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奧運,放下你的手銬!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三日】2001年,中共為了獲得奧運舉辦權,曾經信誓旦旦的向國際社會公開承諾改善中國的人權狀況,開放新聞的自由度。可發生在中國的事實與中共當年的許諾恰恰相反。

人們至今還清楚的記得,北京奧組會主委、時任北京市長的劉淇當年曾在莫斯科向國際奧委會全體委員保證,北京如果獲准主辦奧運,將有助於經濟與社會的進步,同時也將促進人權的進一步發展。北京申奧委秘書長王偉除承諾將加快改善人權狀況,還表示「我們將給予來華記者充份的新聞自由,可以在比賽前及比賽期間,到北京及其它城市,報導任何希望採訪的任何事,而且還將容許示威。」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代表中國政府在向國際奧委會作陳述時也說:「中國政府將信守在北京陳述報告中所做的所有承諾,並將盡一切努力幫助北京實現其承諾。」中國奧委會主席何振梁緊跟著更向奧委會全體成員拍胸脯說:「如果舉辦2008年的奧運會能夠授予北京,我可以向你們保證,七年後的北京,都讓你們為今天的決定而自豪。」

申奧成功後,劉淇接受記者採訪時曾強調說,「北京現在拿到了2008年奧運會主辦權,就一定會兌現自己的承諾,按照申辦報告中提出的各項保證,做好場館建設等各項工作,到2008年奉獻給全世界一屆歷史上最出色的奧運會。」

其實,早在1993年中共就曾申請舉辦過奧運會,當時之所以沒有成功,一個重要的原因就在於國際社會對中共政府惡劣的人權記錄普遍反感。而七年前當它再次申奧時之所以終於如願以償,在很大程度上則是因為這一次它所做出的改善人權、保障新聞自由的承諾獲取了多數國際奧委會成員的信任。

儘管國際輿論對中共的獨裁暴政一向持批評態度,許多人一直堅持中共獨裁政權不配舉辦奧運,但2001年中共申奧成功後,有相當一部份西方人士、團體和國家天真的相信了中共的承諾,認為奧運給中共戴上了一副「金手銬」,國際社會可以借奧運監督中國改善人權記錄,促進中國社會民主進程,使中國按國際規則辦事。

如今近7年過去了,事實表明,申奧成功以來,中共不僅沒有實現其申辦奧運時改善人權的承諾,相反正在以象徵世界愛好和平,尊重人權的奧運會名義,打壓一切被它自己視為「威脅」的不同聲音,變本加厲的進行人權大迫害。近7年以來的中國人權紀錄,不但沒有任何改善跡象,甚至可以說是日趨惡化。這期間,中共對民間維權運動公然進行武裝鎮壓,對異見人士動輒監控恐嚇、拘捕入獄、判以重刑,對上訪人士毆打驅散、抓捕遣送。在新聞管制、書籍查禁上更是日趨嚴密,稍微「出格」一點的文章發表,不是總編撤職就是報刊停辦,作者被點名批評。網絡控制更為恐怖,幾萬網特日夜監控追查,多少網絡寫手落入他們的手掌,鋃鐺入獄。可以說,為舉辦奧運,中共罔顧人權已瘋狂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

開放新聞的自由度是中共申奧時承諾改善人權狀況的一個重要部份。迫於國際壓力,大陸於2007年1月開始實施「北京奧運會及其籌備期間外國記者在華採訪規定」,規定外國駐華記者在北京奧運期間可在中國境內自由採訪,且範圍不僅僅限於對奧運會,也包括政治、技術、文化和經濟等領域的報導活動。然而北京駐華外國記者協會當年8月1日公布的一項調查報告卻顯示,在受訪的163位駐華記者當中,95%認為中國的報導環境沒有達到國際普遍接受的標準;67%認為中國政府沒有履行給予外國記者更多報導自由的承諾。40%的外國記者反饋表示,從2007年1月以來在報導過程中受到中國政府的某種干預和限制,包括跟蹤監視、恐嚇騷擾、非法拘禁、對記者本人及消息來源的暴力侵犯等。部份外國駐華記者亦認為,在公共場所採訪諸如抗議等敏感事件時還是會遭官方禁止,在深入報導少數民族等敏感問題時,還是會遇到很多來自行政部門的阻礙。另據總部設在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在今年初發表的報告,目前中國有大約80名記者和互聯網使用者被監禁,其中一些甚至從1980年代起就被關在了監獄裏。中國當局封鎖了數千個網站,網民上網被網上警察嚴密監視。2007年一年中,總共有180名外國記者在中國被攻擊、威脅或逮捕。可見,中共根本無意尊重新聞自由,其所謂「充份的新聞自由」的宣示只是假相,而其所推出的「規定」也只是為緩和批評的權宜措施。

隨著奧運的臨近,非法抓捕監禁對當局持批評態度的各類異見人士也愈演愈烈。今年1月17日,被當局抓捕的黑龍江富錦失地農民維權代表於長武又被當局判處兩年勞動教養。勞教決定書稱他組織上訪,要人權不要奧運、要土地不要奧運,還接受海外媒體的採訪,特別是與有法輪功背景的媒體有聯繫,因而認為他危害了國家安全和公共秩序,構成了勞教條件。

