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迫害法輪功相關人員惡報連連 觸目驚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黑龍江省大慶邪黨人員一直執行江羅政治流氓集團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迫害堅信「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截至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九日止,大慶有名有姓的能夠具體核實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修煉群眾已達六十五人,更多的修煉群眾遭受綁架、罰款、經濟敲詐、開除公職、酷刑、非法拘留、勞教、判刑等。

善惡有報是天理,自古以來都是中國人的樸素而又真實的思想。但大慶邪黨人員在共產邪黨文化的毒害下,被眼前的物質利益掩埋的越來越深,迷失了對神的信仰和對天理的敬畏,聽不進去任何善意的規勸和告誡,最終走向了讓人心痛的毀滅的深淵。例如:大慶市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司家祥一直不遺餘力的迫害法輪功,把法輪功學員的善意勸誡當兒戲,錯過了一次次悔過彌補過失的機會,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五日,在大慶市紅崗區參加「看項目,謀發展」的現場會途中,車胎自爆,方向跑偏,司家祥從車窗射了出去,在送醫院的途中死亡。

事事有因就有果,人間不是邪惡逞兇的樂園,天理衡定著一切,善惡不會無報。如:二零零二年五月初,大慶「六一零」恐怖辦公室組織各單位迫害法輪功的骨幹份子近30人,到四川成都「取經」(學習犯罪經驗)、觀光。途中,在沒有車輛擁擠的情況下,該車突然自行立起,完全失控,翻到幾十米深的山澗中。帶隊主要負責人、林甸縣政法委副書記隋某當場死亡,其餘人都不同成度受傷,其中多人受重傷,被送往當地醫院救治。

隋某,大慶市林甸縣政法委副書記,在迫害大法中心狠手辣。他所管轄的林甸縣看守所是一個人間地獄,這裏的惡警凶殘、毒辣,他們用自稱「小白龍」的一種膠管毒打法輪功學員臀部及大腿內側。法輪功學員被打的遍體鱗傷,有一法輪功學員被打的鮮血噴濺到牆上,她被逼迫將口中的鮮血咽回肚中。惡警還將法輪功學員的手腳銬在一起,再將兩名學員連銬,在烈日下曝曬並罰用這種姿勢每天蹲走四個小時,這種折磨往往持續十五天至一個月。如此的慘無人道,天理不容。隋某在這次車禍中當場死亡,得到了應有的報應。

而另一單位的領導,因從本單位法輪功學員那裏了解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而對大法予以同情,雖然她也看管過法輪功學員,但她不抵觸大法,不惡意攻擊大法,所以在此次特大車禍中,她只是被輕微擦傷和受到驚嚇。

惡報,並不是法輪功學員所願看到的,寫出來也不是為了仇恨,是希望仍在參與迫害者能夠警醒,並將功補過,贖回自己的未來。這幾年,公安、國安系統人員「因公殉職」和意外死亡率也遠遠高於過去,有的年紀輕輕、身強體壯卻忽得怪病暴死,有的出車禍或蹊蹺死亡、死相恐怖,還有更多身患絕症、離奇傷殘,或致家庭遭遇種種不測。而且,遭遇意外者,幾乎都是替中共賣命、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幾年來,大慶各級迫害法輪功之徒惡報連連,觸目驚心:

一、大慶公檢法人員迫害法輪功 遭惡報案例

1、大慶紅崗區創業派出所所長田平迫害大法 撞車暴死

大慶紅崗區創業派出所所長,田平,男,四十九歲。該人對待法輪功學員兇狠毒辣,手段惡劣,除進行打罵、上刑外,還採取巨額罰款勒索物資等等。如二零零零年一名法輪功學員因進京上訪被抓回來,被他打罵罰款五千元,還讓法輪功學員的兒子給弄一台變壓器。(兒子為了母親只好給田平弄到一台變壓器)。田平也深知自己作惡多端怕遭報應,二零零一年春節前在審訊一名進京被強行帶回的法輪功學員時,他問:「我能不能下油鍋呀?」這句話他曾經問過三次。

在審問法輪功學員時,他曾經惡狠狠的說:「你出門就得被車軋死。」沒想到幾個月後,田平自己卻撞車暴死

2、警長包立明、戶籍警趙翠梅迫害大法 猝死在警車中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七日,大慶市讓胡路區怡園派出所在夜查回來途中,警長包立明、戶籍警趙翠梅猝死在警車中。據說是一氧化碳中毒而亡。

包立明等人曾經把管片的多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勞教,到學員家中非法抄家,毆打法輪功學員。

3、大慶市林源公安分局局長韓炳發出車禍 七竅流血

大慶市林源公安分局局長韓炳發,非法抓捕、勞教、勒索眾多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八月份,韓炳發酒後駕車直奔大石塊而去,幸虧當時車裏坐著法輪功學員提醒他,他才免於斃命,撞到一棵大樹上。從哈爾濱來的王賓友和韓炳發同時被射出車外,王賓友僅受了點皮外傷,而韓炳發則七竅流血,人事不省,被送到大慶醫院搶救,昏迷了大約二天(據說其昏迷中喊死人的名字),命雖然保住了,但腦袋留下了後遺症。

