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師父近期兩篇新經文與重慶同修切磋(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學了師父《評語》和《淘沙》兩篇新經文,看了「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一日」紐約大法弟子撰寫的大意是如何對待學員內部的中共特務問題的文章後,非常震撼!重慶與紐約雖遠隔重洋,但出現的問題卻很相似。

重慶的情況是:十年前,原中國法輪功研究會負責人王治文曾經給原重慶法輪功輔導站總站某某打長途電話,通告在渝的中共特務易騰飛的有關情況,告誡重慶大法弟子提防,不給他市場。遺憾的是這個消息沒告知重慶同修。除她外,僅有個別人知道,不知何故?也沒採取甚麼必要措施去排除特務的干擾與惑亂。

中共特務易騰飛(也叫易思恆、易正、小易等等)。此特務高約1.8米,手、腳、手指都比較長,鼻子有點勾,眼睛大。其流竄各地,在重慶、貴州、廣州等地相繼被發現。注意:目前此人和上面的照片有些差異,髮型變化較大,比照片上要稍胖。樣子比照片要老很多,看上去40多歲。大家識別此人,除了「高約1.8米,手、腳、手指都比較長,鼻子有點勾,眼睛大」這些特徵外,可看其走路姿勢,和一般人走路不一樣,有些甩腿。其右腿殘疾,走路偶爾會拖地,不容易看出來,注意觀察還是有別於普通人。

一、簡述中共特務易騰飛在重慶的表現

中共特務易騰飛在重慶期間,長期居住在一些大法弟子家中吃喝拿要習以為常。為抬高自己身價,易經常吹噓炫耀自己在市人事局工作,一會又說在市委宣傳部工作,一會又說他在某雜誌社工作,一會又趾高氣揚的說,他從北京來,是某某高幹的兒子。當時就有大法弟子產生疑問:為甚麼他有工作沒有工資呢?為甚麼他有工作不去上班,偏要擠在學員家中吃住呢?他口口聲聲唱高調談修煉,這樣的人和事正常嗎?可是在他漏洞百出的謊言與欺騙中,我們善良的大法弟子被他矇騙的真不少?!後來他的家庭背景問題,被一位豐都縣農民──易騰飛父親來渝找他時揭穿。

易騰飛為擴大特務活動範圍及影響力,在一些人的庇護下,他去過成都、貴陽、西藏、合肥、北京等許多地方,廣泛收集煉功點負責人的通訊地址及有關情況,幹了許多見不得人的壞事。

師父在《精進要旨》〈猛擊一掌〉中說:「可是目前有一些人打著大法弟子的幌子,全國到處亂竄,無故住在學員家裏,吃、喝、拿、要、招搖撞騙,利用學員善良的一面,鑽大法的空子。」易騰飛就是這種吃喝拿要、招搖撞騙的人。不僅如此,易騰飛還在合肥幾千人的會上作「報告」。正如師父在《精進要旨》〈猛擊一掌〉中說:「有些人還在幾千人的會上搞甚麼報告,講的都是他自己,甚至給大法的那一句話下定義或解釋大法,身體向學員們散發著黑色的業力和執著的物質。」易騰飛可能就是師父經文中指出的那種人。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二年三年中,重慶大法弟子遭遇多次大抓捕、大迫害。這些迫害應該說與易騰飛表面偽裝大法弟子,暗地當特務參與迫害大法弟子有關。記得二零零二年元月重慶小泉大法弟子交流會,那次被抓六十餘人,就是易騰飛一夥壞人幹的。那次重慶大部份資料點被破壞,那些大法精英們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被判幾年乃至十幾年刑,損失慘重。據同修揭發,易騰飛還在重慶巴南區穿公安服審問大法弟子。

易騰飛幹的壞事中,還有他色膽包天的一面。有一次他在重慶沙坪壩地區某某醫院借宿,那晚他色心大發,赤裸全身闖進單身女大法弟子的臥室,妄圖行不軌之事,遭到女方嚴厲斥責後,才灰溜溜的逃跑了。易賊心不死,他以學法交流切磋為名,大耍流氓手段,先後騙奸了數名女學員,其他被其猥褻玩弄的女人更不在少數。

