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九年修煉經歷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二日】我1962年出生於一個農村家庭。父親是工人,由於受中共邪黨文革的毒害,對家人像陌生人一樣漠不關心,我們兄妹幾個都怕他,最好不要見他。我十三歲那年父親患胃癌死了。所以在我的記憶中,母親是個了不起的女性,支撐起了一個家,她正直、善良、勤儉、大方、溫柔。由於這樣的家庭環境,我比一般的孩子懂事要早,母親雖然不識字,但她的教育方法很好,總是以理服人。我們家雖然很窮,但兄妹間情同手足。邪黨文革中的讀書無用論,對我影響也不大,但是當時讀不到書。由於先天不足的原因,我從小身體不好,面黃肌瘦,人稱「落腳瓜」。

隨著慢慢的長大,我讀書很好,因窮,讀完高中就回村務農,沒去考大學。後來,我自學完成幼兒師範中專的課程,以為我可以憑本事吃飯,就在幼兒園工作了。我在幼兒園工作了五年,命運之神把我推到了村委工作,在別人看來是好事,在我媽和我看來並不是好事,因為我們家人多不會奉承拍馬吹牛之類的,可是人家定下來了我不得不去。到了村委,為了適應環境,能合群,我學會了搓麻將,跳舞,為了工作的需要,我學會了撒謊等等,因為不撒謊是辦不了事的。每當違背良心做事後,心裏總是不踏實。就這樣在爭爭鬥鬥中,我心力交瘁,低血壓60到80,心肌缺氧,胃病,腎虧脾虛,關節炎,神經衰弱,習慣性便秘。西醫看不好,去看中醫,中藥吃的我自己會開方子,後來人家介紹某地「仙人」不錯,我也去了,還是不好。有一次單位組織體檢,結果發現我所有的人體的各項指標都比別人差,是先天的沒辦法治的。

由於單位人員之間排擠很厲害,我一直想另找工作,後來較順利的找到一份銷售工作,離開了為之爭爭鬥鬥了十年的名利場。我一下解脫了,心情好了許多,銷售做的也很好,人也精神了,最最幸運的是我在拜訪朋友時得到了法輪大法

那是九七年,因從沒接觸過修煉氣功,我聽了師父講法帶就知道要做好人,其他沒聽懂,由於對常人社會迷的太深,當時我想我一直在做好人。當時我把大法書、師父廣州講法錄像帶、教功帶、法輪章都請回了家。我還是忙我的工作,朋友打電話來叫我看書,一拿《轉法輪》就睡著了,當時就覺的奇怪。就是這樣,師父已經管我了,九八年三月,我到港、澳、泰旅遊,我戴著法輪章,不可思議的遊遍了天上飛的滑翔傘,海底探險,過山車等也不覺的累,當時我就知道大法好。

九八年四月份,有人向我打聽法輪功,我就跟他講法輪功很好,我朋友煉了滿面紅光,一身病沒了,我把師父的教功帶給他。第二天,他說:「這功好,我要學,你帶我去。」就這樣,約好第二天早上騎半小時車到那裏去學煉法輪功。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人煉功,人也很好,很舒服。在回家的路上,我提出我們也在一起煉功吧。就這樣我們的煉功點在師父安排和老學員的幫助下建起來了。

我們在一起集體學法,集體煉功,風雨無阻,我一身的病在不知不覺中好了,一天到晚不覺的累,開始向親朋好友洪法。當時我們家就有八人煉功,煉功點上有老人、小孩、還有上班族,我們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中。

在煉功點上神奇的事太多了,甲同修的父親得了食道癌,被醫院判了死刑,回到家裏同修對他講,現在只有我們師父能救了你,問他要不要聽師父講法,他說要得。因他父親不識字,就天天聽師父講法,一點點老人好起來了,通過師父給他一次大消業,上吐下瀉了好多血,吐出的血一大塊帶胞衣的整整有一大碗。後來堅持聽法煉功,老人的身體完全康復。還有駝背的老人通過煉功把背煉直了。

大家在學法修煉中提高心性,互相交流,哥倆小同修在路上,被出租車撞了,人飛了出去,圍觀的人以為出人命了,把司機圍住,結果小哥倆爬起來說:「沒事」。司機開車就跑,回頭看自行車被撞成了麻花。

為了洪法,我們又成立了新煉功點,第一天煉功,天上七彩的祥雲那個好看都是從未見過的,大家知道師父在鼓勵我們。到九九年「七﹒二零」,我們那裏有三個煉功點了,就在大家利用休息天,集體大煉功等形式洪法,希望更多的有緣人得法。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我們集體煉功學法的環境被邪黨破壞了。新學員來跟我講:「過去我吃喝嫖賭沒人管,我要修煉做好人,政府不允許,怎麼回事呢?」我說:「可能政府搞錯了」。

可是接下來鋪天蓋地的謊言,一下覺的「文革」又來了似的。我無法靜心學法,我就抄了一遍《轉法輪》。通過和同修交流,我們利用寒假的假期,到北京上訪說明真相。我們先後被抓,我跟北京的警察講,我們師父要求我們按真、善、忍去做人沒錯,法輪功是被冤枉的。大年初一我們被非法劫持回當地。邪黨人員逼迫我在法輪功和中共邪黨之間選擇,我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法輪功,並在退黨時,我講了真相,我說法輪大法要求我們以真、善、忍為做人的準則,我師父要求我們修出「無私無我 ,先他後我的正覺」,現在電視、廣播、報紙都在撒謊,誣陷,誹謗,造謠。我是親身實踐者,我修煉後一身的病沒了,人也精神了。我們修煉人不殺不養,師父明確告訴我們自殺是有罪的。

後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順利的開了幾次學法交流會,更多的同修走了出來,上北京打真相橫幅,發真相資料等。後來我被綁架,在看守所對在押人員洪法,講真相,大家都能接受,有許多人跟我一起學法,還讓我把法寫下來,她們要學。其中有一個人,她背部發冷,我說你就盤腿打坐,人會熱的。她說我要看到了才信。師父慈悲,晚上一個聲音跟她講:你看你看。她睜眼一看,我睡的地方全是光,她眼淚下來了,想叫我,看我睡熟了,就不叫我,早晨起來給我講了這件事,她要學了,法輪功是真的。大家輪流煉功背法。許多人表示,出去後也要學法輪功,法輪功太神奇了,所以有這麼多的人為了煉功不怕被抓,法輪功了不起。

我的修煉路也走了九年了,其中有榮耀,有恥辱,師父慈悲給我機會回到大法中來,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我會走好最後的修煉路,做好三件事,信師信法,跟師父回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