4、大慶石化總廠公安處惡警迫害大法 暴病而死

大慶石化總廠公安處惡警裴雲成(音),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以來,賣命的迫害大法及法輪功學員。單獨搜尋煉功點、抓捕做真相的法輪功學員、監視法輪功學員的行蹤、誹謗大法及大法師父等,且聽不進去任何善意的勸告和警戒。二零零二年二月十八日突患腦溢血昏死過去,二月二十六日搶救無效死亡。

5、大慶市惡警張恕輝迫害大法 生日變成了祭日

張恕輝,男,現年三十歲,家住大慶市八百垧地區。他畢業於大慶市警校,是大慶市鑽技公司經保大隊保幹。該人在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表現的非常積極,是邪惡勢力的一個幫兇。多次對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搜身,沒收所帶的錢財,還帶人到煉功人家中非法抄家等。

他自己萬萬沒有想到,在二零零二年春節的前二天,他的生日,他和親朋好友大吃一頓後,開一台212車從七區路口上路與一台正在行進的翻斗卡車相撞,當場車毀人亡,生日變成了祭日。

6、大慶石化總廠公安處化祥派出所吳金友出車禍暴死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四日,大慶石化總廠公安處化祥派出所三十八歲的所長吳金友(男),駕駛一輛高級吉普車行駛在臥龍公路二罐區時,與一車輛相撞,吳金友被撞的血肉模糊、腦漿迸出,死相極慘。

吳金友數次派下屬蹲坑抓捕散發真相傳單的法輪功學員,並親自帶領跟蹤監視、非法抄家、竊聽電話,經常對法輪功學員刑訊逼供,手段極為陰險毒辣。眾多法輪功學員因吳金友而失去工作被迫流離失所,或者被綁架、劫持、非法勞教;許多幸福家庭因該犯而遭妻離子散。吳金友與大慶石化總廠、大慶石化公司的不法官員互相勾結迫害法輪功學員,給單位開除、處分法輪功學員提供所謂的「證據」。它所管轄的派出所被上級評為迫害法輪功的所謂的先進單位。「先進」成了「先進地獄」。

7、大慶市讓胡路區乘風莊派出所警長石長發暴死

石長發,男,三十二歲,是大慶市讓胡路區乘風莊派出所警長。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一日晚石長發駕車夜查後送同事回家,返回途中,經過讓胡路區銀浪火車站道口時與橫向行駛的一列火車相撞,石長發所駕車輛被撞翻出五十餘米遠,當場死亡。

事故發生前不久,有法輪功學員曾善意的向他講法輪大法受迫害真相,告訴他電視所播出的內容都是造謠和誣陷,希望他不要一再抓捕法輪功學員,並告訴他作惡多端會遭惡果。就在二零零三年十月石長發還領人綁架了四名法輪功群眾,並抄家。石長發明確表示不相信「善惡有報」,沒想到事隔不久報應就發生了,真是令人遺憾。

8、大慶市薩區鐵人公安分局中隊長沸濱和韓兵出車禍暴死

大慶市薩區鐵人公安分局中隊長沸濱(三十九歲)和韓兵(治安民警,三十一歲)是薩區迫害法輪功弟子的主要成員。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兩人在去內蒙阿容旗的路上,出車禍,當場死亡

9、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八日大慶公檢法的邪惡之徒被緝拿歸案

由於牽扯一樁奸幼案,大慶市中級法院副院長劉德仁、大慶市檢察院副院長林海軍、大慶市公安局龍南分局局長於志波、大慶市薩區法院的兩個副院長(其中一個到林甸縣法院任院長的第一天即被逮捕),還有大慶市薩區法院的承辦人,大慶市薩區檢察院一人,於二零零六年年末與今年年初分別被逮捕,另外大慶市中級法院副院長彭紹舜由於其它案件也被逮捕。

這些人都是迫害法輪功的邪惡之徒,多年來,他們為了往上爬,善惡不辨,好壞不分,喪失理智的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群眾,大撈政治資本,犯下了天地難容的滔天罪行。大慶公檢法的邪惡之徒不僅給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造成了巨大的損失,而且為了個人利益,必然不會公正對待其他的老百姓。

10、大慶市國安工作人員田貴海迫害法輪功 殃及獨子自殺身亡

田貴海,係黑龍江省大慶市國安工作人員,長期參與迫害大法,有人曾給他講過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但由於他受惡黨欺騙、毒害太深,對大法非常抵觸,他依然我行我素的幹著迫害大法的勾當。他的妻子在大慶黨校工作,對大法也非常抵觸。