二、現在還有人為中共特務易騰飛辯解

紐約出現中共特務,明慧網有報導有告誡;重慶出現中共特務,研究會也有告誡,因特務情況無人傳達,沒有曝光邪惡,也無防範措施,因特務活動在重慶屢屢得逞。隨之邪惡的打壓迫害也猖狂起來,應該說特務活動是導致重慶地區證實大法遭受重大損失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共特務易騰飛在重慶有市場,也有代言人。重慶個別協調人(由原總站某某個人指定的所謂負責人,其人又自稱是重慶負責人──下同)某某某公開表示:「大法弟子中沒有特務!」其實在當時除易騰飛之外,重慶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同修說任何一個同修是特務!為此,她還曾召開了部份地區、由她指定專人參加的會。在半個多小時的書面發言中,避而不談證實法做好三件事的心得體會,卻大談「大法弟子中沒有特務」的問題,對待有「特嫌」和不同看法的一些大法弟子進行批判和冷嘲熱諷,統統扣上怕心、疑心、求心、執著心、顯示心、爭鬥心的帽子,曲解師父有關講法,進行斷章取義,為掩蓋自己的錯誤言行找藉口,造成嚴重偏離大法,引起思想混亂、迷惑誤導大法弟子的大漏,導致災難來臨。果然會後不久,重慶惡人就開始大規模打壓。據統計,二零零七年二至六月份,重慶資料點被破壞十三個,大法弟子被綁架、抄家達七十餘人之多。

個別協調人某某某也被邪惡抓捕,不久就出來了。同時期,許多同修被抓都被關了很久,有的還被勞教。當時有同修問她:「你是怎麼正念闖出來的?」她無言以對。她雙目弱視還總愛外出,從去年七月她出獄起,今天找這個,明天找那個,由於被邪惡跟蹤,被她找過的大法弟子約十人被牽連,有的被抓被勞教,有的被派出所、街道辦事處和社區詢問、騷擾、監視。因此,多位同修都勸她在家靜心學法,為他人著想,可她總不聽。並且還自稱是市負責人,到處活動。很多好心人都勸她不要自封負責人,可她公開說:她當負責人是師父的法身安排的!就這樣她堅持執著當負責人。她目前還在定期召開所謂部份區縣「協調人」的會。她喜歡對別人封官許願,先後由她指定或授意推舉產生了多位區縣和片區「負責人」,欣賞其中學法不深、人心重、好當頭目、跟人不跟法的人,而這些同修所在的地區遭受的迫害和損失最為嚴重。

現階段那位協調人某某某,她還在為中共特務易騰飛作辯解。她對別人說:「易騰飛不是特務,做了很多工作,在廣東也幹的很好。」這裏順便提醒一下:請廣東地區的大法弟子注意,對中共特務易騰飛切不可掉以輕心,要以法為師,斬斷魔爪,根除邪惡,警惕特務騙術,不給市場。

三、一點建議

師父在《學好法 走出干擾 ◎師父評語》中說:「總是有一些混事、搞事的、在干擾學員。」師父又在《淘沙》中說:「宇宙中那些干擾的因素,也在從學員中拉出那些不能夠精進的。」「他們干擾的手法,還是叫人在不理性的執著中沖昏頭腦,幹出有損學員、有損正法的壞事,從而使其想回頭從新做好都很難了。」學了師父新經文後啟發很大,感觸很深;看了紐約大法弟子文章後,感受也很強。深感大法弟子助師正法肩負的責任重大,我們不僅要全力講真相救眾生,同時還要堅持向內找修好自己,改善本地區修煉環境,歸正不正的一切。

