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陰縣公丕建被多次劫持、勞教、判刑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六日】公丕建,男,五十六歲,山東省蒙陰縣糧油公司職工。在長達近八年多的迫害中,公丕建七次被劫持入看守所,兩次被非法勞教,一次被非法判刑。退休金被扣發近四年。

九九年七二零惡黨迫害法輪功,公丕建想不通,他決定到北京依法上訪,但信訪局也不是百姓說話的地方。公丕建在天安門廣場被非法抓捕,隨即被蒙陰縣公安局幹警劫持回蒙陰。公丕建被關押在糧油公司,糧食局領導和糧油公司經理共計二十人輪班看管公丕建,每五人一班。當時縣委下了命令:公丕建在誰當班時進京上訪,誰就地免職。公丕建被非法看管了約二十天。在這期間天天有人做他的所謂「轉化」,讓他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對他實施精神摧殘。

九九年十一月份公丕建再次進京上訪,被北京某派出所非法抓捕,惡警把公丕建的手機(價值四千元)和二千元現金全部掠奪走並佔為己有,這些惡警把公丕建毒打一頓,並把他手反背銬在椅子上整整一晚上。第二天公丕建被蒙陰縣公安局幹警劫持回蒙陰並關進了蒙陰縣看守所。惡警給他戴上十八斤重的手銬和腳鐐,並給他錄了像。到了晚上十一半點左右,蒙陰縣公安局副局長邊大勇當著兩個幹警的面,脫下皮棉鞋狠狠的抽打他的臉,直到打累了他才停住手。隨即公丕建被關進七號監室,惡警們把公丕建銬在地錨(也叫死刑床)上,用了四付手銬和一付腳鐐把公丕建的雙手和雙腳銬緊,就這樣持續了整整十四天。一姓李的犯人餵了公丕建十四天的飯,用臉盆接大小便,後七號監室的十四位犯人全部抗議,才免於這種羞辱折磨。公丕建被非法刑拘一個月釋放後被關押在單位二十天,臘月二十八又被非法關押進看守所,刑拘一個月釋放後再次被非法關押在單位二十天,二十天後再次進看守所,在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公丕建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王村勞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公丕建被特批釋放,回蒙陰後蒙陰六一零人員對公丕建不放心,經常找他談話,對他恐嚇、威脅,公丕建怕再次遭到迫害,被迫離家出走,在上海市打工時被上海市某派出所惡警綁架,關押在浦東派出所遭迫害達二十五天後被蒙陰縣公安局劫持回蒙陰,在蒙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再次被非法勞教三年。其中蒙陰縣公安局的龔敬安到上海接公丕建時,強行把公丕建身上帶的一千七百元錢和手機全部搶去,至今也未歸還。

公丕建在王村勞教所遭受精神和肉體雙重摧殘。有一次傳遞新經文時被發現,被惡警毒打一頓後,用「大鵬展翅」這種酷刑吊銬了他七天七夜,吃飯別人喂,小便別人接。公丕建的兩腿都腫了,半年多都沒好。公丕建因此被嚴管了半年多,在此期間始終被幾個人看管,一點自由都沒有。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公丕建被釋放回家,二零零四年八月四號蒙陰縣六一零和公安六一零不法之徒闖進公丕建家,抄走《轉法輪》等大法書籍、師父講法帶、煉功帶、四百盤空白磁帶、大小錄音機十台,公丕建被非法關押在蒙陰縣六一零,他被戴上手銬腳鐐達二十五天。在此期間,縣六一零打手王新毒打公丕建的頭和臉,手被震痛後還不罷休,又找來一根拖把桿猛抽打公丕建的腰部,公丕建的腰帶被打斷了四處。

在縣六一零被非法關押二十五天後,再次被送進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受迫害四個多月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山東省泰安監獄受盡肉體和精神雙重摧殘。

從零四年八月份至今縣六一零扣發了公丕建的退休金,公丕建到縣六一零要了多次,縣六一零主任李寶元說要寫保證書(保證不煉法輪功)才發退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