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法輪大法真好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九日】這個星期六的天氣不錯,萬里無雲的天空湛藍如洗,暖暖的陽光播撒著春天的氣息。春天已經來了!打開窗,春風習習吹來,卻並沒有給我的心帶來一絲愜意和舒適。

一早起來我就感覺不大舒服。將近三十歲的人了,突然間長了顆立事牙,牙齦都腫了,絲絲作痛。真是應了那句老話:「牙疼不算病,疼起來要了命!」實在沒辦法,只好上醫院打了一瓶點滴止痛,消炎。然後,我又不得不病怏怏的去超市買東西。不去不行啊!這些天各種食品、蔬菜都在漲價,豆油漲的更是厲害,從年前的六十多元一桶已經漲到了八十多元了!就這樣,有的超市還沒貨了!再不買,還真怕買不著呢。老公又正好出差了。害的我只好帶病堅持工作,親自出馬,趁著休息,趕快去超市買點東西,備著點兒吧。哎,中國人活得真累!

超市裏人很多,發牢騷的人也不少,不時聽到有人在抱怨東西越來越貴了。有的大爺、大娘拿起菜來,看了看價格,癟癟嘴,又放下了。可也是,連大蔥都七塊錢一斤了。原來一兩毛錢一斤的大白菜現在也翻了兩三倍了。聽網上說,雪災後,南方一棵大白菜十多塊錢!這物價漲的比工資快多了,可報紙上還寫甚麼「物價穩定,比以前略有下降」。蒙人去吧!那是和「百年雪災」期間的物價相比吧?物價是穩定,穩定持續的居高不下!要是能和股票的走勢換一換,倒是好了。

我顧不上多發牢騷,趕快抄了兩桶豆油,又買了足夠的蔬菜、日用品,結完帳,就準備打道回府了。走到門口,才有點發愁:這麼多東西,我怎麼把它拿到車站啊!正在這時,一位五十多歲、慈眉善目的大娘走過來,看到了我的難處。「姑娘,拿不動了?我幫你拿點吧!」

這世上還是好人多!我趕緊說,「太謝謝了,大娘,您幫我拿到出租車那兒就行了。麻煩您了。」

大娘一邊幫我拿東西,一邊和我聊起來,「你買了兩桶豆油啊!現在這豆油可是漲了不少。有工夫是應該多買點兒。」

「是啊!今年也不知道怎麼了,除了工資不漲,股票不漲,甚麼都漲。我們賺的又不多。這日子過得心裏直發虛!」

「姑娘,在共產黨的統治下,我們老百姓還能得好?你看看現在這世道,貪污腐敗、道德敗壞、到處搶劫騙錢的,好人越來越少,壞人越來越多!人不治天治。這不,南方又下了那麼大的雪災。這一切都是神佛的提醒啊!要想過上好日子,我們就得遠離共產黨。姑娘,你入過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嗎?」

「我只入過團和隊。怎麼了?」

「共產黨做盡了壞事,老天爺就要滅它了。姑娘,為了你自己的平安,你趕快退出共青團和少先隊吧。」

我轉過頭,認真的看了看她。她不高的個子,衣服乾淨整潔,白淨的臉上帶著一絲微笑,眼睛不大,卻閃著與眾不同的光芒,讓人不知不覺對她生出幾分親近和好感。我直言不諱的說出我的疑問:「大娘,您是信法輪功的吧?」

她臉上的笑意更濃了,「是啊!我就是法輪大法弟子。幸虧我煉了法輪功!我原來一身的病,現在全好了。今年我都七十了,可是,已經將近十年沒吃過一粒藥了。法輪功不僅治好了我的病,也使我變成了一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所以,我才會告訴每個有緣人‘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哪!」

