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盤古樂隊貝斯手:給人感覺很純淨(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記者何平瑞典斯德哥爾摩報導)三月二十四日下午四點,神韻巡演藝術團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第二場演出贏得全場熱烈的掌聲、叫好聲;「見多識廣」的瑞典人大飽眼福,在神韻演員破例四次謝幕後,依然掌聲不斷,觀眾久久不願離開現場。

現定居瑞典的中國著名「盤古」樂隊低音貝斯手段信軍,也是一位多才多藝的職業歌手。他當天特意乘火車兩個多小時從瑞典中部趕到斯德哥爾摩,觀看了神韻藝術團在瑞典的第二場演出。之後,他愉快的接受了記者的採訪。


中國著名盤古樂隊貝斯手段信軍

記者:您覺得這場晚會如何?

段信軍:演出非常好!給人感覺很純淨。

記者:與中國的其它演出相比,有甚麼不同?

段信軍:現在國內的大部份藝術已經很不純了,都在搞商業化,讓別人看不到一些真正本來的東西了。比如,我現在西方生活,就知道(國內)那些所謂的中西結合,結合得很不倫不類。真正的中國文化,他們也做不到;有很多原因,其中就是「一切為政治服務」,以及主旋律的問題;所以,就顯得蒼白。

記者:能談談您看完這台晚會的個人感受嗎?

段信軍:這台晚會,讓我看到一些懷舊的東西,這也是我最大的感受之一。

我是在劇團長大的,從小就是看著歌舞和戲劇長大,那時的演員可能還是有理想有抱負的,而現在國內的演員這些基本上是已經喪失了,即使對藝術的追求也帶著雜質。

今天我感覺到了演員身上的純真和信仰,一些真實的東西就能表現在節目中。

我說的回到童年的感覺是,沒有雜質的演出,給人的感覺有一種原生態的美,這是任何一場演出都無法比擬的,西方人真正想了解的東方文化應該屬於這一類的;而不是中共為自己貼金的東西。

再說樂隊,目前國內的音樂演出看到的幾乎是卡拉OK伴奏,幾乎所有大型演出都這樣,因為那種配以大型樂隊的演出可能入不敷出。所以沒有人願意去做這件事情,結果是人民再也看不到了。

這台演出我最欣賞的是,這不是那種為金錢而產生的所謂藝術,這台演出很樸實。」

記者:您知道嗎?中國大使館企圖阻止這台晚會來瑞典演出,您是怎麼看待這件事情?

段信軍:我聽說中共大使館打電話不讓人們來看演出,我對他們(中共)到處干擾神韻演出的這種舉動非常厭惡。

今天演出的首先介紹就說,是美國神韻藝術團,那就應該屬於一家在美國註冊的藝術團體,中共憑甚麼在瑞典在西方國家阻擋一個美國團體的演出?這真是荒謬無聊的事情,我覺得這些打電話的中共大使和官員極為猥瑣,可笑!

記者:以後您會再來看這演出嗎?

段信軍:當然!

記者:謝謝您能接受我的採訪。

背景資料:

「盤古」樂隊是一九九五年在中國大陸創建的一支樂隊;他們的歌曲以抨擊中共專制為題材,以反對極權而聞名。樂隊主唱敖博和低音貝司手段信軍於二零零四年逃離中國,現定居瑞典。他們沒有因為生活在海外而放棄自己的理念,繼續大量的創作音樂作品,從二零零五年至今已創作錄製了十多餘盤專輯,並免費發布到海內外網絡,下載人次無以計數,很受網友的歡迎和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