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天雪地中 善信傳福音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九日】過年前,單位給每個職工發了一些定製的賀年卡(外套已付費的賀年信封那種)。親戚朋友之間互通音訊,拜個年甚麼的,也方便。我想這也是一個講真相救人的好機會,不可錯過、不可浪費。

於是我把同事們用不了的賀卡都收集起來,針對每個親友的不同情況,圍繞天滅中共、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目前「三退」已達3300多萬人,法輪大法是正法、因果報應是天理,真善忍是濟世救人的偉大真理,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人旺家和福無邊等內容,親筆寫好一封封勸善信夾進賀卡,傳遞給遠方的親友。

這些勸善信寄出之後,有兩名親友(一個在北京,一個在深圳)用手機發回長幅信息,表達了自己明白真相後的喜悅、激動和無比美好的心情,也表達了對大法的敬仰、嚮往和感恩。我也真為這兩名親友的得救而高興!但不出一個星期,北京的那名親友打來電話,說他得了急性重症肝炎,黃疸,驗血呈陽性,是三個「十」號。準備辭工住院治療。我一聽就「蒙」了。三、四十歲血氣方剛的企業白領,一向身體棒棒的,咋突然就得上了這種不好的病呢?我安慰他一番,放下電話之後,腦子裏突然冒出這樣一個想法:是不是師父已經在管他了,在給他淨化身體消業呢?事不宜遲!這可不是甚麼住院的事啊。

由於無法及時給他傳遞大法資料,我就趕緊寫了一組篇幅很長的講真相信息,告訴他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如時間充裕就多念,事忙就少念。且不論是大聲念、小聲念、默念都行。只要你心誠、真信,師父就會真管。誰知辛辛苦苦編好的短信就是發不出去!原來中共邪黨對有關法輪大法的敏感詞句都在網絡上進行了屏蔽。

看來只有用電話了。當時正值冰天雪地,零下九度。除了上班和上街買菜的,大家都呆在家裏把門窗、簾子封閉得緊緊的。所以打電話呢訊號就不好。聲音講小了對方根本就聽不清。大聲嚷嚷又妨礙別人。但這講真相救人的事,機緣一成熟就決不能往後拖。

我思量了一會,就推著自行車滑溜滑溜地出了門。我決定到外面去找一個空曠的地方打電話。由於氣候惡劣,室外的訊號仍然較弱。我在這邊說「真善忍」,北京那邊就一遍又一遍地詢問是不是「真善人」?非得一字一句的大聲喊叫、重複幾遍對方才能聽清楚意思。我這樣連喊帶叫、指手畫腳的打電話,引起了過往行人的注意。有人故意放慢腳步傾聽;有人把本來捂得緊緊的圍巾、帽子解開;還有人裝作腳滑,乾脆磨磳著不走了。

我瞥了一眼,心裏不覺一「咯登」。這些形形色色的路人中有沒有壞人呢?我不久前講真相就碰到兩個:一個女的說我「搞反動宣傳」,一個男的威脅要把我「抓起來槍斃」。今天這個真相還要不要往下講呢?正在我猶豫的一剎那,我忽然想到:一切眾生都是為法而來。不管眾生以甚麼樣的方式與我們相遇,都是救度他們的機緣。

我頓時有了主意,內心充滿了一種意外收穫的喜悅!我故意在電話中對著北京的親友喊道:「你還沒有聽清楚啊?那好,我再重複一遍。我講慢一點,聲音大一點,你可要聽仔細記清楚啊!」就這樣,我「就湯下面」一舉兩得,在冰天雪地裏搞了一次馬路洪法講真相。

三天後,北京的親友來電話說,他沒住院,「病」就好了!經過反覆驗血,一切指標都是正常的。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做的。

謝謝師父給我智慧,給我勇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