二零零七年八月六、七日,田貴海剛滿18歲的兒子(在大慶鐵人中學讀高中),用斧子砍傷自己的腦袋後服毒自盡。獨子的死亡,給他們的家庭帶來了巨大的悲痛。現已確知田貴海本人也長期患病,可是痛苦中的他們並不知道這巨大的災難是因為自己在迫害佛法中給惡黨充當了打手造成的,現在他們能做的就是在痛苦中哭天喊地。

11、大慶讓胡路公安分局片警李權迫害法輪功 殃及女兒車禍暴亡

大慶讓胡路公安分局片警李權,男,三十八歲。幾年來甘願充當江氏幫兇參與迫害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表面偽善,骨子裏痛恨大法:曾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數次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抓捕、對法輪功學員強行拍照、沒收大法書籍。經他手有多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慘遭迫害。

李權十五歲的女兒李明月,生前是讓胡路二十五中學初三學生,因受父親李權的不良影響,痛恨法輪功,法輪功學員曾向她講真相,她不接受,且大發雷霆。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上午,李明月在讓胡路車站步行路經鐵道時,身體被疾駛而過的火車碾壓成三段,頭顱被火車切飛一半,遺體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12、大慶市紅崗區三區片警車德奎迫害法輪功 患癌症身亡

車德奎,紅崗區三區片警,參與抓捕法輪功學員,退休兩個月,得肺癌死去。

13、謀殺王斌的幕後指使管教馮喜遭惡報兩度入獄

近聞謀殺法輪功學員王斌的幕後指使馮喜及所有相關打人兇手均被法辦,主犯包雙成被判死緩,使那些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在人間也得到了應有的警示和懲處。

馮犯剛進看守所時,將自己在外面的一處房產賣掉,用十幾萬元的髒錢買通了各種環節,才得以回家,苟且偷安。可哪知天網恢恢,豈是人力所能為?馮犯回家後,由於過慣了舒服日子,工作沒了,烏紗帽也沒了,沒處撈錢了,就作起了罪惡的買賣。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結果又因涉嫌一宗經濟案再次入獄。看似偶然,其實不然。馮犯二次入獄後,改化名為李剛。由於馮犯已無錢送禮,先前就有沒送過禮的管教,看他又進來了,就想法治他,獄中犯人更是心領神會。打好人下不去手,可對付他這種罪有應得的犯人卻是毫不手軟。問馮犯是怎麼進來的?他便把自己打死王斌的事供了出來。本想犯人會同情他,可他哪知如今的中國人,還有幾人不了解法輪功的?他們就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你把好人打死了,那我們就打你。」還罰馮喜蹲尿盆、吃剩飯,遭盡了罪。可笑的是,一個天天坐在大慶勞教所二大隊大門前台階的椅子上蹺著二郎腿、只顧取笑、辱罵、毆打他人的暴徒;一個天天張嘴為江澤民如何如何效力的壞人卻被關在了監獄裏償還江澤民教他幹的一切壞事。應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的古訓。

14、大慶市肇州縣朝陽溝鎮公安分局局長劉丕仁遭惡報成「死囚」

劉丕仁,男,三十八歲,在家排行老六,外號「劉六子」,家住肇州縣朝陽鄉永強村北大山屯,是當地的地痞惡霸。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後,這個惡貫滿盈的惡霸緊跟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瘋狂迫害大法與當地法輪功學員,抄家、毀書、抓捕、毒打法輪功學員。

現此人因魚肉鄉里而案發,牽扯出了以前的人命案,被關進監獄,成了「死囚」。

15、大慶市勞教所幹警李海濤迫害法輪功 遭惡報被判刑一年

大慶市勞教所原幹警李海濤毒打法輪功學員鄭法東時,皮鞋都踢掉底;毒打法輪功學員杜國聰時,用皮鞋踢鼻子,滿身是血,還淌一地血。幾年來折磨、毒打迫害法輪功學員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寫信勸善,他不但不聽,反而還變本加厲的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二年,他父親在車禍中死亡,他妹妹在車禍中重傷,雇的司機只輕傷沒事。李海濤本人也於二零零四年一月因五年前的一樁已經經過處理和賠償的傷害案又從新審理被刑事拘留,在看守所關押半年後被判一年徒刑。

16、大慶市肇州縣托古鄉派出所所長杜國軍迫害法輪功 出車禍

肇州縣托古鄉派出所所長杜國軍不聽法輪功學員多次的善意勸誡,一意孤行反對大法。不但經常說一些反對大法的話,還迫害法輪功學員。經常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抓捕、抄家、拘留、體罰等。

有一次他在去安樂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途中出車禍,和他同在車裏的蔡××(知道真相)連皮都沒破,而杜國軍摔壞了,昏了過去。不久,他又被撤職。

還有二零零一年八月六日大慶市勞教所一大隊二中隊惡警楊明松,因迫害法輪功學員及詆毀大法而遭報,於七月中旬經大慶大醫院檢查,患上了晚期肝癌,現已送往上海等死;

大慶市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前副所長王詠湘幾年來在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殘酷的迫害,他的惡行殃及他的父親於二零零三年患不治之症暴死,他本人也得重病差點喪命;

