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同江市部份大法弟子受迫害事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江氏集團發動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黑龍江省佳木斯地區的縣級小城同江市,一些不法之徒緊隨邪黨,幹出了一樁樁令人髮指的罪行,下面是迫害概況。

金川鄉大法弟子程學善在修煉前,性格專橫,爭鬥心很強,他身患多種頑疾,雖練過多種氣功均無效。程學善於九八年秋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從此脫胎換骨,一身頑疾不藥而癒。從此他堅信大法。鄰居親眼目睹程學善學法前後的變化,由衷讚歎法輪功的威力。

九九年「七二零」後,程學善次子由於受江氏謊言毒害,無視父親程學善、兄長程貴林修煉後的身心巨變,以及給家庭帶來的祥和之功,力阻父兄煉功,後竟告發至鄉政府和派出所。結果程學善、程貴林父子被惡警關入同江看守所三個月,遭勒索二千元後才出獄。這是同江市第一起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案。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為證實大法的美好,用行動駁斥電視新聞的彌天大謊,證實大法還在人間,大法弟子劉延常、程學善、程貴林、李風鳴等在當地煉功,被財政所幹部杜臣告到鄉政府、派出所,鄉副書記李柱、派出所所長張光榮帶人將這些大法弟子抓走,後鄉書記史青山下令將他們關入同江市看守所。在同江看守所裏,六十多歲的李風鳴被迫害的便血二十多天,骨瘦如柴,惡警勒索三千元錢後才放人。劉延常被勒索五千元,程學善父子被勒索三千元。其中劉延常被關最長一百零七天,並停發了工資,停了工作。

二零零一年六月初,程學善因為看「天安門自焚」碟,又被已當上了村治保的次子告發,這個不肖之子連告三次,見沒人管,就威脅說:「再不管我爸就上北京了。」同江市公安局六月中旬來抓人時,半路與一四輪相撞,司機雙腿骨折,使這次綁架流產。司機後悔說:「再也不抓法輪功了。」其他警察在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三日上午非法抄了程學善及金川四分場多名大法弟子的家,抄走大法書及錄音機等。臨江大法弟子劉延常又被抓走,政保科長對劉大打出手。

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一日,在普犯宣判大會上誣陷法輪大法。沒想到陪審示眾的大法弟子劉延常、程學善在體育廣場現場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使邪惡迫害草草收場。回看守所後,程學善、劉延常、程貴林被砸上四十八斤腳鐐。後劉延常被非法勞教二年,程學善一年,並超期關押一年,程貴林被勞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八月五日,樂業鎮大法弟子唐玉昌等三人因貼「法輪大法好」被關押迫害至十一月末,三人共被勒索兩萬多元後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一日,警察又突然闖入唐玉昌家,翻走一本《轉法輪》,又把其老伴畢淑芬抓入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並罰款三千元後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春天,在同江市委書記王玉華、政法委副書記張風翔指使下,大批抓捕法輪功學員,又將劉延常抓捕,劉絕食十三天才被放回。二十天後的十二月二十四日,惡警再次綁架劉延常,並連夜送往佳木斯勞教所非法勞教,後被保外就醫。參與迫害者有:胡文順、吳匯剛、孟凡榮、張元斌及若干武警。(後胡文順遭報,車禍手臂骨折,大腿受傷。)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同江市六一零莫亞甫,公安局國保胡文順、紀廣明、陸文雙等又闖入劉延常家強行綁架,在送往佳木斯市半路上,劉延常走脫,寒冬臘月凍黑了腳趾,差點死掉,在好心人的救助下得活。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一日,又非法抓捕了唐玉昌的老伴畢淑芬和李洪君,後李紅君被非法判兩年勞教。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二日,臨江大法弟子李金生和老伴被抓,並非法勞教二年。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同江市公安局伙同臨江派出所葛某將正在賣豆腐回家的大法弟子李鳳鳴抓走,非法關押了五個月,並勒索三千元。

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五月期間,同江市有二十多人次的大法學員被綁架,直接經濟損失數萬元。其直接責任人為:同江市委書記王玉華,副書記張風翔,臨江鎮書記史青山,樂業鎮副書記王曉東。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下午四點多,同江市公安局大批警察闖入一女大法弟子家,強行綁架了不煉功的丈夫張寶春,非法抄走電腦、打印機等近萬元財物。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一日,同江市公安局一夥警察闖進金川鄉大法弟子程貴林家,以索要一個筆記本電腦遭拒絕為名將程貴林抓走,同時搶走大法師父法像一張。一個無雙手的殘疾人他們也不放過,並非法判刑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