她有七十了?這可真不像。我心中暗想,卻不再和她說話了。這麼大歲數還被煽動的參與政治!這世上哪有甚麼神佛啊,真可笑。我可不想和她討論甚麼‘三退’不‘三退’的問題。

正好到了出租車站點,我急忙謝謝她,把東西放進車裏,就準備走了。她並沒有生氣,只是笑笑的望著我,說:「姑娘,未來的事情,宇宙的事情,誰也不敢說全知道。我告訴你這件事真的是為了你好。有工夫,你一定要多了解了解,對你很重要啊!」那眼睛裏充滿了善意和慈藹,倒讓我真有點不好意思了,只點點頭,就上車了。

車一啟動,我就不由得和司機叨咕了一句,「你說都甚麼時代了,還有人說甚麼天啊,神的,可笑不可笑?誰相信哪?」那司機看看我,問「怎麼了?」

「剛才有個老太太,非說甚麼老天爺要滅共產黨,讓我退團。神神叨叨的。」他望了望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倒讓我有點好奇了。「怎麼你也相信有神有佛嗎?」

他猶豫了一下,才說,「其實,我原來和你一樣,壓根就不信這些。甚麼神啊,佛啊,誰見過啊。誰要和我說這些,我得笑話他半天。可是,後來出了件事,倒是讓我有些半信半疑的了。」「啥事啊?」我好奇了。

「有一天,朋友送了我一個護身符。我本來不信,可是礙於面子,就放在車裏了。結果,沒幾天,我開夜班車。夜裏上來三個小子,搶車!用繩子勒我脖子!我當時想,完了!大半夜的,三個大小伙子,這回命得搭上了!」他說到這兒,不由得喘了幾口粗氣,可見當時的驚險和難忘了。

「可是,沒想到那個繩子勒到我的牙上了……結果,我就沒死。」看的出來,當時的情景,他不太願意多講了,我也不好細問。過了一會兒,他說:「事後我就想,按說這件事讓我遇上了,百分之百會沒命了。可是,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沒事。你說,是不是有點神奇了。而且,我恰好又剛得了那個護身符,你說是不是有點神呢?所以,打那以後,我就不敢亂說了。寧可信其有,不信其無吧。」

一時好奇,我說:「讓我看看你那個護身符,行嗎?」他一手開車,一手從懷裏拿出一個護身符來,遞給我。這個護身符比名片略小一點,正面是一朵潔白綻放的蓮花,背面寫著兩行隸書「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保平安」。「這不是法輪功的護身符嗎?真有這麼神嗎?」我不由的問道。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反正,現在我對這個不全信,也不能不信了。要是不好,為甚麼被禁止了這麼多年,還有人信呢?共產黨甚麼人,甚麼組織打不倒啊,怎麼就對法輪功不好使呢?如果不是確實神奇的話,怎麼那麼多人,包括甚麼大學教授啊、博士的,挺有學問的人都信呢!」司機說,「我現在沒事就擱心裏念念,保平安唄!咱們老百姓,活的這麼累,啥都沒有,還不就得圖個平安、健康啊。不怕一萬,還怕萬一呢!」「是啊。」我隨口應著,不由得若有所思。

回到家,我又不由得想起今天遇到的那個老太太,想起出租車司機的「午夜驚魂」,「去年、今年中國就天災人禍不斷,難道真的像他們說的,會有大事兒發生?」

說實話,這個「三退保平安」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我們單位的李姐就是信法輪功的,她沒事兒就給我們講,也總給我們同事資料和碟看。可是,每次我都是能躲就躲,不願意多聽。要說共產黨有多壞,有多狠,我早就知道了。我三爺爺(爸爸的三叔)當初在農村被定為地主,家被抄光,天天被批鬥還不算。在大冬天裏,他被繩子綁在馬後面,在收割完莊稼的地裏拖。冬天的莊稼地裏,短短的莊稼竿上凍著冰碴,鋒利的很。最後,渾身被拖得血肉模糊!我爺爺、爸爸受連坐,也沒少遭罪!共產黨太狠了!打那以後,我們家從爺爺那輩兒就留下的規矩,千萬別參與政治!離共產黨遠點兒!老老實實活著,規規矩矩做人。