大慶市紅崗區創業派出所片警劉賀經常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幹破壞大法的事,現已股骨頭壞死;

大慶市杜蒙縣公安局政工科劉志懷曾擔任過中心派出所民警職務,長期蹲坑、抓捕、謾罵法輪功學員,劉志懷在一次車禍中右側肝臟撞裂;

原大慶採油七廠派出所所長姜延雙對法輪功群眾大打出手,非法抓捕法輪功群眾十八人,多人被罰款、抄家、綁架,二零零四年姜延雙股骨頭壞死,走路一瘸一拐,所長職務也被撤掉,且在二零零五年,姜延雙賭博輸掉了在職期間收賄、敲詐、侵吞的贓款一百多萬元;

大慶紅崗區拘留所惡警魏寶忠迫害法輪功群眾,打罵、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並強行給法輪功學員綁上灌食,現已患腎病,換腎後病情繼續惡化;

大慶市紅崗區紅崗派出所警察林柏成在他所管的居民區有七名法輪功學員被他非法拘捕、勞教,並經常打電話或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甚至把李洪志老師的法像釘到牆上,二零零四年八月上旬,他騎摩托車撞在一輛大車上,把額頭撞了一個大口子;

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日,肇源縣公安局副局長尚岩出車禍,胸椎骨折截癱,尚岩在出事前幾天還開會布置迫害法輪功;

大慶市林甸縣公安局副局長陳乃凡在位期間,積極部署惡警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跟蹤、監控、騷擾,並惡毒地將法輪功學員非法勞教、判刑,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因刑事殺人案收受賄賂被告發,現已被停職查辦……等等。

據中共公安部對刑警體能抽檢報告,不合格率竟達百分之七十以上。其中,百分之三十有心血管疾病,百分之四十有高血壓,百分之三十有腸胃炎,百分之二十有關節炎,而肝炎比例為百分之十六。高達百分之八十的公安幹警不想再幹這一行。

二、大慶迫害法輪功的各級邪黨書記遭惡報案例

凡是迫害法輪功的兇手,只要不肯懺悔改過的,都不會有好下場,這種悲劇中國大陸的各個省市地區都有,甚至可以說就發生在你我的身邊。命是自己的,每個人都應該珍惜。只要稍加留意,那些主管迫害法輪功的邪黨書記惡報連連,讓人心痛。下面發生在大慶的惡報案例雖只是冰山一角,但也能說明問題:

1、大慶林源煉油廠黨委書記劉自強迫害法輪功 殃及親人暴亡

大慶林源煉油廠黨委書記劉自強,為得到上級的表揚,多次組織有關單位人員迫害法輪功,並多次非法簽字勞教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農曆新年前又組織用各種方式來迫害法輪功學員,並準備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採取行動。結果二零零二年二月四日晚,他的親人突然暴死在家中。大慶公安局的有關領導親自下令調查此事並派法醫驗屍,無任何線索。劉本人意識到惡報臨頭,不讓調查了。

2、大慶市採油五廠二十七中學書記周毅迫害法輪功 身亡

大慶市採油五廠二十七中學書記周毅,五十四歲,一直參與迫害法輪大法,於二零零二年六月被發現患肝癌,已晚期,八月四日死於大慶油田總醫院。死後他妻子說:他是整法輪功累死的。周毅住院期間口中噴血、臉色蠟黃、皮膚鬆懈、腹脹如鼓,肝腹水,在病痛折磨中悲慘死去。

3、大慶石油管理局電泵公司老年辦書記袁炳軍迫害法輪功出車禍暴死

「六一零」副主任、電泵公司老年辦書記袁炳軍於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下午開車到大慶銀浪,過火車道(大慶防腐管廠附近的火車道)時,汽車自動熄火,車上共兩個人,下來推車,但推不動,這時火車過來了,他們便閃了到旁邊。火車刮到了汽車,使汽車翻了一百八十度,只刮傷一點;但汽車把袁炳軍捲起來後,又摔在火車上,然後彈起又摔到地上,肉都摔爛了,袁炳軍當場死亡。

就在袁炳軍遭惡報之前,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不法人員袁炳軍又到法輪功學員家強迫學員寫「保證」,否則不但不退還非法扣押的五千元錢,同時還要停發工資,而且不允許學員另找其它工作,斷絕學員的生活來源。袁炳軍多次編造批判法輪功的稿子向上級彙報、在單位組織念,辦洗腦班強迫法輪功學員寫「保證書」、「揭批」罵人等等,還扣押每人五千元錢。他還指使法輪功學員家屬毆打學員,挑撥親人之間的關係。

