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震撼音樂之都 奧地利藝術家慕名而至(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明慧記者楊思源、德祥、黃凱莉報導)隨著巡迴演出團的足跡,神韻之風在歐洲越吹越強勁,在這塊具有古老文明大陸上迅速走紅。神韻藝術團在維也納的兩場演出,博得這世界音樂之都各界觀眾的鍾愛和讚美,也得到了奧地利藝術家們的青睞;不少觀眾於三月七日,慕名前來觀看了這裏的最後一場晚會。

維也納藝術家蘇珊娜﹒布蘭德泰特爾(Suzanne Brandstetter)告訴記者,她的一位朋友觀看了昨晚的演出後,打電話告訴她「這個演出太好了,來看吧。看了之後,你就知道確實是很棒的(wonderful)!」;叫她千萬不要錯過今天觀看神韻晚會的機會。

演出中,觀眾熱情洋溢;看到精彩處,歡呼雀躍;晚會高潮迭起,盛況空前,觀眾不僅在每個節目之後報以熱烈掌聲;就在主持人剛剛報出下一個節目名字,觀眾席上的掌聲即起。當演到節目精彩之處,熱烈掌聲再起。這在維也納並不多見,這裏的觀眾觀賞過世界頂級的各種藝術演出,他們同樣具有品味和鑑賞藝術的能力;由此看出,神韻藝術已令此世界音樂之都的觀眾折服。

演出結束時,當全體神韻演員登台謝幕,觀眾們如雷般的掌聲經久不息。大幕已徐徐下落,觀眾仍不肯離去,掌聲依然不減。大幕又一次拉開,全場觀眾站立鼓掌,直到大幕再一次落下。人們才一步一回頭,依依不捨地離開大廳。

肯雅藝術家:人命天註定這一主線貫穿於整場節目之中

當晚,肯雅藝術家路易士與肯雅駐奧地利大使一同前來觀看七日的演出。她說:「我喜歡所有的節目,如果只能選一個的話,我最喜歡的是二胡獨奏。蒙古舞非常好看,《頂碗舞》尤其好,那些女舞蹈演員的平衡能力令人驚訝。」


肯雅藝術家路易士認為神韻的特色美妙不一般。

路易士在奧地利已經居住了七年;維也納常年有許多演出,她經常出入劇院。她認為神韻的特色美妙不一般,「如果和西方演出相比的話,神韻晚會有服裝和樂隊的輔助,顯得更美。」

路易士認為,晚會的節目符合中國哲學和歷史;一條清晰的主線貫穿於晚會的節目之中。

奧地利色彩專家:「真、善、忍」打到我心裏,我不由自主地哭了

奧地利人卡瑪女士(Christina Maria Kama)是色彩專家、也是一位電影人,自己開一家廣告公司。 她表示,演出感動得讓她落淚,「演出非常棒,我非常喜歡它,我都落淚了。」

「這個演出是一個很大的驚喜,讓人經歷了各種不同的感受,非常好。」Kama說,「我最喜歡的是倒數第二個節目,有‘真、善、忍’三個字的節目,這個信號對我來說非常強烈,我必須承認這一點,它是那麼強的打動我的心,以至於我不由自主地哭了。這個信號深深地打到我的心裏。」

作為色彩專家,對於晚會所使用的顏色,她說:「非常豐富,非常漂亮,色彩搭配非常和諧,絕對的正面。現在奧地利的色彩正在經歷一個單調的階段,而這個演出的色彩構成非常美麗。」

電影製片人:二胡演奏觸動了我的靈魂

散場後,記者在大廳裏遇到索默爾女士(Kristine Sommer),她是一位電影製片人,從事電影製片藝術方面的組織工作。索默爾女士就神韻晚會說:「(晚會)觸動了我的靈魂。」


電影製片人索默爾女士說:「這場演出令我異常感動。」

「這場演出令我異常感動,特別是舞蹈,表現了非常高的水準。可以看出,這些演員的藝術造詣很高。」索默爾女士還對記者說,演出的服裝和天幕都非常富有表現力,她很喜歡。

而令她最為感動的是二胡的演奏,她說:「那種樂器的名字我沒記住,是兩根弦的,那個節目讓我非常感動。」

當被問到為何感動,她說:「這很簡單, 就是那種被音樂帶動的感覺,她觸動了我的靈魂,這種感覺無法形容。」

德黑蘭著名民族舞舞蹈家:「非常非常的美,我喜歡晚會的舞蹈」


伊朗德黑蘭亞美尼亞舞蹈家Arthur Merza Nalbandian同樣喜愛神韻。他說:「我很喜歡,非常非常的美,我會再來!」

德黑蘭著名亞美尼亞民族舞舞蹈家Arthur Merza Nalbandian與家人、及朋友,一行二十人一起前來觀看了神韻演出。他們中許多人只會說阿拉伯語,但仍然盡可能用英文表達他們對神韻的讚美。Nalbandian說:「我覺得(晚會)很美,我會再來的。」

Nalbandian說:「我很喜歡,非常非常的美,我喜歡晚會的舞蹈;而且燈光非常的美,還有背景、三維動畫非常的美,很好,我非常喜歡。我也非常喜歡晚會的音樂,還了解了中國舞蹈。」

末了,他自我介紹:「我是一名亞美尼亞民族舞蹈演員。」(他旁邊的人插話進來說:「他在伊朗德黑蘭非常有名。」)

神韻藝術團在維也納的演出在觀眾的讚歎聲中已劃上了圓滿的句號,明天這股清澈的神韻之風將吹向斯洛伐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