隔,互相指責的時候,就已經危險了。那時候舊勢力就已經盯上了,並且已經有藉口了。如果承辦學校的人再有甚麼心(歡喜心,名利心,顯示心),孩子們又不是特別的正,那真的就太危險了。

說了這麼多學校存在的問題,那是不是這個學校辦了就一定不對?不應該辦呢?

來這裏的很多孩子,在家裏媽媽追著說學法也不學,哄著讓煉功也不煉。在這裏呆過回去之後,早上起來和媽媽一起煉功,看媽媽學法一起跟著讀書。這些小時候跟爸爸媽媽一起學法的孩子們,長大之後不學了。到現在能從新回到大法中,我覺的不管從哪方面來說,這都是大好事。

沒有家的孩子,來這裏如果可以有的吃,有的喝,並且可以有法學,那絕對是大好事。有一個十幾歲的小女孩,父親被迫害致死,母親在監獄中關押。在這裏可以有個避風港,可以學法,那這不是好事嗎?但是也絕對不要說,這樣是好事,那就找一個這樣的孩子當招牌。而真正需要的孩子來了,卻因為沒錢而不收。我知道,學校本身也沒錢。不過可以先留到學校裏面,然後讓有條件的同修每月出多少錢來管這個孩子啊?你不能說把還有人管的孩子弄來當招牌,真的需要來這裏的孩子,卻因為沒錢而不收。這個心多麼的不正啊?還有,這個學校的目地到底是甚麼呢?不就是要管這種父母因為被迫害而沒人管的孩子嗎?

很不幸的告訴同修們,在我寫這篇文章之前,這個學校被邪惡發現了。孩子們都沒事,大人也沒有抓到誰。不過通過這個事,所有的當事人是不是應該想一想,到底是哪顆心漏洞如此之大,以至於讓已經微不足道的區區舊勢力給鑽了這件本來是大好事的空子?事情發生之後一些同修很生氣的說:從一開始我就說開這個學校不對。如何如何。我覺的事情發生了,我們要找自己有甚麼不對,然後安慰當事人,讓他從這事中找到心提高上來,而不是一味的指責。

而且想告訴還對這裏依戀的孩子們,這個學校已經沒了,你在這裏修煉的階段已經過去了,就好像日曆一樣,翻過去了,不要產生對這個學校的執著。

那麼在如今的大陸開明慧學校對不對呢?我個人覺的,一定要量力而行,不是誰都能開的,也不是甚麼地方都能開的,而且以目前大陸的這個形勢,最好是別開。我希望個別已經開了的同修,能從新考慮考慮是否要辦下去,至少可以借鑑一下我提的建議。在大陸目前的迫害環境下,大法弟子安全穩定的做好三件事至關重要。如果有其它辦法讓大法小弟子正念更足(比如普通的集體學法),是不是不更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