4、大慶井下公司六站總支書記王俊勝迫害法輪功 暴死

王俊勝,四十九歲,大慶井下公司六站總支書記(現歸建設集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迫害一直迫害法輪功修煉群眾。對法輪功學員罰錢、扣工資(連買斷工齡的錢都扣)。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為進一步迫害本單位的一個法輪功學員,王俊勝一行三人開車去呼蘭找該法輪功學員,準備送其去大慶石油管理局辦的洗腦班,遭該法輪功學員拒絕。在回大慶的路上,王俊勝在後排座位上睡覺,司機為避免追尾,小車翻進路旁的溝裏。王俊勝的腦袋被撞出一個洞,他爬出車來後,趕緊與單位聯繫,單位的人未到,他已死亡。其餘二人受輕傷。

5、大慶採油八廠書記迫害法輪功 遭惡報骨癌擴散

大慶石油管理局採油八廠書記李振富(音),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跟隨江××迫害法輪功學員、誹謗法輪大法、逼迫法輪功學員買斷下崗、管理局招工不招收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抓捕判刑。現李振富骨癌擴散。

6、大慶市採油八廠四礦黨委書記梁洪文攻擊法輪功腳筋斷裂

大慶市採油八廠四礦黨委書記梁洪文在二零零二年三月初,在八廠閉路電視中肆意歪曲事實惡毒攻擊大法,在四月份踢球中腳筋斷裂,拄拐四個月。

7、大慶林源煉油廠政工處長、「六一零」辦主任龐向陽迫害法輪功患癌症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根據上級的有關指示,在龐向陽的策劃下,不斷的打擊、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僅大慶林源煉油廠煉功點就有13人次被先後綁架到大慶勞教所、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及省戒毒所勞教。使廣大修煉者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他本人不僅未受到表揚,反而被撤職調離原崗位。龐向陽於2001年得肝癌去上海治病。等待他的是喪失良知後的報應。

8、大慶油田供電公司黨委書記陳春山迫害法輪功 突然昏迷

原大慶油田供電公司黨委書記陳春山,在二零零零年七月給本單位法輪功學員強制辦洗腦班,期間突然昏迷,搶救一週左右才恢復。

9、大慶石油管理局崑崙集團黨委副書記趙新武迫害法輪功 患肺癌

趙新武原是大慶石油管理局老幹部處副處長,二零零二年調任到大慶石油管理局測井公司任黨委副書記兼紀檢書記工作,後又調到大慶石油管理局崑崙集團任黨委副書記。不管他走到哪裏,他都主管迫害法輪功,他調到哪裏,哪裏的法輪功學員就受迫害。尤其在測井公司和崑崙集團工作期間,對法輪功學員採取分片包幹,並與有關人員的經濟利益相掛鉤的邪惡政策,為了撈取往上爬的政治資本,採取各種(包括欺騙)手段迫害、綁架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多次對他講真相,他不但不知悔悟,還把法輪功學員的善當成笑談。

二零零五年四月份左右,在單位組織檢查身體時,趙新武被查出肺癌。

10、大慶油田力神泵業公司黨委書記黃盡義迫害法輪功 患肺癌死亡

力神泵業公司黨委書記黃盡義,善惡不分,對修煉法輪功的職工採取敵視、打擊、孤立等態度,並撥經費辦洗腦班,組織各基層單位系統的對法輪功群眾進行迫害,並親自指揮並縱容基層單位迫害法輪功學員,還說:和共產黨作對,那準碰的頭破血流。

二零零四年四月,在公司遊藝室中口放狂言,污衊法輪功,並說不相信迫害法輪功還能遭報。二零零四年五月在例行檢查身體時被查出肺癌,且已晚期,十一月份左右,即在痛苦、昏迷中死去。

11、大慶物探公司某二級單位書記李雲峰迫害法輪功 患腦出血

大慶物探公司某二級單位書記李雲峰仇視大法,口出惡語,揚言「不信善惡有報是天理」,抓一個貼真相的罰一萬元錢,恐嚇法輪功學員及法輪功學員家屬,助紂為虐到了極點,近日遭報,得腦出血住進了醫院。

12、大慶電泵公司副書記李秀思迫害法輪功 惡報不斷

「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公司副書記兼紀檢委書記李秀思,自七二零開始就一直扮演著迫害法輪功的角色,辦洗腦班、把對法輪功群眾的迫害當作成績到處宣講,督促各基層單位監督、迫害法輪功群眾,並包片、包轉化指標。他明明知道法輪功是好的,但他為了個人的利益已經喪失了基本的是非善惡觀念,積極配合、策劃拘留、勞教、判刑本單位的法輪功群眾,對法輪功創始人極盡誣蔑之詞。面對法輪功學員善意的勸誡,他不但不聽,還極盡嘲諷。

其實,李秀思早已在惡報之中,多年來他本人疾病纏身,是醫院的常客,用他自己的話說:「沒有舒服的時候,湊合著活吧。」他的罪孽不但殃及他老伴身體不好,同時也殃及了後代;他的外孫先天性智殘,且伴有聾啞的毛病。雖然經過多年的治療,但收效不大。他怕別人知道他遭惡報且殃及後代的真相,所以對外一直掩蓋著。