為使同修儘快走出誤區,為使大法少受損失,我們建議:個別協調人及緊跟個別人的一些同修,要靜下心來認真學好法,保持清醒和理智,不給特務及亂法者以市場;實實在在修好自己,要真正在法上認識法,做到跟法不跟人,從而走出干擾,走正證法之路;要抓緊歸正自己,不要執著於證實自我、表現自我、執著自我、陷入自封負責人的泥潭不悟而毀了自己與他人,以致後果不堪設想。師父珍惜每一個生命,給每一個生命機會,如今萬古機緣快要結束了,請你們務必抓緊時間用大法歸正自己,做一個真正的真修大法弟子。

同時,我們也要正告中共特務易騰飛及其同伙:如今你們別無選擇,只有改邪歸正,善待大法與大法弟子,贖回自己的未來,才是你們唯一的出路!

通過學習新經文,我們決心向內找向內修,找出各自在重慶大法遭受損失和大法弟子遭受嚴重迫害中的經驗教訓,加以切實的改進。對誰都要慈悲,對誰都正念十足,使重慶整體修煉環境有個大的改觀。對走的不正或不夠正、說了錯話做了錯事甚至邪悟的同修,我們一定要慈悲、寬容、關心,熱情、祥和的幫助,共同穩健的走正、走好正法最後階段的路。珍惜萬古機緣,學好法修好自己,不受常人社會形式的影響,共同精進,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眾生,兌現我們的誓約,完成師父交給我們的偉大歷史使命;讓師尊對我們重慶弟子放心。

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附:中共特務易騰飛(也叫「易思恆」等等)在廣東的情況
1.認識很多人(包括廣州、深圳、南海、番禺等),同時可以知道三個以上可提供大量《九評》的資料點。
2.身高1米75以上,不胖不瘦。
3.交流時很多學員願意聽他講,常常以他為主講。
4.說是未婚,很多人熱心為他介紹女朋友。
5.接受學員的贊助,沒有工作。(有時說到深圳做畫生意)
6.有一年多住在一學員家,其中有2-3個月,只是吃飯、睡覺回去。該特務從2005年就已經到廣州,這期間很多學員出事應該都與它有關。

中共特務易騰飛在廣東的情況補充(2008年4月30日)

4月28日,網上公布了關於中共特務易騰飛在廣東的情況,我們發現這個「易騰飛」(易思恆)又叫阿貴(自稱來自貴州)。一直以來,在大法弟子間流傳著該特務在獄中絕食一年多等神奇事蹟,因出來後繼續被迫害,不得不流離失所來廣州。兩年多來,此特務一直在廣東活動頻繁,和有關協調人關係密切,對許多大小資料點與有關人員頗為了解,此特務也能說一些表面的法理,也會雙盤、發正念,面對面講真相時表現也很自然,沒有顧忌的樣子,甚至偶爾也與其他大法弟子出去做事,一度騙取了不少人的信任。

2007年9月23日廣東30多位大法弟子被綁架,包括一些主要的協調人,資料點被搗毀之多,涉及的地區之廣、人員之眾、財物損失之巨大,是九九年以來最為慘重的。這一切迫害的發生都與此特務有直接關係。

此特務身高約1.76米。

傳說:此特務在9月23日的大抓捕中也「出事」了,最近還散布出來說他又在裏面絕食,想以此繼續迷惑大法弟子。鑑於此特務在全國各地到處流竄,伺機作惡,特別提醒各地同修注意此特務的行蹤,不給其市場,故此建議明慧繼續曝光此邪惡特務,以免造成更多、更大的損失。

關於特務易騰飛在深圳和上海情況的補充(2008年5月1日)

此特務還曾化名楊新正(小楊)在深圳和上海活動,深得學員的信任,並幫忙介紹了給大量學員認識。此人自稱是重慶大學政治系畢業,參加過94年師父辦班。父親是軍隊退休高幹,曾經在蘭州、濟南等軍區工作。

他的表現非常讓人難以識別,因此欺騙了很多學員。2007年9月23日,廣州大量學員被抓後,他也消失了,廣州、深圳的學員還在努力尋找他的消息,據說還在絕食等。

請上海、廣州等地的學員提高警惕,此人可能會繼續進行特務活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