所以,每回李姐跟我聊的時候,我都找理由溜之大吉。李姐確實是個很善良的人,待人好,寬容,肯於忍讓,大家都挺喜歡她。我也相信甚麼「天安門自焚」肯定是共產黨瞎編的,為了它們的統治,甚麼事它們做不出來!在中國,好人都得不到好結果。法輪功學員肯定沒少受迫害,只是現在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完全被揭露出來,曝光罷了。可是,我只不過是個小老百姓,我不敢管,我也管不了這些事,還是明哲保身吧。我很討厭中共,能離它多遠,就多遠。可是,我也不信甚麼神啊佛的,甚麼三退啊,能有用嗎?可是,就像那位大娘說的,這宇宙的事,未來的事,誰能說清楚啊?要是真的有甚麼「天滅中共」的事呢?萬一這些事真的都和我們每個人都有關呢?等週一上班的時候,我再找機會找李姐聊聊吧。

到了週一,我卻早已想不起來這件事了。立事牙腫的更厲害了,連帶著左半邊臉都腫了,嘴也張不開了。這幾天就沒怎麼吃東西,全靠打葡萄糖。算上今天,已經連著打了三天點滴了,還不見消腫。牙疼起來可真要命!

倒是李姐看到我痛苦的樣子,跑過來慰問我了。我捧著腮幫子,只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牙腫了……」

她看看我,說:「我倒是有個辦法,就怕你不願意試。」我點點頭,急病亂投醫,現在甚麼辦法我都樂意試試,只要能把這個牙疼止住就行了。哎呀!可真疼啊!

「你就在心裏誠心誠意的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吧。很快就會好了。」「有那麼靈嗎?」我用眼神質疑著。李姐充滿信心地點了點頭。那我就先試試吧!儘管不大相信,我還是不由在心裏默念了起來。說來也怪,只一會兒的工夫,我就覺得腫的那半邊臉不再那麼滾熱了,牙齦處還涼絲絲的,舒服多了,牙疼也有所緩解了!到了中午,我就已經能張開嘴,喝點粥了!

「哎呀!我連打了三天點滴,也沒治好的病,念念‘法輪大法好’就不那麼疼了!這法輪功真的就這麼神啊!怪不得他們都那麼信哪!那,他們說的那些也都是真的啦?」

這回我認真的聽李姐講了三退的來龍去脈。不聽不知道,一聽嚇一跳!太可怕了!原來,中共是一個天上的紅色惡龍。我們每個人對著紅旗宣誓加入的時候,就被這個惡龍在手上和臉上都打上了我們看不到的獸印。中共做了那麼多壞事,神佛已經定下了它的死期。它已經被銷毀了。如果我們不趕快取消誓言,抹去獸印的話,卻要被它拉進地獄去了!這和參與政治,根本就是兩回事嘛。我們好好的人,可不能給這個邪惡的東西去做陪葬!

再說了,法輪大法能夠給人祛病,讓人身體健康,又教人做個好人,多好啊!那麼多人被迫害,關押、毆打,甚至殺害,活體器官移植,難道還不讓人制止迫害嗎?

我立刻和李姐表示:「李姐,這下我明白了。你趕快幫我退了吧!我們家以前就受它迫害,爺爺、爸爸那一輩吃過的苦都沒法說。現在我還要被它拉去當墊背的。我可不幹!我還得趕快告訴我們全家都三退,保命!保平安!」

李姐笑著說,「好啊!你這樣做,也會得到大福報的!你們經常念念‘法輪大法好’,就一定會平安順利的!」「不!我才不這麼念呢。」我說。「為甚麼?」李姐不解的問我。

我嘿嘿一笑,說:「我要念‘法輪大法-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