13、大慶市林甸縣第三中學黨支部書記迫害法輪功 患胃癌

楊會芹原大慶市林甸縣第三中學黨支部書記,現已退休,在任職時配合公安機構,對本單位法輪功學員進行「轉化」、監控、並常帶惡警對法輪功學員家騷擾。楊會芹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患胃癌,已是晚期,胃被切除五分之四,現生不如死,生命危在旦夕。

14、大慶市紅崗區政府宣傳部人員龐寶來迫害法輪功 跳樓自殺

大慶市紅崗區惡黨政府宣傳部人員龐寶來,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積極追隨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紅崗區宣傳部辦洗腦班,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保證書,不符合他的要求就逼迫重寫。

龐寶來二零零五年跳樓自殺。

15、大慶警察學校政治處主任徐啟旺迫害法輪功 遭惡報猝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大慶警校政治處主任徐啟旺伙同黨委書記曹連璽、政治處副主任陳凌威等人充當迫害大法的急先鋒。為撈取政治資本,將本單位法輪功學員崔曉娟長期非法軟禁在單位強制「轉化」;為推卸責任,串通公安機關將其三次送進拘留所非法關押;崔曉娟被迫害致死(此事明慧網有過報導)後,又大肆宣稱她是煉功走火入魔而死。對本單位的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張林清,採取給予行政處分,扣發工資獎金等手段逼迫其轉化,使其年紀輕輕就被迫買斷下崗,失去工作。

兩年前,徐啟旺的妻子身患白血病,四處求醫查不出病因。二零零四年十月十日早五點左右,年僅三十九歲、馬上準備繼任警校黨委書記的徐啟旺突發心臟病猝死,拋下身患絕症、悲痛欲絕的妻子與年僅十五六歲的兒子。

16、大慶石油管理局研究院黨委副書記劉繼臣迫害法輪功 遭惡報生不如死

大慶石油管理局研究院黨委副書記劉繼臣主抓迫害法輪功。在一九九九至二零零一年間,單位十幾名法輪功學員都受到他不同成度的迫害。每個人都不只一次的被他逼寫「保證」。此人對法輪功深惡痛絕,對上級所謂的指示無原則的執行。多次在公眾場合惡狠狠的說:「我就恨你們法輪功!」他曾積極組織辦兩期洗腦班強制洗腦、非法扣押修煉者的工資、使張學斌流落他鄉、逼得鄒德祎幾次住進精神病院,不能正常工作在家休養。他在職期間單位有1人被判刑,3人次非法送入看守所、非法拘留。

劉繼臣對法輪功已經負債累累,但也惡報不斷,二零零二年患肝炎,二零零三年發展為肝硬化、胃出血長期住院。曾在哈爾濱搶救脫險,現已神志昏迷,有時拿褲子往頭上套,痛苦不堪,生命垂危。

作惡不會無報,只是自己被現實利益迷的太深,不敢相信自己的惡行會遭惡報,但惡報卻不以人相信和不相信為轉移大量發生著。人都應知「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那麼同樣道理,種善因也會結善果,種惡因會結惡果。

再如大慶供水公司「六一零」負責人怪病暴死;大慶井下六站黨委書記在抓捕法輪功學員的路上翻車暴死;大慶師專黨委書記出車禍死亡;大慶在上海東方肝膽醫院治療無效而亡的人員中,有七名是大慶各地方迫害法輪功之人,其中五名是惡黨支部書記。

希望那些直接指揮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們能及早醒悟。

三、大慶參與迫害者遭惡報案例

雖然現實中有好人不得好,壞人沒遭報的現象,但那不過是因果循環過程中的階段現象和中間過程,此謂「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全都來報」。「人心發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因果報應不論人是否相信,也不管其身份、貧富,對所有人都一視同仁,毫釐不差。

1、《大慶晚報》環球報導版主持人趙春秋仇視法輪功 遭報死亡

《大慶晚報》環球報導版主持人趙春秋,在他主編的版面上刊登詆毀大法的文章,並為江澤民邪惡流氓大唱讚歌,連篇累牘連載為江氏樹碑立傳臭名昭著的《江澤民傳》,誤導民眾,毒害世人,影響極壞。為此法輪功學員多次向他講真相,給他郵寄真相資料,而他不但不思悔改,反而仇視大法,一意孤行。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二日遭惡報,身亡。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二日午夜時分,趙春秋下夜班回家的路上,正與女友通電話之時,被兩名外地來大慶打工人員劫持。兩名歹徒要搶趙手中手機又要搶錢,趙與之廝打起來,被連捅了十七刀,其中五刀穿透,趙倒在血泊之中氣絕身亡,年僅二十七歲。破案後歹徒交待,他們出來做案時,先碰上兩名男子沒敢下手,後又遇一女士也未出手。接下來碰到趙春秋,致使他命喪黃泉。

