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精進弟子另外空間所見(五)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待續)

(五)正念闖出另外空間教養院

另外空間邪惡教養院和這個空間的外表是一樣的,唯一的區別是比這層空間的監視的邪惡多了很多,面積大了很多。教養院中心是一個巨大血腥的池子,裏面全是血。池子四週是穿著管教外衣的鬼,旁邊還有許多怪獸看管著。它們嚴密的注視著血池子。池子裏泡著大法弟子,每個大法弟子都蜷縮在一個卵裏沉睡著,像嬰兒一般,但嬰兒是吸收母體的營養,而卵裏的大法弟子卻在向外流著鮮血,那些鬼和怪物就在汲取著這些鮮血作為能量。如果表層空間的大法弟子覺醒,正念一出,另外空間的卵就會破碎,裏面的大法弟子就會甦醒。我要講的就是我是怎樣從另外空間的教養院正念闖出的過程,其實這個過程和世間的大法弟子正念闖出教養院或其他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是一模一樣的。靠的就是絕對的正念,對法絕對的信。

我也是在卵中醒來,看見自己脖子上一道深深的口子在流著鮮血,心想一定闖出去,絕不讓他們迫害。這時,看守的怪物最先發現了我,我想了一聲「滅!你們叫不出聲音」,它們果然就不叫了。看上去很簡單,實際上心裏要絲毫不懷疑,認為它們必定,必然、不可能叫出聲音,其堅信成度就像你知道太陽落山天會黑那樣自然,那樣絕對的正念才會起作用。

這樣我闖過了第一關。然後就到了一層大鐵門。我對著鐵門發了正念,然後叫它開。我依然要堅信自己一定能讓它開,它就應該是開著的。那門果然就開了,我飛了出去。在低空中向下看,發現下面一層層都是荷槍實彈的邪惡生命來回巡邏。我又用正念想著,它們絕對看不見我。記住,那種絕對成度就像打開水龍頭流出的一定是水一樣的順理成章,沒有一絲的懷疑和猶豫,它們真的就看不見我。就這樣不停的發著正念,我闖到了最外層的圍牆。我稍微有點累了,不自覺的放鬆了正念。這時,它們馬上就看見我了,舉槍就打。我想起了師父說過,在師父傳法初期,邪惡讓師父寒冷,師父就想我比你還冷。我知道子彈硬,於是我想我的身體比你子彈還硬,你怎麼能打透呢,不是雞蛋碰石頭麼,結果沒有一個子彈打透我的身體。最後我來到了電網前,密密麻麻的電網像蜘蛛網一樣漫天都是,我邊發正念邊想著,我會穿透你的,當我到你面前你會溶化的,於是我毫不猶豫的衝了過去,真的就像沒有這些電網一樣穿過了。

這就是我順利闖出另外空間教養院的全過程。整個過程中,片刻不停的發著正念。每一次遇到障礙,在用正念的時候都是抱著絕對會是我們所想的,必然能成功,不存在不成功,就是應該是我想的,堅定正念,不存在一絲猶豫,一切是順理成章的、不要有人的觀念,不要冒出一點要是不能行如何如何的念頭、因為是必成的,我們的神通是龐大的,就像孫悟空殺妖精一樣自信,那就一定能闖出邪惡的黑窩。

在此建議還在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可以集體給一個或幾個想要闖出去的大法弟子發出強大的正念加持他們,堅信他們必定能闖出去,那他們一定能闖出去。我認識一個大法弟子,被關押在層層嚴密監視的看守所裏,還戴著手銬,結果她靠著強大的正念,把送飯口變成了一個人那麼大的空間,居然就從那走了出去。一道道大門在她眼裏形同虛設,一個個守衛成為了稻草人,就這樣闖了出來。至今看守所的管教也想不通她是怎麼出來的。

這樣的例子還有許多。同修們,為甚麼不用我們的佛法神通闖出來呢?為甚麼不相信我們能使用佛法神通呢?不要認為看不見感受不到神通就不存在,當你要用正念闖出的時候,它就會起作用,這一點邪惡是不敢反對的,這是大法賦予我們的能力。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