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睏」說起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日】有一天,晨煉神通加持法快要結束的時候,自己已是昏昏欲睡的狀態了。突然感覺到前面有一個像大棉被似的東西向我撲來。那個東西散發著讓人感覺很不舒服的暖烘烘的場。我當時心裏一驚,馬上默喊「正念起」。隨著默喊,覺的自己變的很高很大,身體放著光芒,一下子就把那東西衝破了。我悟那個東西就是「睏魔」。煉完功後,也沒有重視,還向同修顯示自己修的好。從此「睏魔」比以前反倒重了。這樣又過了幾天。

今天中午,為了對抗「睏魔」,想去理髮(愛美的心所致,應該修去它和它背後隱藏的色慾心),室友說「你的頭髮也不長,幹嘛浪費那錢啊!」一想也是,中午就沒去理髮。

為了不發睏,我打開電腦看明慧文章和新唐人的電視節目,正看著,突然電腦關機了,我的第一反應是:「是不是沒電了?」一看插排上的指示燈還亮著,有電;「電腦壞了?」「不對,證實法修煉中的法器豈能隨便就出問題?」我碰了碰機箱的各個插線處,從新啟動電腦,一切正常了。

我豁然明白了是師父在點悟我有甚麼心該修去了。我也覺的自己的修煉狀態有些不對勁。於是我關了電腦,向內找,挖自己的根。猛然發現自己竟有如此多骯髒的心。

1、自私自利心

時值中午,寢室有兩個室友正在休息,我卻開著電腦製造噪音,影響別人午休。同時還有報復心,平時發正念的時候,他們有時干擾我(自己有漏,否則也不會受到干擾),今天你們睡覺,我也開電腦嗡嗡響。干擾干擾你們。一點與人為善的心也沒有,那時的心性完全被人心包裹住了,掉在常人心中了。

我悟到為私為我的東西一定得修掉,那是舊宇宙在我們身上的烙印,不修去它,就是舊宇宙的生命,就沒有未來。身為大法弟子必須得從私中闖出來才行。

2、爭鬥心、妒嫉心、攀比心,好名心

我身邊有一同修正在去「睏魔」,我自認為這方面比他做的好,又怕他突破過來,超過我,妒嫉同修,每次同修比我做的好,比如散發真相資料時比我散的多、散的有智慧、怕心小,我心裏就不是滋味。看著同修嚴格要求自己,背著書包上自習室如意的散發資料,心裏更是不舒服。一看著同修背著書包出寢室,我心裏就像打翻了五味瓶。

今天中午就是這樣,同修寫了體會在明慧上發表了,自己心裏也受不了,甚至連同修寫的文章都不願意看,看了前半部份知道是同修寫的,下半部份也不細看就刪除了。有時半夜12點或3點半(我們從開學到現在都在參加晨煉)看他沒醒,心裏還挺高興,同時擔心自己弄出點聲來把他驚醒。不願意同修起來和我一起煉,就怕同修比自己修的好,事後提起來時還狡辯。同修的打印機出墨不正常,我不是真心的幫忙解決,還有一種幸災樂禍的心,拿著自己打印機打印的清晰的傳單向同修展示,刺激同修。

前一段去它時脖子上出了一些水皰,現在基本快好了,我知道那是師父給我往下拿那些不好的敗物。再也不能讓妒嫉心間隔我和同修了。回想起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講到有關同修之間緣份的法,我對自己說一定要珍惜這萬分珍貴的同修之緣,相互配合好,共同精進,共同做好神聖的三件事。

同時還有好面子心,有求名心,怕同修發現我也困,感覺丟面子。就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那個求名的心還往出冒,希望文章被發表,既能滿足求名心,還能在同修面前炫耀。既然它此刻冒出來,我就抓住這個機會去掉它。在我核對這篇文章的時候,被同修看見了,愛面子的心又冒出來了,我一方面正念去它,一方面要求自己在實際中修去它。

3、基點不正

靜心的想一想,自己現在的修煉就是在和同修比試,同修做甚麼我也做甚麼,心想著一定要比同修做的好,為同修而修,為他人而修,這導致了我表面上看起來挺精進的,實則差勁透了。就像古人說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同時還產生了一種為精進而精進的執著,使自己身陷其中。而不自知,不自拔。完全背離了站在大法的基點上認識問題和做事情的原則,自己的一隻腳已經踩空了。真的好險啊!也真是不應該如此啊。真應該靜下心好好學學法啦。

4、強烈的色慾心

愛打扮自己,喜歡讓別人說自己帥,看到漂亮的女同學禁不住多看幾眼,還偷看過黃片(室友的電腦),我的電腦是乾淨的,在開機的時候,電源按鈕卡住了,當時也悟到了是師父在點化我,讓我突破那一關,可還是沒守住,提心吊膽的看了兩次。幾天後,打坐中的色關也沒過去,真是不爭氣。對自己的修煉一定要嚴肅。