2、大慶臥裏屯化肥廠退休職工周慶友仇視法輪功 猝死

臥裏屯化肥廠水汽車間退休職工周慶友掙錢不要命,他本已經退休在家,卻瞞報自己的年齡到老年活動室打更。聽說舉報法輪功,公安局給獎勵,就想抓住這一機會得點昧心錢。他妻子原來也煉過法輪功,他擔心煉功會影響他家做盒飯掙錢,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他對媒體上的對大法的污衊、造謠深信不疑,藉口怕被人舉報而受株連,阻止妻子繼續煉功。

二零零二年農曆新年前,他將妻子請來到家中播放「天安門自焚」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崔洪義、王鳳琴夫婦舉報到臥裏屯派出所。惡警去周家當場將二人非法抓捕,影碟機和光盤被收繳,崔洪義、王鳳琴二位老人被非法勞教三年,六十三歲的王鳳琴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七日早七點十分,周慶友在大化俱樂部突發心臟病倒地身亡

3、大慶市林甸三中校長迫害法輪功學員 遭惡報死亡

趙國良,原黑龍江省大慶市林甸三中校長,在職期間緊密配合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強迫單位法輪功學員上交法輪功書籍,寫「保證書」,並且安排有關人員對單位法輪功學員實行嚴密監控。造成單位有的法輪功學員工作受影響,有的工資被降級,有的被開除公職。而且還配合公安局將本單位法輪功學員送去非法勞教、判刑,有的至今仍在監獄中等等。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五日,趙國良和其妻子坐車外出辦事途中遭遇車禍,當場死亡,他的妻子受重傷,而司機只受輕傷。

4、大慶石油管理局井下作業公司某大隊副大隊長迫害法輪功 身亡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二日大慶石油管理局井下作業公司某大隊欲綁架法輪功學員去洗腦班,在去找法輪功學員的途中車翻了,車內的副大隊長身亡。

5、大慶市東風新村一區有一老幹部王德幫迫害法輪功 暴亡

王德幫相信電視誣蔑法輪功的謠言,經常把誣蔑法輪功的材料往街道辦事處送。街道和派出所為了鼓勵他,給他戴了一個「治安員」的紅袖標。於是,王德幫更加賣力地做傷天害理之事,結果於二零零二年二月(農曆新年期間)暴病而亡。可憐一生,到死時卻不知自己為何而去。

6、大慶市龍鳳區廠西邢大軍仇視法輪功 遭惡報患肝癌

邢大軍,男,惡毒的誹謗大法,撕大法資料。原來他身體一直很好,現已得肝癌。認識邢大軍的老百姓都說他是罵法輪功遭報的。

7、大慶市肇州縣徐傳青一家仇視大法 遭惡報得怪病

大慶市肇州縣朝陽溝鎮文林村村民徐傳青及其兩個女兒徐俊英、徐俊鈴仇視大法,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他們父女三人對大法及法輪功學員出口惡語,極其不敬,且不聽勸告,燒大法書籍、錄音帶、錄像帶,還唆使家人與法輪功學員離婚。

現在他們父女三人均已在報應之中,也不知得的甚麼病,個個變得面目猙獰,都成藥罐子了。

8、大慶市井下公司吳長安迫害法輪功者一家 惡報連連

大慶市井下公司,主謀迫害法輪功的頭目吳長安,其兒子、兒媳在一次翻車事故中,兒子胳膊、腿及腰多處骨折,兒媳當場死亡。後其妻子得癌症死亡,他本人現多病纏身。想必他的家人都在他的毒害下仇恨大法,而導致悲劇發生

9、大慶市的村會計黃慶金誹謗大法 遭惡報

大慶市肇州縣朝陽鄉村會計黃慶金,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隨原鄉黨委書記梁某某,到法輪功學員家進行騷擾,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並揚言:再練就把你腿打斷,看你還練不練。黃慶金為了討好其上司也上躥下跳,不停地辱罵大法和法輪功學員。不久,他家精心飼養的老牛全部死亡。

10、大慶八百垧第一小學校長蘇華軍迫害法輪功 患惡疾

大慶石油管理局教培中心所屬八百垧第一小學校長蘇華軍,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配合教培中心六一零和八百垧派出所惡警迫害本校法輪功學員,致使一名教師被非法判刑三年,另一名教師離開原來崗位;還曾組織千餘名師生在誹謗大法的橫幅上簽名並在各種場合攻擊誹謗大法。如今,此人身患嚴重糖尿病,腰背痛等疾病。

11、大慶一市民揭大法橫幅 遭惡報

大慶八百垧十二區一位退休的姓石的老工人每天都揭法輪大法真相條幅、粘貼,放了一陽台。二零零一年八月中旬的一天,不吃東西,就是昏迷不醒,肚子痛,醫生也確診不出痛的原因。後法輪功學員告訴他善惡有報的道理,說明大法真相條幅不能隨便揭,不要造業害自己。以後老工人再也不揭了。

