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冠縣縣委人員怕「撞招兒」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一偶然機會,聽到某主任甲和昔日同窗乙調侃。主任話一出口就讓我聽到一個特新鮮的詞兒──「撞招兒」。乍一聽我腦中頓時閃出好像是一個甚麼獸,撞上了獵人布下的甚麼機關的印象。他說的「撞招兒」是甚麼?我還真納悶兒,咱們一塊聽聽這對好友的私房話,研究一下甚麼是「撞招兒」。

某主任甲:哎,聽說了嗎?現在大院(冠縣縣委機關)的人都怕叫去整(迫害)法輪功,說是別「撞招兒」。年前縣裏開了整法輪功的會,大院的人又想起了「撞招兒」一條線,你看縣長劉明星,在冠縣帶頭整法輪功,他得了肝癌,換了兩回肝,花了五百多萬,錢也花了,罪也受了,命也沒了,大院裏的人說這是「撞招兒」了。

還有縣委副書記孔繁英,專整法輪功,開始她氣也挺粗,有一回她頭一天開會,要搜查法輪功的書籍,第二天一大早,她二小子騎摩托車上班就被車撞死了,沒搜成人家法輪功,搜查隊成了她家的治喪委員會了。這一招兒沒剎威兒。時間不長,她大兒又撞死了一個人,那死人的家屬披麻戴孝要在她家發喪,嚇得她把兒子藏到看守所,調公安給她護院。有一回孔繁英又開會安排整法輪功,剛散會不知咋回事兒,她就把腿摔斷了,這「一馬三招兒」,孔繁英可蔫了。

政法委書記許蘭嶺,在冠縣整(迫害)法輪功好幾年了,剛調走升了個副縣長,他在濟南上大學的兒子就被人殺死了。許蘭嶺哥仨就伙著這一條根兒,這一下他算拔斷根了。

還有,政法委副書記劉懷整法輪功時也算過了把官癮,可他得了腎病,摘了一個腎。這一刀切的滋味也不好受。冠縣「六一零」管學習班(洗腦班)的副校長孫秀敏,想好好給上級表現表現,結果她男人騎摩托車撞死了,這也是塌天大禍。公安局長赫沛整法輪功手挺狠,結果嗓子上長了個癌。

從前我對煉法輪功的發資料也不理解,看看這幾個人遭的大禍,我算明白了,人家法輪功那是行善,怕你遭報應,剛才說的這幾個事兒就是人家說的「撞招兒一條線」,有人說叫「全線撞招」。這回「六一零」主任任廣民也嚇孬了,怕「撞招兒」,一心想撂挑子。

同窗乙:我見過一個事,有一次戰友聚會,一個戰友提到《九評》和退黨、團、隊保命的事,好幾個戰友都說要退。某某嘲弄那位戰友,還說要和某黨保持一致,說完吃了一口菜,嗓子就扎破了,還吐了血。這敢情也是那事。聽說河北公安有個叫何雪健的,強姦了法輪功女學員,他得了陰莖癌。

某主任甲:有一回幾個人閒聊把下邊基層單位的頭頭濾了濾,結果是凡整法輪功出風頭的,現在沒幾家過肅靜的,城關鎮二把手王保壯,在辛集鄉當派出所所長時,對煉法輪功的人又抄家、又抓人、又罰款,結果他的兒子兩歲多在家被電瓶車砸死了。聽說公安那幾個幹這的也怵了,怕「撞招兒」唄。

我聽明白了,這「撞招兒」說的是迫害大法的人遭惡報了。昧著良心迫害好人能不遭報嗎?人不治天治,光害怕是躲不過去的。為啥不善待那些修煉真善忍的人哪?善待大法就是給自己留的後路,這樣做就撞不著啥了,福就來了。他們下邊的「私房話」咱就不聽了,我們行個大善,去給那些可憐的人,指條保命的路吧!走,快走,要不就晚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