看了師父的相關講法和明慧網上同修寫的相關的交流文章後,既羞愧也害怕。害怕因「欲」而入「獄」,其實這也是我們應該全盤否定的和不能承認的,否則就給了邪惡以迫害我們的藉口。以前我自己就在這方面不重視,導致自己在大學期間犯了實質性的罪。要不是師尊再一次把我從地獄裏撈起,自己現在說不定早已經是陰間的鬼了。一想到這些事和師父對我的慈悲救度,眼淚就流了出來。

5、顯示心、歡喜心

自己煉功動作做的好看一點,就在同修面前顯示,美其名曰糾正同修不準確的動作,還有其它的一些事也好顯示,自己被重物砸了,在師父的保護下,甚麼事也沒有,就向同修顯示,還說要是換了別人,說不定甚麼樣了呢,甚至還將砸的發青的胳膊肘和大腿讓同修看,以表現自己了不起。

由於自己所學專業的關係,我對中國的一些傳統文化知識知道的多一些,就到處去說,去顯示,尤其是在老師和同學面前,以此來表現自己知識淵博。有一次我又顯示自己的歷史知識,和室友爭吵了起來。室友說我:「我就討厭你會點東西,動不動就顯示自己。」其實顯示心我也意識到了,只是不太願意承認,去起來就不好去。

我的感悟,發現了執著要嚴肅的去面對,不要迴避或逃避,正念的對待,踏踏實實的針對其去做,修去那顆心就快。還有歡喜心,自己做的好了,修煉狀態好一點,就沾沾自喜,做的不好,修煉狀態不好就氣餒。太在意自我,沒有把法放第一位。

6、不修口

經常說一些常人中的話題,還很來興趣。還用語言打擊和刺激別人,講真相時還和別人吵、喊。平時說話語氣不善,聲音還很高。同修給我指出來,我還不接受。一再的辯解。自己刷牙時,總是出點血,看來原因是找到了一部份。

7、不讓別人說的心

有好事,別人表揚我可以,如果我做錯了,別人一說我,我就跟人家辯解起來,根本就不向內找,不看自己,還養成了專橫的不良做法,時間長了別人都懶的理我。自己有時主動的和別人吵。這顆心真是一顆炸雷呀,碰著就響,如果不修去的話,最終挨炸就只能是自己。真得按照師父的法去做啊。

挖完自己的人心,自己都嚇了一跳。這哪是修煉的人啊?哪像個大法弟子的樣子?我一定要在實際的修煉中、證實法中、將它們全都修掉,把這些非自己的物質全都割捨盡,純純淨淨的做好「三件事」。

當我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感覺整個人都很清爽。向內找真的是很神奇的。

下面是我對去「睏」的一些認識。

1、「睏魔」有時表現很是兇悍,有時我感覺在法理上認識很明晰了,但在實際修煉中還是不能突破,半夜12點的正念,每次都是迷迷糊糊的,自己也意識到這樣不行,可突破起來幾乎不見起色。有時用冷水洗臉洗手,當時清醒,一會又迷糊過去了。我悟到用冷水洗臉洗手除「睏」,那是常人的做法,只能起到一時的緩解作用,長久了還是不行。

修煉人靠的就正念。甚麼是正念,我現階段理解的一個涵義就是:正念就是神念、神的思維、神的思想念頭和在此念頭指揮下佛法神通的如意運用,在睏魔襲來時,我們想一下自己是個頂天獨尊的神或菩薩,那當神或菩薩遇到這樣問題的時候會怎樣做,我們就怎樣做,只要正念一堅定,睏魔就會被銷毀。我們就能突破過來。不要忘了師父講過這樣的法:「能堅定者,業可消。」(《轉法輪》)。再有我們正念一定要足,特別是每天休息時間少,我每天一般是4、5個小時的休息時間,白天正念不足時,就有迷糊的狀態,調整一下,馬上就清醒了。

2、不要用人心想自己每天的睡眠時間很少,可能得困,這樣想就是正念不強不穩,就會給睏魔以生存的空間。也不要總擔心怕自己會困,這樣我們就等於是在求睏。我悟「睏」對修煉人來講也是一種「病」,不要總把它放在心上,也不要一天中所有的事情都針對「睏」做。這樣我們又走進了另一個怪圈:被「睏」牽著動,圍繞「睏」在轉。豈不受到了更大的干擾。就無慾無求、無怨無執的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睏魔能奈我何?它只會自動消失。

3、「善解」的問題。我悟「睏」的來源有兩種:一個是人類這層空間的因素,是人的正常生活狀態。另一個就是舊勢力的邪惡因素(黑手、爛鬼、亂神、邪靈等)。這兩種因素是有區別的,前者存在著「善解」的可能性,我們對待「睏」時不妨也區別對待一下,對舊勢力的邪惡因素那毫不含糊就是全盤否定和徹底消滅。對負責讓人睡覺的生命我們可以對其發出慈悲的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不要協同舊勢力的因素來干擾我,這樣是有罪的,如果你能對我不起干擾作用,我圓滿了一定給你一個美好的安排。你若非得起干擾作用,那只能清除你。

個人體悟,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