另據報導,北京維權律師滕彪於今年3月6日晚也被當局綁架,目前下落不明。北京的另一維權律師李和平,在今年3月7日早晨開車送他7歲的兒子去學校的途中,突遭一輛車猛撞,車後廂幾乎報廢。李和平認出撞他車的車上的三個人是最近一直跟蹤他的那些人。李是一名北京的執業律師,基督徒。他曾為一些政治異議人士、宗教修煉人士和維權人士擔任法律顧問和辯護律師,其中包括維權律師高智晟。2007年9月,李和平被一群不明身份的暴徒蒙面綁架後遭到毆打和電棍電擊等虐待。李和平陳述說,他在被毆打時暴徒反覆向他發出要他們全家「滾出北京」、否則將會有嚴重後果的威脅。

在新的一輪迫害狂潮中,中共當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更在不斷升級。

早在二零零五年,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劉京就受命在北京奧運開幕前消滅法輪功,並向全國公安部門下達指令,要求落實這一行動計劃;二零零七年三月,中共前公安部長周永康再次向全國下達了新一輪嚴厲打壓法輪功的命令,緊接著大陸許多地區連續發生大規模抓捕綁架,加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性事件。他們中有的被非法關押或非法判刑,有的失蹤,有的被迫害致死;大量被非法關押在中共勞教所、監獄等迫害場所的法輪功學員也因新一輪嚴厲打壓命令,受到加劇迫害。

據中共內部消息,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中共以「中央政法委員會」名義,秘密發布題為「關於切實維護社會穩定,確保北京奧運會安全的工作意見」的文件。此文件下達全國四十個省級「政法委員會」,以及「省委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該文件明確要求在二零零八年三月到九月間,「集中時間、集中人力,組織開展糾紛矛盾排查化解專項活動」,「加強對採訪奧運會的境外記者在華活動的管理」,「加強對互聯網及手機短信的管理」,並特別強調「嚴密防範、嚴厲打擊」法輪功。該密文下發到大陸各省之後,明慧網相繼收到來自中國大陸各地大量新增的綁架案例,被迫害致死案例也在增加。截至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據不完全統計,從2007年底開始發生的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案例已達1878宗,遍布中國大陸二十九個省、市、自治區,其中河北省252例,山東省221例,遼寧省218例,黑龍江194例,北京市156例,吉林省125例,河南省99例,四川省92例,廣東省85例,天津市58例,湖北省51例,上海市45例,安徽省34例,江西省30例,內蒙古自治區30例,浙江省27例,陝西省23例,重慶市21例,甘肅省20例,貴州省17例,湖南省16例,江蘇省15例,山西省13例,寧夏回族自治區10例,雲南省10例,新疆自治區6例,福建省5例,廣西壯族自治區4例,青海省1例。

非法抓捕情況最為突出的是北京等設有奧運場館的城市地區。如根據來自北京市的消息,2007年12月至2008年3月中旬,全北京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人數達190多人,約佔全國總數的十分之一,遠遠高於全國其他地區。該市順義縣將舉辦奧運的水上項目賽艇、皮劃艇和馬術等比賽項目。在距奧運倒計時一年前後,據不完全統計,當地就發生了20多起暴力抓捕法輪功學員事件,重點集中在建有奧運場館的附近的馬坡、木林、北小營鎮,首都國際機場附近的天竺、後沙峪鄉和城區內。

綜上所述,近七年來中共以辦好北京奧運為藉口給它懼怕的各類人士紛紛戴上了手銬,在中共塗抹裝扮的奧運光環的後面,是血腥的對無辜的中國人的迫害。申奧成功後中共在人權問題上的種種倒行逆施,再清楚不過的表明它當年關於改善中國人權狀況和開放新聞自由度的承諾完全是騙人的謊言,顯而易見,這一次國際社會又被撒謊成性不守信用的中共大大的涮了一回。事實無情的教育了那些曾幻想申奧成功後中共會信守諾言改善大陸人權狀況,開放新聞自由度的各種國際人士,再一次向世人表明,不管中共嘴巴上說的如何好聽,口頭上承諾的如何動人,它暴虐和騙人的邪惡本性是決不會改變,也決不可能改變的。

「維護人類尊嚴」、「尊重世界基本道德原則」,本是《奧林匹克憲章》的核心原則。一百年多來,奧運已經成為人類不分人種、不分信仰、不論政治觀點,公平競爭的一場盛大遊戲,是追求和平自由的人們共襄盛舉的體育狂歡。如今離北京奧運開幕已不足一百天了,然而人們在中國看到的現實卻是與奧運精神完全背道而馳的一場針對所有異見群體的人權災難,北京奧運正在變成血淋淋的「手銬奧運」,這不僅是對中國公民尊嚴的肆意踐踏,也是對奧運精神的公然褻瀆。良知不允許沉默,為了捍衛奧運精神的純潔性,為了讓大陸民眾的人權不再成為北京奧運的犧牲品,全世界尊重人權、追求和平自由的人們,讓我們攜起手來,徹底揭穿被中共竭力粉飾的奧運光環背後的血腥真相,共同制止正在中國發生和蔓延的一切以奧運為藉口的獨裁暴行,齊聲發出正義的吶喊:「北京奧運,放下你的手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