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重視寫真相信救人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幾年來,我縣同修在講清真相勸三退,救度世人方面,方法多樣、效果很好。特別是有很多同修,已經達到了很自然的面對面的講真相勸三退的程度,救度了千千萬萬個該救度的世人。但是我們也發現,在常人社會中的邪黨的各級組織,尤其是高階層的官員、幹部們,相對來說了解真相甚少。他們當中有很多人在急盼著我們去救度。下面就和會寫信的同修們就此事進行切磋。

請先看一個真實的事例:

去年(2007年)蔚縣西七里河大隊,收到一封來自黑龍江大法弟子寄來的講真相、勸善信。大隊幹部們看了這封信以後,對大法弟子的態度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用村裏人的話說:「從那以後,他們走在街上就主動又熱情的和法輪功的人打招呼。以前是嚴密監控,現在是甚麼也不管了,對大法弟子可好了。」

這就說明一個問題,在一定的環境下、在一定的程度上,利用寫信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確實效果很好,應該重視起來。有的時候採用寫信這種方法講真相、救人、勸三退,具有其獨特的效果和不可替代的作用。

尤其是邪黨的黨政機關和大公司,這些地方幾乎是面對面講真相無法涉及的一個重要領域。一個普普通通的機關幹部,乃至一個局長,你到他的辦公室去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他想聽也不敢聽,更是想退也不敢退。他要趕你走,甚至舉報你;假如在超市、街上等公共場所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他還是不敢聽、不敢退。他怕同事、同行看見反映上去丟了飯碗。如果你給他寫一封真相信,勸他退出邪黨並告訴他退黨方法、退黨電話、退黨網站,他在自己家裏就能退了黨。還有一個特點,就是越是高層的幹部,越難以接觸到真相,他們出入的場合都是我們平時去不到的地方,如果給他寫一封講真相、勸三退的信,卻很容易的就能救了他。

還有,在不知道具體姓名的情況下也能寫信救了人。如給某機關的辦公室去一封真相信,辦公室的人有時會按照辦公習慣,走函件處理程序。他看了真相信以後會把信件呈給領導,請示處理意見。這樣一來,在這個正常的辦公過程中就把人救了。如果是一個縣長、省長、部長或更大的官你根本就接近不了他(除非他的至親、好友是大法弟子),很可能只有大法弟子去寫真相信才能救的了他。

在我們大法弟子中,有些是有文化、能拿的起筆桿的同修,這些同修如果利用寫真相信救人,效果好且又順手,這是其一。

其二,以上所說的黨政機關的官員、幹部,以及公司的老闆、職員,這些人很可能就是我們有文化會寫信的同修應該去救度的對像;反過來說,是不是這些人中有的在等待著我們會寫信的同修們去救他們呢?

其三,大法在人類社會中賦予了每個大法弟子不同的技能,這決不是偶然的。每個大法弟子所具備的特長,都是為今天的救度世人所用而準備的。所以,根據自己的特長「去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去救人,才是效果最好的、效率最高的。例如:有的同修口齒伶俐、會說會道,那就應該在面對面講真相、救人、勸三退這方面發揮最佳效果;有的同修不太善於面對面的講真相勸三退,但有文化會寫信,那麼就應該利用好寫真相信,去救度那些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接觸不到的世人,則效果最好;有的同修不會說不會寫,但他做事卻一絲不苟、又有耐心和耐性,那麼他去做救人的書會做的一頁不差;還有的同修愛鑽研、懂技術,他就在技術工作領域來救人,效果最好。如此等等。

師父說:「每個大法弟子,你只要修了這部法,你就應該去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大法在常人社會中,給我們開創了各種救人的方式,那麼你就應該在這個環境中、在宇宙正法最需要我們的時刻,去發揮你的作用、盡到你的責任、兌現你史前的誓約、做好應該做的事情。現在到了「宇宙正法,乾坤再造,盡在收尾。」(《問候》)的關鍵時刻,讓我們有寫作能力的同修,趕快拿起筆來,救度該我們去救的那一部份人吧!

關於寫真相信救人,請同修參閱《明慧週刊》海三零二號,聞靜寫的題為「對寫真相信的一點認識」一文,會得到一些啟示和少走一些彎路。

個人層次有限,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