12、大慶市建築二公司李德生撕毀大法真相資料 出車禍暴死

大慶市建築二公司組成了老年巡邏執勤隊,打著維護「社會治安」的旗號,破壞和詆毀大法真相資料。其成員李德生看見大法真相資料就撕下來上交街道和派出所。周某每天跟蹤法輪功學員,撕大法標語,把《九評》書送到派出所、社區。現在已遭惡報,股骨頭壞死,整天躺在床上。

13、大慶油田研究院朱大勇等迫害法輪功者 遭惡報

研究院助劑廠經理(原廠書記)朱大勇,曾多次積極參與去北京抓捕法輪功學員,親自在北京蹲點,誹謗大法、謾罵歧視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正告他善惡有報,他卻叫囂:「我罵你師父和大法我也沒怎麼樣啊?」如今他因涉嫌貪污鉅款,於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一日晚被捉拿歸案。

研究院保衛科科長閆利屬勢利小人,在迫害法輪功期間獲取不義之財、趁去北京接上訪人員之便,用法輪功學員的錢坐飛機揮霍。可是他女兒因走私手機被海關罰款30多萬元。在他主管單位擴建工程期間,利用工作之便以權謀私牟取暴利,引起公憤,被掛職。

14、大慶市龍鳳區看守所所長孫恆力迫害法輪功學員 災禍連連

孫恆力在任大慶市龍鳳區廠西自強派出所所長期間,惡毒的攻擊大法,還強迫法輪功學員寫保證書並讓罵人等。為了迫害法輪功學員,他扣壓法輪功學員的身份證,隨意監聽法輪功學員們家裏的電話,非法將法輪功學員的隱私暴露於公眾,派大量警車在法輪功學員家附近監視,還利用不明真相的百姓做幫兇,如讓三輪車夫、清潔工、街道辦等大量群眾監視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且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財,並勞教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在他的直接指揮和參與下綁架了二十餘名法輪功學員。每位法輪功學員還被勒索一萬元。

二零零一年四月末,孫恆利開車出去,車在路上莫名其妙的自己翻了兩圈,結果孫恆利耳朵掉了一隻,胳膊骨折,身體也多處受傷,那輛本田車報廢了。

在孫恆力任大慶市龍鳳區看守所所長期間,他仍然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八月被免去所長職務,他的惡行不但使自己疾病連連,多次住院,也牽連到他的父親幾次病危。

雖然歷史無法改變,但未來還有有限的機會可供人選擇:一個人若選擇了善,其未來會充滿光明;若選擇與「真善忍」的宇宙法則為敵,繼續迫害走在神路上的好人,他將無以在未來立足、失去生命的永遠,但神總是慈悲的,一次次用現世現報的形式讓你贖回未來。

如:大慶八百垧派出所警察林某,仇視法輪大法及學員,一次發瘋似的撕李洪志老師的法像和《轉法輪》後,下樓走在樓梯時,一個石子蹦進他的右眼,當時就瞎了。大慶讓胡路區某科研部門楊廠長常在人前議論謾罵攻擊大法,於二零零三年年初去壽山滑雪場摔斷腳踝,兩隻鋼釘至今還未取出,此人遭報後有所醒悟。大慶市肇州縣公安局政保科王學軍毒打法輪功學員,除拳打腳踢、辱罵、搧臉、揪頭髮外,用皮帶抽,還用木板釘上釘子打法輪功學員韓寶凡的臉,臉被釘子扎得一個眼兒一個眼兒的;前段時間一天晚上,王學軍在家廚房吃飯時,突然栽倒在地,人事不省,腳上的鞋都甩進飯盆裏了,他的妻子發現後大驚失色,知道真相的人們說它迫害法輪功學員遭報應了。大慶採油十廠龍陽農工商分公司張秀,曾動手打過法輪功學員,協助本單位將法輪功學員送進洗腦班;現已遭報,得病,膽摘除。大慶勞教所一大隊一中隊隊長李某,此人曾一度極其邪惡的對待大法及學員,一次全家人開車外出途中超車時,車突然打橫,其父當場撞死,其他人重傷,只有司機最輕;但此人並未因此收斂,仍舊敵視大法及學員,此人最近又得大病住院。

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隨著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加劇,法輪大法在世界得到了廣泛傳播,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真相的日益深入人心,世界各國政府、議會、非政府組織及正義律師與善良人民,已經並正在給予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行動以巨大的支持和聲援,要求嚴懲迫害法輪功的兇手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學煉法輪功的人數在全世界持續增長,法輪大法已經被全世界主流社會普遍接受和尊敬,結束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已經是歐美髮達國家的政要不得不面對的問題了,也是中共現任領導人不得不正視的問題。那些還在繼續迫害法輪功的人即將受到法庭的審判,人們的唾棄,會給其家庭帶來巨大的痛苦(如二戰時的納粹黨衛軍),同時我們法輪功學員所不願意看到的最大的惡報也將降臨其頭上。

不管你以前對法輪功做錯了甚麼,現在就是給你贖回未來的機會,老天是慈悲而公平的,但機會也不會因你而設,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機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